假行僧 — 崔健

林立果在空军大院里学唱甲壳虫的时候,崔健还是一个小孩子,他站在旁边看,觉得好奇又兴奋。命运安排两个人通过这样的方式相遇,来开启摇滚在中国的启蒙之路。

林立果摆弄各种新奇的西方发明,听舶来的流行歌曲,简直就是中国版的布恩迪亚(百年孤独)。但是他想通过政变来改变中国的尝试失败了,自己也客死他乡。

林立果死的时候,崔健不过10来岁。林立果穿着军装,唱着yellow submarine的形象已经深入他的脑海。从此他迷上了摇滚,迷上了穿军装唱摇滚。

经过10多年的积累,崔健的天赋渐渐显露出来。1985年12月,他参加了一个盛大的流行歌曲比赛,演唱了《不是我不明白》、《最后的抱怨》,台下观众的反响极其热烈。比赛的评审是音乐界名人李双江,作为一个政权的坚定的捍卫者,他拒绝给崔健任何名次。不过,这个时候的崔健,已经是箭在弦上,即将脱颖而出,岂是一个比赛的名次所能压制的。

(没错,李双江就是李天一他老爸,梦鸽她老公lol。那会天一小将还没有出生呢,看来搞他的人里面有崔健的歌迷,咱君子报仇,30年不晚!)

1986年的时候,崔健推出了他歌唱生涯中最重要的一首歌:《一无所有》。这首歌像病毒一样,疯狂的在一夜之间,感染了大江南北所有的年轻人。这时候距离1989,只有不到3年时间。

崔健试图用摇滚唤醒中国的年轻人,改变中国的计划,在1989的时候达到了高潮。这一年他发布了一张重要的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张专辑收录了他最重要的几首歌,例如,最后一枪,一无所有,假行僧等。

这张专辑简直就是直接对着当局宣战。从歌名就可以看出来:年轻人一无所有,没有自由也没有机会,他们像苦行僧一样探索和追求民主和自由,却被当局忽略和镇压。开枪吧,这将是你的最后一枪!

89后,崔健长期被当局冷处理。才华横溢的他,有时候名气还不如一些港台二流歌手。像林立果一样,崔健梦想着用摇滚来改变中国的企图,也破灭了。

不过,一个时代的变革,是无数像他们这样的先锋,像苦行僧一样,花费毕生的精力,甚至是生命去推动。他们种下变革的种子,积累变革的力量。好比一片看似平稳的海面,一股接着一股的力量推着它涌动。一个个小波浪也许很快就消失了,但是它带来的能量却积累起来,直到形成一个巨大的浪潮,终于拥有可以冲破一切阻力的力量。

《假行僧》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
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要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
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
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地有魔鬼
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生日快乐

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庆祝生日了。一个随着年龄的增加,心理上越来越抵制过生日,希望自己永葆年轻。另外一个是向来对节庆没多大兴趣。最近几年更是沦落到亲戚不问,朋友不知,同事不care的悲惨地步。

几天前 30+ 生日。一大早,几个微信炮友就发来祝福(感动啊),但是除此之外,身边的亲戚和朋友,一整天,电话短信全没有,真让人郁闷。我不太甘心生日就这么过了,就和同事提议去San Jose吃海鲜大餐。。。我请客。

大家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吃免费大餐肯定没问题。龙虾,mussel,clam,生蚝,啤酒,红薯条,点了一桌子。同事们吃的有说有笑,餐厅里座无虚席,音乐也很劲爆。

可是这一切的热闹,都仿佛从我的世界里绝缘。有点像电影毕业生里的那段Sound of Silence那样:

我听不到同事的说笑声,也看不清楚电视里的内容。只有桌上那只大龙虾,眼睛大大的,我怎么都躲避不了它的眼神。这龙虾怎么像活的似的?您别老盯着我啊,谁点的龙虾你找谁去!

正郁闷的时候,手机屏幕上显示:”Happy birthday, Mr. Li”,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短信。

哈哈,顿时心情大好,差点要宣布,今天我Happy Birthday!这个时候我的耳朵恢复了功能,餐馆里音乐响起来,视线也ok了,桌上的龙虾还原了美食本色。

快乐就像一个化学反应堆,对于我这种闷骚的人,它基本就是一个惰性反应,平常是没动静的。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催化剂,瞬间happiness大爆发。今天的短信就是这个催化剂,简单的一句祝福,却硬是把我的一整天从depression转成bliss。

不过,让我想想这短信是谁发的呢?

是缠我几年的那个上海女孩?她make love技术不怎么样,但是人品还不错嘀。她平常确实喜欢叫我Mr. Li。

或者是我Tucson的高中同学?他不是已经毕业了吗,这哥们儿混的不太好,不过我们10多年的交情了。当年足球场上的三剑客,他和我的配合没几个人能防守的住。

总不会是我北京的lover来了美国吧。最爱这个女人,爱她的一切,走路的神态,吃饭的表情,睡觉的姿势,一切都perfect。她要来了美国,我立即就想冲过去到她身边。

不,可能性太多了,心里还有着我的人多了去了呢。还是让我来拨回去问问吧。

拨号到一半,同一个号码又发来一句:

“Thank you for being a loyal customer. Serving customers for 30 years. Lexus of Queens”

我操!

科技男10年回顾

还记得大概10多年前,去小伙伴家里玩。无意中触碰到放在桌子上的一个bp机。这玩意猛的一阵震动,吓我一大跳。当年我比较纯情,也没多想。要搁在现在,肯定觉得这东西是个。。。呃。。。跳蛋。

时光飞逝,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从小霸王学习机,到286,386,到windows,到Mac。内存一条一条的加上去,显示器越变越薄。网吧里,鼠标的点击声彻夜止不住,电脑城里人声鼎沸,windows XP一张10元。寝室里的光膀男半个月就要重装一次系统。住在下铺的青海兄弟,把新买的德生牌收音机放耳边,频道5分钟一换。突然听见Hello Moto的铃声在教室里响起,我的女神从容的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翻盖手机,优雅的打开,额,又是一个仰慕者,合住,啪一声。一个沉默的时代,就此结束。

多少年以后的一个清晨,我在美国的一条乡间小路开车的时候,车载收音机里传来费玉清的“千里之外”。我仿佛一下子回到多年前,重庆那个炎热的夏季的午夜,我浑身是汗的躺在宿舍的硬板床上,床下老兄的收音机里传来:

屋檐如悬崖   风铃如沧海   我等燕归来
时间被安排演   一场意外   你悄然走开
故事在城外   浓雾散不开   看不清对白
你听不出来   风声不存在   是我在感慨

梦醒来   是谁在窗台   把结局打开
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

我送你离开   千里之外   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   或许不该   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   天涯之外   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   生死难猜   用一生去等待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萌少年,哪还有半点稚气。我们的这个社会,像个刽子手,可以把最纯净的一颗少年心,反复折磨,引诱,欺骗,利用,肆意蹂躏,直到他变成猥琐大叔才肯放过。不用说,那曾经梳着马尾辫的小姑娘,也根本无法逃脱菜市场大妈的结局。操TMD这个社会!

科技越发展,人性越丧失。而回归简朴,不过是富人们的装B游戏。Sunnyvale 的集市里,一小盘西红柿要卖超市的2倍价,你还会认为简朴是“简单+朴素”吗?事实上,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是屌丝,不管你在哪里,旧金山,上海,纽约或者东京,每天辛辛苦苦上下班,不过是现代版的奴隶而已。在东莞的工厂里的,10多岁的小孩子每天重复一万遍简单的工序,人肉电池罢了。跳楼再多又怎么样,对资本家来说,还比不过今晚是吃牛排还是海鲜更让人头疼的选择题。

几天前去旧金山开会,拍到一张照片,我想说一句:你们tmd的以后就跟手机过吧!IMG_3712

 

 

科技界的几粒伟哥

第一粒:social media和广告(二合一)
扎克伯格真是junk中的junk,garbage里的garbage。一个社交网络,浪费了多少年轻人的时间和精力。大事小事破事,先点了like再说,这都他妈的什么事啊。社交网络造成了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不说,还助纣为虐的帮助了广告在互联网肆虐。广告是什么,广告就是社会的牛皮癣啊。天天push广告给你,邮件里全是广告,上个网,屏幕一半是广告;看个电视,5分钟一个个广告;打开收音机,台台都是广告;就连去吃个麦当劳,发票上还都打印着广告。这几天看youtube,每个video要看5秒钟的广告,youku更是要看15秒的广告,15秒!youku的创始人是谁?死了吗?没死的话给他捎个话: “are you a fucking nut? 尼玛你家的广告硬是多过youporn啊!”

第二粒:可穿戴产品
可穿戴产品纯粹是科技界人士缺乏创造力的表现。实在找不到热点了,拿出来个烂概念热炒,热闹了一阵子。短期内(5年)基本看不到任何希望。这里面的代表产品是google glass,据说卖到断货。这破营销手段都烂大街了,俗不可耐,居然还有人用。我看不出2年,整个这个产品线彻底关停了事。对了,还有耐克的手链,据说年轻人人手一个,实在是和当年的健美裤,呼啦圈有的一比,热得快,冷的也快,不信咱走着瞧。

Screen Shot 2014-04-28 at 11.41.42 AM
Google Glass (丑)

Screen Shot 2014-04-21 at 12.20.57 PM
Cosplay(美)

第三粒:3D打印
据说无所不能,可以打印食物,人体器官,甚至连房子都能打印。屁!不就是数控机床嘛。来个洋名字你以为我就不认识你了呢。这玩意制造业用了几十年了,但是要应用在其它地方,技术上还早呢。大环境也需要材料科学的整体发展提供支持,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两年天天炒,真烦人。一坨屎,炒的再热也没用,obama出来站台都没用。

第四粒:大数据
纯粹是没事找事,科技界人士真是闲不住,欠抽啊。big data这玩意都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敢情大家都忘记了还有个学科叫统计吗?现在突然炒作这个概念,明显说明行业疲软,急需突破口。这段时间科技股暴跌,一看就是底气不足,social,wearable,3d,big data,几粒伟哥,看来药效都快要过了。

revolution

2014年初,罗马教皇为乌克兰祈祷,放飞的和平鸽,还没飞出去几步,就给海鸥和乌鸦袭击。大家都说这个征兆不太好,是兵戈之相。果然,才过2个月,俄罗斯就出兵乌克兰,这算是印证了个开头吧。

相比战争的威胁,前段时间联合国发布的报告更让人担忧:全球最富有1%人口,占人类财富近一半,而最贫穷的一半人口,占人类财富不到1%。lol,啥狗屁“21世纪”啊,根本还是一个“奴隶社会”呢。

还是John Lennon有远见。50多年前,他就说:“整个世界需要彻底的revolution”。世界大战一次,虽然地球给打了个稀巴烂,但社会结构顺气了不少。一个社会就和一个人一样,过一段时间就会犯贱,就得整整。这个意义上来说,我看是时候再来一场revolution了。

130742s60jppchaf2a22t3.jpg.thumb

130745b76bchq76ub1bqmp.jpg.thumb

130748mrtc6ezo6s822q2s.jpg.thumb

Screen Shot 2014-04-06 at 9.31.42 AM

bash一个startup

startup头上有光环,年轻人带上去看不清前面的路。

这两年创业去硅谷比较多,见过无数startup,有的不错,大多数浮夸的很,这个和整个这个行业的风气有关。今天我来bash一家startup,名字叫grouper。

http://www.joingrouper.com 大概就是一个网站+app,其唯一的功能就是让三个人可以找到另外三个人,然后大家一起喝一杯或者随便做什么,这个服务收费$20,并且你需要申请。

对,你没有听错,方便3个人找到另外3个人,收费是20美元!

Image

这得多脑残才能想出来这样的无聊透顶的项目?创始人脑袋里装的是屎吗?

我震惊之余,特意跑去他们的网站找了一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哈佛,耶鲁,MIT一堆名校毕业生(见,https://www.joingrouper.com/team)。团队成员的照片里洋溢着弱智般的笑容,简历的最后都加一句: drinks martini 或者drinks red wine.

who gives a fuck what you drink?

这帮人一定是脑残了,脑汁给外星人做实验了,才会这么投入的想把一堆屎做成一顿饭。咱过一年来看,这帮人要么转型,要么做鸟兽散。

Image 

现在几点了?

我经常在网上用这个方式和别人搭讪,有回复的就谈谈,谈成的就上床,上了床就没有了欲望,然后就慢慢淡了,最后记不起来是谁。

和我上过床的女人,大概有大几十个或者更多吧。有的还依稀记得名字,有的完全没有了印象。我有设想过场景,就是一个陌生女人来我办公室办事,我们谈到一半,我突然注意到她似乎在多年以前和我上过床,那会我们还都是学生呢。谈到最后她也似乎想起来了,可是两个人都不说,装作完全没有这回事,就这样过去了,临走的时候还握握手,客套一下。可是我想,这只手我好多年前就握过了呢,很有可能她还用手抓着我的生殖器,帮我口交过呢。几年或者十几年以后,同样的手,以前是十指紧扣那样的亲密,而现在只是短暂而礼貌性的的轻点一下,两只手一副完全不认识的样子,这个真心让人伤感啊。

不过这样想起来,我平常每天接触的这些女人,没准都和我上过床呢。我以前滥交滥爱,现在记忆力严重下降,就出现了这种尴尬的情况。每天我和女人谈公事的时候,脑袋里往往会出现和她们在床上的情景,例如她们会不会叫床,会不会口交,会情意绵绵呢,还是第二天我还没醒就不见了人影。

唯一奇怪的是,即便是只在脑海里幻想,我的sex都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激情。往往场景越来越严肃,女人也都是板着脸,甚至是狠狠的盯着我,这个真的很折磨人。例如我昨天和一个女的谈事情的时候,就想到了“生命里不能承受之轻”的那个vanessa还是terresa来着,做梦做到的可怕场景:一群裸女被迫围绕游泳池跑圈子,落后的女人就被男主人公一枪打死,尸体就掉进了游泳池,把池子染成了红颜色。这种情况下,好几次我是刚有念头,就阳痿了。

总体来说,我大概这样反省一下过去这么多年得lifestyle。今年初得时候,医生说我严重缺乏维生素D,说这个会导致抑郁症,我估计最近这段时间得状况,应该这这个有关。人上了30多岁,爱欲和性欲慢慢枯竭,对感官的刺激都逐渐倒退,是很可怕也很无奈得一件事。

总之,圣诞夜里,我一声叹息,奉劝大家一句:趁着年轻,多做爱!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