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olution

2014年初,罗马教皇为乌克兰祈祷,放飞的和平鸽,还没飞出去几步,就给海鸥和乌鸦袭击。大家都说这个征兆不太好,是兵戈之相。果然,才过2个月,俄罗斯就出兵乌克兰,这算是印证了个开头吧。

相比战争的威胁,前段时间联合国发布的报告更让人担忧:全球最富有1%人口,占人类财富近一半,而最贫穷的一半人口,占人类财富不到1%。lol,啥狗屁“21世纪”啊,根本还是一个“奴隶社会”呢。

还是John Lennon有远见。50多年前,他就说:“整个世界需要彻底的revolution”。世界大战一次,虽然地球给打了个稀巴烂,但社会结构顺气了不少。一个社会就和一个人一样,过一段时间就会犯贱,就得整整。这个意义上来说,我看是时候再来一场revolution了。

130742s60jppchaf2a22t3.jpg.thumb

130745b76bchq76ub1bqmp.jpg.thumb

130748mrtc6ezo6s822q2s.jpg.thumb

Screen Shot 2014-04-06 at 9.31.42 AM

bash一个startup

startup头上有光环,年轻人带上去看不清前面的路。

这两年创业去硅谷比较多,见过无数startup,有的不错,大多数浮夸的很,这个和整个这个行业的风气有关。今天我来bash一家startup,名字叫grouper。

http://www.joingrouper.com 大概就是一个网站+app,其唯一的功能就是让三个人可以找到另外三个人,然后大家一起喝一杯或者随便做什么,这个服务收费$20,并且你需要申请。

对,你没有听错,方便3个人找到另外3个人,收费是20美元!

Image

这得多脑残才能想出来这样的无聊透顶的项目?创始人脑袋里装的是屎吗?

我震惊之余,特意跑去他们的网站找了一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哈佛,耶鲁,MIT一堆名校毕业生(见,https://www.joingrouper.com/team)。团队成员的照片里洋溢着弱智般的笑容,简历的最后都加一句: drinks martini 或者drinks red wine.

who gives a fuck what you drink?

这帮人一定是脑残了,脑汁给外星人做实验了,才会这么投入的想把一堆屎做成一顿饭。咱过一年来看,这帮人要么转型,要么做鸟兽散。

Image 

现在几点了?

我经常在网上用这个方式和别人搭讪,有回复的就谈谈,谈成的就上床,上了床就没有了欲望,然后就慢慢淡了,最后记不起来是谁。

和我上过床的女人,大概有大几十个或者更多吧。有的还依稀记得名字,有的完全没有了印象。我有设想过场景,就是一个陌生女人来我办公室办事,我们谈到一半,我突然注意到她似乎在多年以前和我上过床,那会我们还都是学生呢。谈到最后她也似乎想起来了,可是两个人都不说,装作完全没有这回事,就这样过去了,临走的时候还握握手,客套一下。可是我想,这只手我好多年前就握过了呢,很有可能她还用手抓着我的生殖器,帮我口交过呢。几年或者十几年以后,同样的手,以前是十指紧扣那样的亲密,而现在只是短暂而礼貌性的的轻点一下,两只手一副完全不认识的样子,这个真心让人伤感啊。

不过这样想起来,我平常每天接触的这些女人,没准都和我上过床呢。我以前滥交滥爱,现在记忆力严重下降,就出现了这种尴尬的情况。每天我和女人谈公事的时候,脑袋里往往会出现和她们在床上的情景,例如她们会不会叫床,会不会口交,会情意绵绵呢,还是第二天我还没醒就不见了人影。

唯一奇怪的是,即便是只在脑海里幻想,我的sex都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激情。往往场景越来越严肃,女人也都是板着脸,甚至是狠狠的盯着我,这个真的很折磨人。例如我昨天和一个女的谈事情的时候,就想到了“生命里不能承受之轻”的那个vanessa还是terresa来着,做梦做到的可怕场景:一群裸女被迫围绕游泳池跑圈子,落后的女人就被男主人公一枪打死,尸体就掉进了游泳池,把池子染成了红颜色。这种情况下,好几次我是刚有念头,就阳痿了。

总体来说,我大概这样反省一下过去这么多年得lifestyle。今年初得时候,医生说我严重缺乏维生素D,说这个会导致抑郁症,我估计最近这段时间得状况,应该这这个有关。人上了30多岁,爱欲和性欲慢慢枯竭,对感官的刺激都逐渐倒退,是很可怕也很无奈得一件事。

总之,圣诞夜里,我一声叹息,奉劝大家一句:趁着年轻,多做爱!

北京一夜

一个无聊的午夜,大家决定去唱K。几个从纽约来的男男女女,在雾霾笼罩的北京大街上拦截出租车。大家心情都很high,打算不醉不归。

凌晨3点左右,充足的劣质酒精终究战胜了每个人。满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空酒瓶子,里面的液体,已经化作让人头晕和兴奋的神奇药水,钻进了每个人的身体里。 旁边的陌生男女在黑暗里开始尝试舌吻 ,而原本还在点歌的NYU小妞,这个时候也躺在沙发上,也不知是醉了还是睡了。

Okay,time for me to s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管你爱与不爱 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门外 没有人不动真情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流下许多情
不要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我敢说大家一定被我洪亮的歌声震惊(震动的惊醒)了。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脱光衣服,站在桌子上激情裸唱一次。就像旧金山脱衣舞俱乐部里的大屁股小姐一样,穿着10cm的高跟鞋,把屁股翘的高高的。嗯,大概可以达到平常腰部的位置吧,虽然这对我来说有一点困难。对,就这个姿势唱一首,难得高兴一次,损失点形象算什么。

北京,北京,今晚我就把我歌声的初夜献给你。

可惜,事实上我其实什么都没做,甚至歌也没唱,一切都是我幻想出来而已。像往常一样,一整晚,我只不过坐在角落里,从清醒喝酒到醉。

回酒店的过程比较尴尬,酒喝多了,心里无法描述的难受,吐也吐不出来。

Update:

这个version有beatles的风格,喜欢!

谢谢,再见

懒洋洋的午后,阿姆斯特丹大道是耀眼的明亮。这是一个让人难忘的夏季,烈日要给每个马路上的行人,都盖了一个明晃晃的章。

不过我得离开你了。离开你阴暗的小屋子,下楼,进入烈日的包围。我灵敏的鼻子,已经嗅出了前方的味道。不管你是谁,别妄想用任何东西留住我。

谢谢,不过我不会带的,包括那些你偷偷藏在我身上的记忆,都会被找出来来,扔进垃圾桶,就是这样的:

url

再踩上几脚,就是这样:

url-1

看你还敢再试图拖我后腿?

一切都可以抛弃,如果心不愿意走,就把心也抛弃!

不过先等一下,让我隐身走进人群里,给每个喜怒哀乐的看客,狠狠的来一巴掌:

“拜托,请他妈的安静一下!他妈的请安静一下!”

对,请安静一下,让我来小心的剥离你刺到我心里的每一片记忆。时间这万能药,应该可以愈合这些伤口,不留痕迹,对吧?

Anyway, 谢谢,再见!

我的恋爱史

我绝对是个有爱的人。

小时候爱小动物。家里养过猫,兔子,鸽子,狗,鱼,小鸭子。。。持续了整个童年。

情窦初开后,我看上了班上的英语科代表。不过暗恋科代表的人多了去了,排队我也站不到前面。再后来转学,我又看上了另外一个课代表(很显然,我是好学生),这次稍微敢借个作业什么的,不过整体来说还是单相思,自己不敢说,别人没反应,我很伤心痛苦。

上大学前,断断续续的又爱了几个(博爱的人,没办法),现在都记不起来名字了,只记得有一个眼镜女,有一次对着我回眸一笑,这个镜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有点像唐伯虎点秋香里面,巩俐转头对周星驰的那一笑。那个印象深刻啊,虽然人早记不起来是谁了,但是这个镜头使劲忘都忘不了,刚刚庆幸要忘记了,突然脑海里又闪一下,结果又记起来了,我被这种长期的强迫回忆症折磨的痛苦不堪。

再后来上了大学,有了第一次严格意义上的恋爱,很快也有了第一次失恋,俺在公共电话亭哭的泪人一个,以为天也要塌了。爱情没了,其它一切还有啥意义?

不过天没塌,还出了太阳。遇到第二个女生的时候,我才明白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是何等的富有喜感的哲理。第二个女生不仅更漂亮,而且对我更好。我庆幸自己能有如此运气,内心对上帝的赏赐感激的痛哭淋涕。

上帝显然很有幽默感,我刚刚感激完他,这女生就决定和我分手了。又失恋了,俺头一次喝烈酒,吐的一塌糊涂。

第三次恋爱的时候,俺已经没有多少热情。普普通通的一女生,说不上哪里好,但对我也不差,两人一起去小饭馆吃个饭,月下的操场上散个步,卿卿我我聊几句。像那个年代所有的80后一样,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打发在了 “没理想,没目的,没计划,没心得” 的四无状态。只有时间的列车一刻也不曾停下来,我还在恍惚中,这趟列车却要到站了。我们两个就好像短暂认识的旅伴,在一起的时候天南海北的聊的无比亲密,分开时却也只是说声“再见”。我看那一对对即将离别的情侣们,不知要有多少“再见”两个字,被人永远的遗忘在站台的茫茫人海里。

再往后,我又谈了无数次的恋爱,对这个过程也越来越熟悉。爱的越熟练,爱意越淡,只有做爱的技术不断提高,对做爱的欲望却越来越低。

回顾我的恋爱史,我就像一条哈巴狗,张大嘴巴滴着哈喇子,四处追女人跑,我越追,女人越躲,我停下来,女人却拥过来抱起我,说:“宝贝怎么不追了啊?” ,我的口水和眼泪混在一起,有一肚子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好大一个疯人院

共产主义的起源肯定不是马克思。第一马克思不是神––––虽然见到马克思就如同见到上帝,他一个人绝对没能力想出来这么宏伟的理论;第二马克思自己都见上帝了,而共产主义幽灵还肆虐着地球上七分之一的人口。不过,不管共产主义是谁提出来的,这个曾经能让世界上近半人痴狂的主义,可以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了。

对于中华民族来说,最不幸的应该是当千年的儒家文化和共产主义教义汇聚在一起的时候。两股思想交织在一起,立刻扭曲了人性,腐蚀了人的灵魂,让人们疯狂和痴癫。

所以刘晓波同学的中国要给殖民三百年的言论,估计也不是随口而出的。这个事情的却很悲哀,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没办法。远的不说,台湾香港新加坡,任何一个脱离了共产主义和接受过新文化的洗礼的华人聚集地,都给治理的井井有条,人们大多数彬彬有礼,而反观大陆,无处不是荒诞离奇,光怪陆离和混乱而没有秩序。同样是华人,区别怎么这么大?

从49年起,中国是双重重病加身。过去这20年来,国家以牺牲环境和资源的代价,拼命发展经济,总算暂时延缓了病情的发展。但是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的,靠兴奋剂怎么能够治好癌症呢?现在经济危机一来,国家民族就处在奔溃的边缘。

国家奔溃了无所谓,哪怕分裂成1万个小国家又能怎么样?我看除了权贵会痛哭失去权力和财富以外,老百姓的生活不一定会变差。在高度发展的现代社会里,文化和人员的流动已经极大的冲淡了国家和民族的概念,说到底,民生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还是津巴布韦人,大家首先都是地球人。做任何事人,去任何地方,信仰或者不信仰任何事情,自己过得健康舒适才是最重要的,支持哪个国家或者属于什么民族党派不应该是幸福生活前提条件。

就目前来说,对中华民族威胁最大的不仅是大规模的环境的不可逆破坏,更是普遍的道德沦丧和人性的缺失。

中国人在过去的100年里,经历了帝制解体、军阀割据、世界大战,经历了内战、文革、大跃进、知青下乡,经历了改开、小步钱进先富带动后富,到一切向钱看、先富忘记后富,经历了文革复辟和反复辟。。。一轮又一轮,一次又一次,不断的冲击着人们的脆弱的神经,人们的内心也压抑到了极限,社会上暴戾之气横行(见虐猫虐狗虐熊活剥狐狸皮活熊取胆活马喂鳄鱼生喝鹿血杀童虐童)。虽然受教育人数不断增长,但是畸形的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只是一批又一批的精神病人。

这么多精神病人,让我们的国家光荣地成为地球上最大的疯人院。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巨大的疯人院执行严格的管理制度,自上到下,有一套最民主的选举程序,产生的管理人员自然是最优秀和最疯狂的,暂时可以hold的住这个巨大的疯人院。

加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