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男10年回顾

还记得大概10多年前,去小伙伴家里玩。无意中触碰到放在桌子上的一个bp机。这玩意猛的一阵震动,吓我一大跳。当年我比较纯情,也没多想。要搁在现在,肯定觉得这东西是个。。。呃。。。跳蛋。

时光飞逝,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从小霸王学习机,到286,386,到windows,到Mac。内存一条一条的加上去,显示器越变越薄。网吧里,鼠标的点击声彻夜止不住,电脑城里人声鼎沸,windows XP一张10元。寝室里的光膀男半个月就要重装一次系统。住在下铺的青海兄弟,把新买的德生牌收音机放耳边,频道5分钟一换。突然听见Hello Moto的铃声在教室里响起,我的女神从容的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翻盖手机,优雅的打开,额,又是一个仰慕者,合住,啪一声。一个沉默的时代,就此结束。

多少年以后的一个清晨,我在美国的一条乡间小路开车的时候,车载收音机里传来费玉清的“千里之外”。我仿佛一下子回到多年前,重庆那个炎热的夏季的午夜,我浑身是汗的躺在宿舍的硬板床上,床下老兄的收音机里传来:

屋檐如悬崖   风铃如沧海   我等燕归来
时间被安排演   一场意外   你悄然走开
故事在城外   浓雾散不开   看不清对白
你听不出来   风声不存在   是我在感慨

梦醒来   是谁在窗台   把结局打开
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

我送你离开   千里之外   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   或许不该   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   天涯之外   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   生死难猜   用一生去等待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萌少年,哪还有半点稚气。我们的这个社会,像个刽子手,可以把最纯净的一颗少年心,反复折磨,引诱,欺骗,利用,肆意蹂躏,直到他变成猥琐大叔才肯放过。不用说,那曾经梳着马尾辫的小姑娘,也根本无法逃脱菜市场大妈的结局。操TMD这个社会!

科技越发展,人性越丧失。而回归简朴,不过是富人们的装B游戏。Sunnyvale 的集市里,一小盘西红柿要卖超市的2倍价,你还会认为简朴是“简单+朴素”吗?事实上,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是屌丝,不管你在哪里,旧金山,上海,纽约或者东京,每天辛辛苦苦上下班,不过是现代版的奴隶而已。在东莞的工厂里的,10多岁的小孩子每天重复一万遍简单的工序,人肉电池罢了。跳楼再多又怎么样,对资本家来说,还比不过今晚是吃牛排还是海鲜更让人头疼的选择题。

几天前去旧金山开会,拍到一张照片,我想说一句:你们tmd的以后就跟手机过吧!IMG_3712

 

 

科技界的几粒伟哥

第一粒:social media和广告(二合一)
扎克伯格真是junk中的junk,garbage里的garbage。一个社交网络,浪费了多少年轻人的时间和精力。大事小事破事,先点了like再说,这都他妈的什么事啊。社交网络造成了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不说,还助纣为虐的帮助了广告在互联网肆虐。广告是什么,广告就是社会的牛皮癣啊。天天push广告给你,邮件里全是广告,上个网,屏幕一半是广告;看个电视,5分钟一个个广告;打开收音机,台台都是广告;就连去吃个麦当劳,发票上还都打印着广告。这几天看youtube,每个video要看5秒钟的广告,youku更是要看15秒的广告,15秒!youku的创始人是谁?死了吗?没死的话给他捎个话: “are you a fucking nut? 尼玛你家的广告硬是多过youporn啊!”

第二粒:可穿戴产品
可穿戴产品纯粹是科技界人士缺乏创造力的表现。实在找不到热点了,拿出来个烂概念热炒,热闹了一阵子。短期内(5年)基本看不到任何希望。这里面的代表产品是google glass,据说卖到断货。这破营销手段都烂大街了,俗不可耐,居然还有人用。我看不出2年,整个这个产品线彻底关停了事。对了,还有耐克的手链,据说年轻人人手一个,实在是和当年的健美裤,呼啦圈有的一比,热得快,冷的也快,不信咱走着瞧。

Screen Shot 2014-04-28 at 11.41.42 AM
Google Glass (丑)

Screen Shot 2014-04-21 at 12.20.57 PM
Cosplay(美)

第三粒:3D打印
据说无所不能,可以打印食物,人体器官,甚至连房子都能打印。屁!不就是数控机床嘛。来个洋名字你以为我就不认识你了呢。这玩意制造业用了几十年了,但是要应用在其它地方,技术上还早呢。大环境也需要材料科学的整体发展提供支持,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两年天天炒,真烦人。一坨屎,炒的再热也没用,obama出来站台都没用。

第四粒:大数据
纯粹是没事找事,科技界人士真是闲不住,欠抽啊。big data这玩意都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敢情大家都忘记了还有个学科叫统计吗?现在突然炒作这个概念,明显说明行业疲软,急需突破口。这段时间科技股暴跌,一看就是底气不足,social,wearable,3d,big data,几粒伟哥,看来药效都快要过了。

revolution

2014年初,罗马教皇为乌克兰祈祷,放飞的和平鸽,还没飞出去几步,就给海鸥和乌鸦袭击。大家都说这个征兆不太好,是兵戈之相。果然,才过2个月,俄罗斯就出兵乌克兰,这算是印证了个开头吧。

相比战争的威胁,前段时间联合国发布的报告更让人担忧:全球最富有1%人口,占人类财富近一半,而最贫穷的一半人口,占人类财富不到1%。lol,啥狗屁“21世纪”啊,根本还是一个“奴隶社会”呢。

还是John Lennon有远见。50多年前,他就说:“整个世界需要彻底的revolution”。世界大战一次,虽然地球给打了个稀巴烂,但社会结构顺气了不少。一个社会就和一个人一样,过一段时间就会犯贱,就得整整。这个意义上来说,我看是时候再来一场revolution了。

130742s60jppchaf2a22t3.jpg.thumb

130745b76bchq76ub1bqmp.jpg.thumb

130748mrtc6ezo6s822q2s.jpg.thumb

Screen Shot 2014-04-06 at 9.31.42 AM

bash一个startup

startup头上有光环,年轻人带上去看不清前面的路。

这两年创业去硅谷比较多,见过无数startup,有的不错,大多数浮夸的很,这个和整个这个行业的风气有关。今天我来bash一家startup,名字叫grouper。

http://www.joingrouper.com 大概就是一个网站+app,其唯一的功能就是让三个人可以找到另外三个人,然后大家一起喝一杯或者随便做什么,这个服务收费$20,并且你需要申请。

对,你没有听错,方便3个人找到另外3个人,收费是20美元!

Image

这得多脑残才能想出来这样的无聊透顶的项目?创始人脑袋里装的是屎吗?

我震惊之余,特意跑去他们的网站找了一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哈佛,耶鲁,MIT一堆名校毕业生(见,https://www.joingrouper.com/team)。团队成员的照片里洋溢着弱智般的笑容,简历的最后都加一句: drinks martini 或者drinks red wine.

who gives a fuck what you drink?

这帮人一定是脑残了,脑汁给外星人做实验了,才会这么投入的想把一堆屎做成一顿饭。咱过一年来看,这帮人要么转型,要么做鸟兽散。

Image 

现在几点了?

我经常在网上用这个方式和别人搭讪,有回复的就谈谈,谈成的就上床,上了床就没有了欲望,然后就慢慢淡了,最后记不起来是谁。

和我上过床的女人,大概有大几十个或者更多吧。有的还依稀记得名字,有的完全没有了印象。我有设想过场景,就是一个陌生女人来我办公室办事,我们谈到一半,我突然注意到她似乎在多年以前和我上过床,那会我们还都是学生呢。谈到最后她也似乎想起来了,可是两个人都不说,装作完全没有这回事,就这样过去了,临走的时候还握握手,客套一下。可是我想,这只手我好多年前就握过了呢,很有可能她还用手抓着我的生殖器,帮我口交过呢。几年或者十几年以后,同样的手,以前是十指紧扣那样的亲密,而现在只是短暂而礼貌性的的轻点一下,两只手一副完全不认识的样子,这个真心让人伤感啊。

不过这样想起来,我平常每天接触的这些女人,没准都和我上过床呢。我以前滥交滥爱,现在记忆力严重下降,就出现了这种尴尬的情况。每天我和女人谈公事的时候,脑袋里往往会出现和她们在床上的情景,例如她们会不会叫床,会不会口交,会情意绵绵呢,还是第二天我还没醒就不见了人影。

唯一奇怪的是,即便是只在脑海里幻想,我的sex都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激情。往往场景越来越严肃,女人也都是板着脸,甚至是狠狠的盯着我,这个真的很折磨人。例如我昨天和一个女的谈事情的时候,就想到了“生命里不能承受之轻”的那个vanessa还是terresa来着,做梦做到的可怕场景:一群裸女被迫围绕游泳池跑圈子,落后的女人就被男主人公一枪打死,尸体就掉进了游泳池,把池子染成了红颜色。这种情况下,好几次我是刚有念头,就阳痿了。

总体来说,我大概这样反省一下过去这么多年得lifestyle。今年初得时候,医生说我严重缺乏维生素D,说这个会导致抑郁症,我估计最近这段时间得状况,应该这这个有关。人上了30多岁,爱欲和性欲慢慢枯竭,对感官的刺激都逐渐倒退,是很可怕也很无奈得一件事。

总之,圣诞夜里,我一声叹息,奉劝大家一句:趁着年轻,多做爱!

北京一夜

一个无聊的午夜,大家决定去唱K。几个从纽约来的男男女女,在雾霾笼罩的北京大街上拦截出租车。大家心情都很high,打算不醉不归。

凌晨3点左右,充足的劣质酒精终究战胜了每个人。满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空酒瓶子,里面的液体,已经化作让人头晕和兴奋的神奇药水,钻进了每个人的身体里。 旁边的陌生男女在黑暗里开始尝试舌吻 ,而原本还在点歌的NYU小妞,这个时候也躺在沙发上,也不知是醉了还是睡了。

Okay,time for me to s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管你爱与不爱 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门外 没有人不动真情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流下许多情
不要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我敢说大家一定被我洪亮的歌声震惊(震动的惊醒)了。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脱光衣服,站在桌子上激情裸唱一次。就像旧金山脱衣舞俱乐部里的大屁股小姐一样,穿着10cm的高跟鞋,把屁股翘的高高的。嗯,大概可以达到平常腰部的位置吧,虽然这对我来说有一点困难。对,就这个姿势唱一首,难得高兴一次,损失点形象算什么。

北京,北京,今晚我就把我歌声的初夜献给你。

可惜,事实上我其实什么都没做,甚至歌也没唱,一切都是我幻想出来而已。像往常一样,一整晚,我只不过坐在角落里,从清醒喝酒到醉。

回酒店的过程比较尴尬,酒喝多了,心里无法描述的难受,吐也吐不出来。

Update:

这个version有beatles的风格,喜欢!

谢谢,再见

懒洋洋的午后,阿姆斯特丹大道是耀眼的明亮。这是一个让人难忘的夏季,烈日要给每个马路上的行人,都盖了一个明晃晃的章。

不过我得离开你了。离开你阴暗的小屋子,下楼,进入烈日的包围。我灵敏的鼻子,已经嗅出了前方的味道。不管你是谁,别妄想用任何东西留住我。

谢谢,不过我不会带的,包括那些你偷偷藏在我身上的记忆,都会被找出来来,扔进垃圾桶,就是这样的:

url

再踩上几脚,就是这样:

url-1

看你还敢再试图拖我后腿?

一切都可以抛弃,如果心不愿意走,就把心也抛弃!

不过先等一下,让我隐身走进人群里,给每个喜怒哀乐的看客,狠狠的来一巴掌:

“拜托,请他妈的安静一下!他妈的请安静一下!”

对,请安静一下,让我来小心的剥离你刺到我心里的每一片记忆。时间这万能药,应该可以愈合这些伤口,不留痕迹,对吧?

Anyway, 谢谢,再见!

加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