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张爱玲写的倾城之恋创造出了范柳原和白流苏两个让人不容易忘掉的人物。自然后来就有很多学者和读者也不经过张爱玲同意便借用了范柳原和白流苏的名字,要么写个续集,要么来个心得研究,这样的文章或书实在是汗牛充栋,光是把名字列出来估计都够得上一片博士论文了。现在我要很注意,以免写的和他们一样,其实主要的还是我还没有本领对男女之间的感情做研究。就好像说张爱玲酿了一瓶好酒,让我去品尝倒还可以品出一点味道,可是要我写一篇酒评我就没那个能力了。不管怎么说,既然题目都叫倾城之恋,我看我再怎么遮掩也难以脱离这本书的痕迹。干脆拿一本续集来说事,这样也减轻一点引用的痕迹,好比从小偷手上买了赃货,心里上还有一点安慰,认为至少不是直接偷来的。

那就说说这本书,是个叫李欧梵的哈佛大学教授写的,定名叫“范柳原忏情录”,google books里好像有全文的。不比以前翰林院的国学老师,现在的文学教授个个都感性的很,就差恨不得在学术论文里插入饭岛爱的写真图了。据说这个李欧梵也是这样的一位,也是有很多女学生粉丝的。不管怎么说他写的这本书倒还不错,我尤其喜欢里面引用的一首诗:

我昨夜思量;
那浩瀚的思海里,
当此良夜,
没一丝记忆,
堪解我忧肠。

我昨夜惊醒,
那心坎中的悸动,
当此良夜,
那挥不去的伤痛,
摧毁我心肝。

我昨夜无语,
卸下满腔热忱!
当此良夜,
愿那造物死生的主宰,
诊视这苍穹!

 

这首诗写的好。没有一些经历是很难写出这样的感受的,像在有微弱月光的黑夜里一个老头子跪在地上,终于打开心门开始忏悔时的词语,本来华丽和饱满的感情在给时间洗涤去装饰后,成了普普通通的一些词句,这些回归了原始的词语像褪去了衣服的丰满女子,没有了任何装饰却更让人觉得无比美丽。

回到那本书,里面的范柳原确实忏情的很,不过感觉写的要比张爱玲的好。应该是把张爱玲的白流苏和李欧梵的范柳原组合在一起才比较完美。说到完美,我很怀疑这个世上是否有完美的恋情,两位作家都是写到高潮就停止了,都没有去写白范两人后来的故事,大家都说创业容易守业难,估计也适用在恋爱上面。爱的轰轰烈烈的例子不少,能白头皆老的好像不多。这样又牵扯到什么才是完美的爱情,是只有白头皆老的才算完美呢,还是曾经拥有就足够了,两本书应该都认为是后者。如果是曾经拥有的话,那多久才算曾经拥有?白流苏认识范柳原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就有了这倾城之恋。如果这样,认识几个星期的,几天的,几个小时的算不上倾城之恋,倾墙之恋应该也算吧,这样说来一夜情也是一种恋爱了。现代人忙忙碌碌的,要来个倾城之恋还真不一定有这个时间,所以一夜情比较盛行。我看这个世界本来就比较冷漠,管他什么情,多一点都不错。再也不要等到城倾的时候才恋,趁着和平时代大家多多恋爱哦。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