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的问题

趁着清醒时刻,说说自己梦到的一点内容,您可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这个人大概80多岁。他的现状,在我看来,就是一个重症的病人。这个人从小接受了愚民的教育,还继承的祖祖辈辈传授给他的一套病态的思维方式和道理,其所作所为,大部分可以用一个词来归结:病态。病是很严重的病,内在的病,心理病,脑病、皮肤病,每一寸肌肤都都污染了,身体每一样的功能都瘫痪了,所有的行为都变态了,所说的每一句话不是骗自己就是骗别人,总之也只能用一个词来说:病入膏肓。

病的这么严重,却还要对外宣传说健康的不得了,要派几个人出门四处游探一下,或给蠢蠢欲动的邻居们看看实力,以免他们误判了病人的归西的时间或给他们点好处,让他们先不要动手。病人自己家里也是一派乱象,亲戚、朋友、家人、同事大家都各自为政。有的就假声附和病人,赞扬他正是在英壮之年,赞扬他吃对了药,走对了路,带领一家老小13、4口人走上了伟大复兴的光明路,实在是可以万寿无疆。也有的人一边称赞附和一边也为自己后路做打算,开好后门,积累好财产,一有风吹草动踮脚就可以逃去邻居家,手里有钱重新开始一场幸福的日子看来不算难。当然,这么一个大家业,总会有一两个清醒的人的,可惜就一两个,成不了气候。他们跑来跑去,直面结露真相,告诉大家病人不行了,要去准备后事了,可惜没有几个人敢听。偶尔煽动起来一场小小的讨论,他们还以为可以做斗士了,结果给人举报,然后给抓起来痛打一顿,要么给关在家里的笼子里,要们给一脚踢出家去再也不让回来。这些人给关在笼子里的更挨打受气,整日痛苦流涕,以泪洗面,后悔不迭。给踢出家门的总算是都有些邻里关系,有点面子的人,出去一路向邻居诉苦,博取同情好歹也能讨到一碗粥吃。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结算的大限快要到了。不光人心散了,就连祖宗留下来的房产也是满目疮痍。清水早就没了,有的变黑了,有的变黄了,有的还会变白了。净土也没有了,到处堆了豆腐渣,风一吹地抖一下就纷纷落地成为一滩破瓦砾。花俏的装裱也掩盖不了到处腐烂流脓的本质。连吃东东西都给污染了,大人吃了得癌症,小孩吃了得肾病,最高兴的应该属医院了。

有人就问:真是奇怪,这么多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谁的问题。病人要死了,难道要大家跟着陪葬?我看刚好相反,病人不死,大家才会跟着陪葬。可是即便病人死了,病人留下的影响一时半会估计也消不掉。 其实这不算是病人的影响,这家人的每个人的想法才是病根。而每个人刻到骨子里的想法,又是历史的积累的结果,如何能一下子全部抹掉。拆一个房子容易,清理拆房子留下的废墟要花上更多时间,再盖房子的时候如果用有同样思维的建筑工,那房子盖回来照旧是一个模式。

说这么多,那是不是就一个结论。大家都没戏唱了? 我个人看法是不至于。这个病人肯定是没救了,所以抛去他不说,剩下的这些人,要怎么活我看有几个可能。一种就是外力介入,例如邻居伊家,规则重订,房子重建。另外一个就是,大乱大治,打乱规矩,重订规则,着一种需要很多有能力的人。最后一种就是放任不管,让他自然走到极限,最终死而重生。

patient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