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请记着flush

作为纽约新移民最多的华人聚集地,法拉盛早已经超过了曼哈顿的唐人街,应该算是美国第一大华人社区了吧。这里人流和车流汇聚,实属一块超级繁忙的地块。

我这里住了快3年了,就像便秘一样,忍了好久,终于决定搬家了,所以决定爆发一次。Flushing, please remember to flush.

脏:

Main st靠近黄金商场那一个角,需要掩鼻而过才不会给熏倒身亡。

黄金商场地下一楼里面的小吃,去一次味觉都要丧失一个月,衣服都不好意思拿去洗。

乱:

长岛火车经过main st的天桥下,那家超市几乎要吧水果摊摆到对面的人行道了,桥下还整天听到恶心东北二人转,居然都是国内最新头版头条的内容。

法拉盛街头旺角那一块,大妈们举着硕大的“按摩28/小时”的牌子挡在你面前,把每个老外都当潜在的嫖客,嘴里喊“马杀鸡,马杀鸡,,,”,拜托你直接杀了我吧!

差:

41between main and college point那一段,每次路过都要崩溃一次,那个路简直没
法用路来形容。用15 mile的速度就可以免费体验过山车!

还有更多的,在我搬离法拉盛之前随时更新。这么脏乱差的地方,也不懂为啥没人来管。那些鸟councilman councilwoman竞选的时候口号比屁还响亮,选上了以后却一个屁都不放。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外F女和猥琐男

外F女本意是指“给老外Fuck的女人”,现在泛指外嫁给老外的中国女人。猥琐男也作WSN,笼统的指言行猥琐的男人。外F女和WNS都是北美特产,数美国的最为正宗。

先说外F女。Mitbbs的外F女一般自述有下面这些优点,借用网友一个顺口溜就是:

家境好,不拜金
非恐龙,不愁嫁
有能力,能挣钱
很保守,是CN
老公强,有眼光
摆事实,讲pussy

顺口溜说的很精准,形象的刻画了mitbbs上一些以知识份子自居的外F女的特点。其实更大一部分外F是福建福州、广西南宁、山东青岛、广东台山、北京和上海等地的外嫁女。她们大多数稍有文化,以25到40岁的年龄为主,所嫁的老外大多数有过一次以上的婚姻史,年龄在50岁上下。这里我尝试分析一下这些外F的背景,希望可以找到一些可以解释这些女人为什么愿意千里迢迢前仆后继外嫁的原因。

外F的历史,不过是最近这10几年。一方面网络普及导致跨国恋成为可能,另一方面国门打开,出去的和进来的都成倍增长,这些是国女能够接触到外男的主要渠道,也是外F形成的现实基础。

光能接触到也没有用,国女也可以接触到非洲黑男,印度阿三,甚至是澳洲土著,但是站出来炫耀的,大多数都是嫁给白男的外F女,这说明白男比其他男包括国男更有强烈吸引她们之处。那只需要分析白男和其他男包括国男的不同,这无非是阴茎的长度(黑男>白男>国男),硬度(国男>黑男>白男),外貌的吸引程度(国男>白男>黑男),经济能力(白男>国男>黑男),社会地位(白男>国男>黑男),绿卡(白男>国男>黑男)。

显然,外F女外嫁的原因是绿卡和经济实力及社会形象地位等因素,这里面当然也有少部分外F女,确实是真心喜欢上了外男,不过更多的倒像是一个被长期绑架禁锢的人喜欢上了绑架者一样,算是一种病态。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这10多年来,国内生存环境极度恶化,人们不惜一切代价的加速出逃。最近裆中央说要让每个人活得有尊严,我看先让大家活下去再说吧:

毒米毒菜毒油还都吃不起
假烟假酒假避孕套假派出所惹不起
房子买不起一平米几万几
学校读不起没权没钱就没门
连孩子都生不起,不给红包把你肛门都缝在一起

还有不停的地震干旱洪水以及各种各样在看守所死亡法,这些每一条新闻都强烈刺激着国人的神经,这样的环境大家能撑下来已经很不容易,现在这场闹剧接近高潮,手里有权有钱的都开始跑路了,剩下老百姓手里啥都没有的,就只能另寻他途了。外F女利用自身特点,勇闯出一条出路,其献身的精神值得猥琐男好好学习。

有得必有失,外嫁的酸甜苦辣冷暖,外F女自己心里最清楚。耐不住寂寞了来BBS上发泄一番也情有可原。不管外F女装的多么超然洒脱,外F总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语言的沟壑是非常难以逾越的。有的外F女外嫁好多年了,英语还只会说一些简单的句子,和自己的混血小孩都无法深入交流,加上邻居、工作、生活圈子里全是老外,这种隔阂造成的挫折感非常强烈,很多外F女因此的了抑郁症。

其次文化背景的差异非常难以克服。就像国男去非洲一黑女家做上门女婿一样,入乡随俗容易说可不容易做到。

最后就是饮食起居生活习惯等差异。例如白男可能有各种性嗜好,国女不一定能够接受,或者白男要求国女剃毛而国女嫌白男有体味等。

外F女往往作出了巨大的牺牲才获得一张绿卡,随之而来的就是无穷无尽的寂寞,很有给禁闭在中国古代深宫后院的感觉。因此只要条件一成熟,这些外F女都最终以离异结束。

另外,外F女产生还有一个深刻原因其实是华人世界的男权主义思想。在北美也不乏娶了白人女子做老婆的华男,为什么他们没有被扣上F外男的帽子?谈到一个女人的时候就说嫁出去,而说到男人的时候就说娶回来,一嫁一娶,一失一得,很显然可以看出男权本位主义在作怪。

说完外F女,再说猥琐男。

北美猥琐男,以留学生为住。这批人来到美国,见证了国内不曾知道的自由民主,突然发现自己从小学到大学所听所讲竟然全是谎言,因此变的愤世嫉俗。另外一方面由于正是青春期,他们性欲旺盛却没有发泄的地方,白女泡不到,国女又个个都外F,这让他们极其愤愤不平。因此猥琐男和外F女在这里结仇。

其实猥琐是北美华男必经的一个过程,早来早猥琐,晚来晚猥琐,只要来了一定要猥琐一次才行,生活环境所迫而已。只有彻底的猥琐过了,华男才会爆发,科研才会出成果,事业才会有成就。也许有外F女会指出说“我就认识不猥琐的北美华男”,你们要看清楚,那些是富二代公子哥,他们香车美女一日一换,是不需要猥琐的,因为他们的老爸已经在国内大大地猥琐了一把,全家人以后再也不需要猥琐了。

不管外F女,还是猥琐男,大家不过都为了更好的生活而辛苦打拼而已,同样身在异乡应该互相多包涵才对。外F女可以忍忍不要总是来炫耀刺激猥琐男,被F的时候伤心掉泪咬咬牙学的enjoy就好。猥琐男也不要处处打压外F女,有那么多精力不如集中去F外,不管是白的,黑的还是黄的,能F到就是好的,实在不行关灯就ok。

2010年07月28日

update (2月1日2012年):

mit上有人总结外发女的特征,我接触过几个,觉得挺形象的,转载过来这里,原文见这里

外f女特征合集:

1. 大方面,很崇洋媚外,不仅对西方文化特别感兴趣,有的还比较鄙视东方文化,思想细化,价值观西化,行为处事很虚浮。
2. 很喜欢拽英语,有的人其实连语法用语都是错的,但是body language就够了。
3. 唱KTV的时候喜欢点唱英文歌曲,而且唱得比较好,别人唱得时候也很兴奋。
4. facebook等一些账号里出现和老外合影占到50%甚至更多。
5. 老外朋友在facebook上占居半壁江山,圈子已经不是国人的圈子了,等想找接盘时候,会大呼小叫,都是普通朋友啊,不要老土啦。
6. 在美国文科商科和艺术类专业,这类专业里国女基本80%+都外F,有些非常夸张到群P,party的程度(基于真人真事)。
7. 对于STD疾病的一些常识和term很了解,而且有的认为老外干净,讲卫生。
8. 如果长相身材还行,宣称自己在美国几年都没有男友或者对前男友身份语焉不详的。
9  有match.com帐号,meetup帐号,或者okcupid帐号,或者plentyoffish帐号
10. 生活点滴中,细节上感觉就是西方人,比如去5个不同风格餐馆,对各种menu都非常熟悉。当然单独说这个不能说明问题
11。比较反感国男讲一些民族,国家的观点,比如曾有共产党员外发质疑国男温和反日,说“不喜欢听这些,要和平相处”。
12. 从来或者几乎不看国产影视。
13. 下体剃毛,实际上是为了满足老外标准。
14. 有的有性工具
15. 和国人一般说英语
16. 聚会时和各种老外可以都勾肩搭背,但是碰到国男严格保持距离
17. 讲一些性用语发音拼写极准,比如anal
18 常常有老外短信,信件或者电话
19. 提起中国,美国,往往厚此薄彼,有的占到了民族对立面。如Grace Gao.
20.对国男言语蔑视,但利用。好女生不会如此
21. 不喜欢中餐,总吃西餐,对中国文化,饮食,人情世故,根本不在乎
22. 刺身,尤其是某些关键部位。
23. 对自己的隐私,尤其是电脑,邮件,非常敏感,怕东窗事发
24.不在乎自己的父母,国内的朋友,在这里生活的圈子中国人少。
25. 与父亲或者男性亲戚关系不洽,言谈极少,因为话不投机三句多。
26. 总喜欢问女生,考虑下老外吧,很好的。
27. 卧室内毫无/几乎无东方气息,有中国工艺品也是准备送人博得开心
28. 对中国地理人文白痴,但对美国西方了若指掌
29. 极度反感海归等话题,其实有些国男也就是幻想下,但是这个对不少外发是大禁忌

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

我想起小时候家教老师骑自行车带着我和妹妹在颠簸的路上,我紧紧的抱住他的衣服,老师很消瘦很和蔼,还有那条路尘土飞扬,总是让我睁不开眼睛。

我想起第一次离家去读书很多人挤在一个宿舍的床上时要窒息的恐惧,那时候我好渴望回去温暖的家里,躲在被窝里,把头也藏进去。

我想起大学军训足球赛中我用手奋力推开防守的两个后卫,抬脚射门时那片刻的影像,人和环境都定格在那里,整个过程都成为一片空白,只有那片刻的影像留下来。

我想起自己坐在台阶上在滂沱大雨的夜晚放声的大哭,嗓子哭哑,泪水哭干,雨水湿了全身模糊了双眼浇灭了大脑里还会思考的每个细胞。那一刻,所有的记忆凝聚成最强烈最恐怖的刺激,要冲爆每一个还有知觉的感官,我痛到没法呼吸,整个人瘫软在那里。那一刻,我再也不在乎是否上帝存在,再也不在乎是否考试及格,也不管邻居会怎么看,什么都不在乎,疼痛也不在乎,失败也不在乎,给人嘲笑也不在乎。身体疲倦到没一点力气,我躺下来,终于沉沉的睡去。

在梦里,身体就像一只蝴蝶,轻轻的飞起来,所有的黑暗,冰冷的雨水,痛和苦,伤心和失望都像一片片树叶落下去。蝴蝶轻轻的飞起来,落回到童年的花园里,满是鲜艳的牵牛花和向日葵的叶子,潮湿的土墙和绿油油青草,蒲公英散发出晨土的气味。

Carry me, 中国!

最近发现我的博文越写越长。长到写好后我自己都懒的再去看一遍。这个问题很严重,现代人谁有空去看这么长的文章。三言两语讲不清楚的事情就不要讲了,如果全世界所有人都可以把三言两语还说不明白的事情都过滤掉的话那这个世界只会变的更简单,人们会更纯洁。以上这些和今天的主题完全没有关系,属于标准的废话,如果你已经看到这里了,那实在是不好意思,您这一分钟算是浪费了。下面接着说今天的正题。

21世纪初,中国走上一条疯狂而扭曲的路,对于这段时间,还有执政党的功过是非,历史自会有客观公正的评价,我们身处其中不便多说。随手找来几张图片,做为几个缩影,立此存照吧。

东莞小姐培训

世博小姐培训

买不起地

每条狗的命运都不一样

吸烟的女人

黑发大眼,红嘴唇
懂电影会跳舞
聊哲学谈情感
爱抽烟性冷淡
有个性多薄命

---题记(引用自网友对Vivre sa Vie的评价)

最讨厌吸烟的人了。每次去法拉盛餐馆吃饭,总要避免去几家福州人开的餐馆,因为晚饭总会看到有人吸烟。虽然墙壁上四处贴着中英文的禁止吸烟的牌子,可是还挡不住这些福州的年轻人饭后或者饭中间小憩的时候点燃一根香烟。这些年轻人们,20来岁的样子,很潇洒的吞云吐雾一番,满足都写在了脸上。

我没有吸烟,所以没法体会那种快感,不过我猜想这种满足感应该来自生理和心理两方面。生理的快感当然来自尼古丁,这个好比以前吸鸦片的感觉。心理的快感就比较复杂,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感受。

我印象里最深刻的,是曼哈顿中城的吸烟的女人们。很漂亮的女孩子,停在楼下的角落里,点燃一支细细的香烟,深深的吸几口,然后吐出去。伴随着细细的烟飘升而去的也许是工作的压力,也许是感情上的不快,或者不过是的大脑空白的几秒钟。这和酒吧里坐在吧台一杯一杯的喝加冰威士忌的寂寞老男人有异曲同工的相似之处。

可是我还是没法接受吸烟的女人,因为我认为她们在内心隐藏了太多的不开心,担心她们把这些毒素也传染给我。所以我总是小心翼翼的避免这些人,就像游走在地雷阵中间一样,这么多年来,对于自己能够成功躲避这些传染源,有时候免不了要沾沾自喜一番。

糟糕的是,最近我就碰到一个吸烟的女孩子,并且喜欢上了她。好在我滥爱的厉害,所以这个也不算什么。混了这么多年,感情上越来越皮实,算是风吹不摇,雷打不动了。偶尔碰到个让我心动的,几乎要怀疑是不是在做梦了。可惜的是,梦都会有醒的时候。不过梦醒的感觉有时候也让人好期待的。就像小孩子吹肥皂泡越吹越大也越高兴,可是最兴奋的那一刻却是肥皂泡破灭时,都开心的大喊大叫。

这个吸烟的女人,也许只是一个过客,总算也陪我做了一个梦。有机会见面的话,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她。她的生活方式我不会去干涉,只希望她可以少抽几只烟,毕竟对自己身体不好。

社会创新之民主选举制度

现行的西方民主选举制度大多数是基于一人一票的原则。这样的投票制度强调的是社会基层的人人平等的话语权。其不足之处在于社会体系中精英们的声音不容易被直接的区分出来,而只能通过媒体,政府幕僚体系等其他间接的途径表达,这种制度是西方最常见的选举制度。

传统的选举制度基于一个假设,即集体中所有个体具有相近的智慧水平和判断能力,而事实显然不是如此。一般来说,一个社会里,愚蠢的人往往是大多数。如果说这个社会里总共只有10个人的话,那估计有7个愚蠢的,1个聪明的,还有2个从来不去投票的。(这里的愚蠢指的是“麻木的,不聪明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笨”)

西方有一种理论是在投票过程当中,这些愚蠢的人的票可以相互抵消,意思是这些愚蠢的人基本没有自己的主见,于是他们中一半的人随机投票选A候选人,另外一半的人随机投票选B候选人,只要人数足够多,二者的票数应该越来越接近,因此就抵消了(类似于多次抛硬币所得到的正反面的次数基本相同)。对此,英文还专门有一个名词叫做dummy votes。

坚持这个理论的人,其实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即这些愚蠢的大众是非常容易受媒体舆论的影响的。而这些愚蠢的大多数,他们在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基本可以导致聪明的人的声音被完全忽略,最终的选举结果成为了媒体的发声筒。可惜的是,媒体的声音,由于受其自身的特点和媒体所有人的个人爱好等因素的限制,大多数情况下并不代表集体的最佳利益。被媒体绑架了的选举,虽然表面上也是一种民主,却绝对不是民智。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正是因为媒体舆论对普通愚蠢大众的煽动和影响,才使希特勒通过民主选举的制度,成功登上总理的宝座。对于德国的民众来说,他们用民主的方式作出了一个愚蠢的选择。

这种传统的选举制度,对媒体等可以影响甚至操纵大多数愚蠢的人的社会功能有较高的要求。只有当这些社会机能不会一边倒,而是也可以形成一种平衡的机制时,他们对愚蠢的人的影响才可以中和抵消掉,最后选举的结果才会体现的是少数聪明的人对他们认为的集体的最佳利益的选择。

越发达的媒体生态环境,越容易形成一个较好的平衡,它们对于愚蠢人的影响也更容易中和。例如在台湾,报纸、杂志、广播和电视加起来上万种,“但细数只有两家:蓝媒和绿媒”。在美国更有媒体无数,却也有“左媒”和“右媒”等互相牵制平衡。即使这样,集体的命运似乎被掌握在媒体的手中,而不是最聪明的人手里,这多少有些不合理。
还有另外一种选举制度,我认为这个制度也是值得讨论一下的。这个制度倾向于让社会中更有智慧的人的发声的比重多于其他人,姑且叫“精英制度”(elite superior society)吧。

例如在一个实行民主选举的国家,公民投票的权利与其所受的教育程度挂钩。例如,受过博士或者以上教育的每人可以投5票,硕士可以投3票,学士可以投2票,其余人士每人可以投一票。

这样的选举制度的好处是一个集体最聪明的思想更容易得到直接体现,集体的命运更合理的由集体中最聪明的人来掌握。

回想美国选举制度的历史,从给黑人1/3的票权到允许妇女投票,其中一个思路就是当初认为黑人和妇女太笨,没有能力参与到对集体命运的选择的过程中来。而后来给他们投票的权利也是基于教育系统的蓬勃发展,致使黑人和妇女的心智渐开,才最终被给予了表达自己想法的权利。

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以后,民众心智水平大幅提高,一人一票已经难以区分个体的不同,所以现今的投票制度丞待改革。也许有人会说这样的投票系统是一种新的歧视,可是事实是这个新的基于学识水平的投票系统只在统计学中才有意义,对个人是没有任何影响的。只要充分保证每个人受教育的权利,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努力学习而达到他所想要的梯度而拥有更多的投票数。举个通俗一点的比喻,就像一艘远航的轮船,船上大家都听船长和水手等专业人士的意见而不是让船上所有的旅客举手表决来决定船应该怎么开,如果哪位旅客觉得不公平,那他可以努力学习航海技术,等他也变成水手甚至船长的那一天,那他也可以参与到怎么开船的决策中来了。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这种新的选举制度也不是没有瑕疵的。这个制度的前提是每个人都有相同的学习和接受教育的能力和条件。而实际上个体和环境的差异导致这个前提很难成立。因此这个选举制度只能算是对传统选举制度的一种改良,不能算是最佳的民主选举制度。这个话题,还需要以后有空再讨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