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

我想起小时候家教老师骑自行车带着我和妹妹在颠簸的路上,我紧紧的抱住他的衣服,老师很消瘦很和蔼,还有那条路尘土飞扬,总是让我睁不开眼睛。

我想起第一次离家去读书很多人挤在一个宿舍的床上时要窒息的恐惧,那时候我好渴望回去温暖的家里,躲在被窝里,把头也藏进去。

我想起大学军训足球赛中我用手奋力推开防守的两个后卫,抬脚射门时那片刻的影像,人和环境都定格在那里,整个过程都成为一片空白,只有那片刻的影像留下来。

我想起自己坐在台阶上在滂沱大雨的夜晚放声的大哭,嗓子哭哑,泪水哭干,雨水湿了全身模糊了双眼浇灭了大脑里还会思考的每个细胞。那一刻,所有的记忆凝聚成最强烈最恐怖的刺激,要冲爆每一个还有知觉的感官,我痛到没法呼吸,整个人瘫软在那里。那一刻,我再也不在乎是否上帝存在,再也不在乎是否考试及格,也不管邻居会怎么看,什么都不在乎,疼痛也不在乎,失败也不在乎,给人嘲笑也不在乎。身体疲倦到没一点力气,我躺下来,终于沉沉的睡去。

在梦里,身体就像一只蝴蝶,轻轻的飞起来,所有的黑暗,冰冷的雨水,痛和苦,伤心和失望都像一片片树叶落下去。蝴蝶轻轻的飞起来,落回到童年的花园里,满是鲜艳的牵牛花和向日葵的叶子,潮湿的土墙和绿油油青草,蒲公英散发出晨土的气味。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