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Night in Tucson

目录
第一章:初次见面
第二章:车震
第三章:开房
第四章:争吵
第五章:避孕套
第六章:第二次车震
第七章:第三次车震
第八章:结局
 
大概是去年的秋天,差不多我的生日的前几天,我去亚利桑那州的图桑去探望朋友。因为知道会去住上几天,所以提前就在网上找了好几个当地和附近的女网友,每天聊天培养感情,最后有一个女孩基本同意和我一夜情。我们交换了照片并且通了电话,双方都感觉还不错,我就给她说我要去图桑看个朋友,结果她说先来她那里吧。

我在网上定了下午到图桑国际机场的票,又专程去法拉盛买了她喜欢吃的凉皮,包在保鲜盒里后就上了飞机。飞机到图桑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她在机场接到我,然后带我去Apple Bee吃了牛排,我说我有点累想先洗个澡,她说那就回家吧。从餐馆开车出来,沿着漆黑的小路走20几分钟就到了她家。我进门后放置好行李,取出来凉皮放到冰箱里,就去洗澡了。一会出来看她正在弯腰整理床铺,就过去抱住她亲她的背。她挣脱我说等一下她也去洗澡,我说ok,就躺到床上等她。她的卧室还算整洁,床单毛巾也像是刚洗过,因为可以稍微闻到刚烘干过的味道。

过了20多分钟她才洗好出来。我说你洗澡怎么这么久,她说洗了头发所以要稍微费时一点,我才注意到她有一头乌黑的秀发,散开来飘到裸露的肩上。我突然很有性趣,一把揽过来她,扔掉她裹着的浴巾。她露出两颗丰满却略有下垂的乳房,像小孩子给避孕套里灌满了水那样的含苞欲滴,我再也忍不住了立即扑上去吸吮,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或者一个好不容易才走出沙漠的旅行者,自私、贪婪和饥渴的恨不得把这两颗水珠子一口全吞到肚子里。(。。。以下省略一些字)

激情过后两个人裸体躺在床上,窗外的月光照进来洒在她的身上,我注意到她皮肤很白,身体微微出了一点汗。我揉捏着她的乳头,轻浮的说你真是个欲女,床上好会折腾啊,她说你也不错。我问她一夜情的经历是不是很丰富,她说就有过一次。我说那还不错啊,你说说上次的经历吧,我也多学学以后再找起来也容易一点。她笑了笑说你真的想听吗,很长一个故事呢?我说当然,关键床上细节说的要详细点,越详细越好,等你说完我们按照你们的方式再战一个回合。她白了我一眼说你们男人怎么就知道做。我说不是有句话叫:“女人因爱而疯魔,男人没性能不能活“嘛,男女各有所好,不能分出个高低贵贱吧,我就爱做,不停的做,一直做,做到老,做到死在床上都很开心。她突然来了情绪,望着窗外的月亮发呆。我起身去倒了一杯水递给她,自己也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几口,然后躺下来靠在床头。她呆呆的望着窗外,过了好一会,终于回过头来,缓缓的开始叙述她的故事。

第一章:初次见面

"我在交友8上注册一个帐号,没过多久就收到一个男性的问候”,她喝了一口水说。“他开门见山就是要做性伙伴”。

我咋了下舌头说“现在的男人都好直接啊"。

“我当时感到有些唐突,或者很不习惯,但他给我说他住在Palo Elso,这个有点打动我了”。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那个小城没有什么中国人,只要一个华人说他住那,对当地稍微了解一点的人都会想到你要么在MIT做发考题,要么在Google上班。因为我也是那里毕业的,所以一下子距离就拉近了。

我插嘴说,那算是校友了呢。她说是,然后继续说:

“我马上回了信说,你在MIT? 他说是,然后要我MSN。我给了,主要是我想了解一下那的中国人现在怎么样了,因为我毕业很多年了。结果他MSN一上线的第一句就是: 吻你,热烈的吻你,吻遍你的全身,热烈的吻。看得我差点把饮料全喷在银屏上。我说,你是不是有精神上的病?他说,两个做爱中的男女就是这样的喜欢对方身体。我说,我和谁做了?和你么? 后来我问他MIT的情况,他总是把话题往sex上引导,很快我就说我困了,要睡觉。他说明天上MSN等我。一听这个,我两天都没敢上MSN。可是他死缠烂打的, 又是msn又是jiaoyou站内短消息,他说他看过我照片,说挺喜欢。当时他在jiaoyou消息里要我电话的时候,我以为是讨论MIT的事情,就给他手机号了,别人我不可能给的,就是因为学校的缘故才给的。他拿到我的号码后就常常打过来说一些无关的话题,我只好关机躲着他。后来我想,老躲也不是个办法,就同意见面了,但是我强调只是见面没有其他想法,他说ok。他给我看他照片了,我没什么兴趣,外貌整个一个土八路。”

"土八路"— 我好久没听过这个词了,听她这么一说,觉得好搞笑。她继续讲下去说:

“那天晚上我们约好在我家附近见面。他开车过来,我一上车,刚坐稳半秒钟,他就把手伸过来了。我很烦,我说,你干什么。他说,你腿好柔啊,我摸摸。我说,你别这样,你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然后他又摸我腰,说这地方可以吧?我说,你这样我就下车了啊。他赶紧把手伸回去了,他说,你干嘛这样严肃呢?我说,我不是来和你做狗男女的!”。

听到“狗男女”这三个字,我差点要把嘴里的水全喷到床上去,心想这女人怎么尽喜欢用这么夸张的词。她继续讲:

“我当时没那么说,就是含蓄的说,我不是和你想做什么的 ,他听了立即说,那我不打扰你了。因为他开了半个小时的高速,所以我也不好马上撵人家走,这个是礼貌问题。我说,这样吧,带你去个park,挺不错的,是这边人间天堂一类的。他说park不都那样么,我说这个不一样,是可以晨读的那种世外桃源,他马上就答应了说去哪都行。

她讲到这里,我心里想,看来这萎缩男打算打野战呢。她继续讲:

"这样就去那个park,开了半个小时的高速,很难找,山道弯弯的。他跟我说他其实不太会开弯道,看得出来他很紧张,而且天都快黑了。当时,我想到的是尽量别马上撵人家走,我不能说见面两分钟就叫人回去,这个口我开不了,这样去个park走一圈,也许他回去也好受些。去了以后,天色已晚了,park没什么人,他说这个park真的漂亮,是不一样。刚一下车,我正要告诉他,这个park是我以前在MIT读书时间常来晨读的地方,非常幽静而凄美,他走在我后面,把车锁好了,就突然从后面抱住我,两只手使劲摸我的胸。我被突然袭击了,就相当反感,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啊。他说,我忍不住呀。我说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他说,这里没人,你气也没用,还是乖乖的从我吧。我说,警察常来啊。他说,你糊谁? 这连个鸟儿都没有。说着说着,就走到湖边了,那个湖特别美好而优雅,他也看了看,觉得这地方真不是与众不同。不过他也停止了动手,就是问我别这么严肃好么。在外面转了两圈,我说回去吧,你也回去。他说,这就完了?我说,那还有什么?他说,我都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了,有点累,休息一下,也不行?我说,那好吧。他说,咱们聊会天吧,我说这个可以, 我想聊会天,他休息休息也行。 他说,你坐到后面。 我就坐过去了,他也从左边的后面上车,他是honda 的crv,有点像van似的,大车。

一上车,他就搂住我了,这下我没地方躲了。他使劲亲我脖子,搂住我不放,我都没法躲,也没法反抗。然后他就瞎摸,摸着摸着,我也就不反抗了,顺从他了。后来他脱了我的连衣裙,拼命地亲我下面。我说,你都不嫌脏啊,你也不认识我。他也不理我,就是拼命的亲我下面,亲我整个身体。然后他也脱了衣服,还拉了我的手让我摸他的下面,我死活不肯,连看都不看。他说,你不愿意和我做么? 我说,没有避孕套,不行,而且在车里,这个太可怕了。时不时地有车从山里面路过,每次路过我都提心吊胆的。后来我终于推开他的头说,stop here!no way to go further。他也停下来了,说找condom去,我说不了,我要回家。他说那我们不做了?我说,no way。这时候他一松手我赶紧下车,换到前面去了。

然后他开车送我回去,我才想起来看看这人长什么样子,他总是动手动脚的,我精力全放在躲闪和斥责他了,以至于他的样子我还没来得及看。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他长的眉清目秀的,跟照片简直判若两人。我问他,那照片是哪个倒霉鬼啊,被你给贴出来了?他说就是他自己。我说怎么跟个种田似的,五大黑粗的?我说你多大?他说33岁,我说怎么像个23岁的人,他笑了,说怎么可能。我看他长得细皮嫩肉的,也不再斥责他了。一路上他不怎么说话,表情有些郁闷。我说,你们男的其实是喜欢淑女,比较矜持的吧。他说,谁告诉你的! 男人都喜欢女人在床上发骚,浪叫的!这么一说,我又被恶心到了,赶紧打住这个话题,我说今天谢谢你带我来park。他说,什么收获都没有。我问他学什么专业,他说生物,在MIT做博士后。我说你不是MIT的学生么。他说不是,别的学校毕业,来这里做postdoc。他说,你很牛啊,能申请到MIT,我说没有啊,就是随便投了就中标了,他说哪那么容易。就这样到家了,我说了声谢谢,就下车了,临走前,他要我抱他一下,我拒绝了,赶紧下车。

第二章:车震

说到这里,她拿起水杯喝了口水再接着讲:

“这就是第一次见面的过程。 然后我就一不上线,二也不查短消息,完全把这个人忘记了。过了两天,他跟我联系问我,什么时候才能插到我。我说,你怎么这样龌龊!他说这是心里话,他就想插我,上次没插到。我说,我不会和这种人做的。他说上次没带condom,这次一定带。他说周末给我打电话,我赶紧周末关机了。他不停给我发短消息,问我什么时候才能插进去,我是又害怕又兴奋了好几天。

过了几天,我刚好要去palo elso 办事,顺便去MIT图书馆查资料,就给他发短信说我办事会路过他学校,他说可以过去找他,我说看看你也可以。那天我办完了事,就到MIT校园里等他,他找到我的车就进来了。他在车外敲车窗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是一个很秀气的学者形象,和网上那个猥琐的色狼,完全不同。他坐到passenger seat上,很友好地笑了笑。说,让你久等了。这一次他完全没有动手动脚,很有礼貌。他说,我一直想着要买condom,就是太忙了,今天做了一整天实验,出不来,他说从早晨10点一直做到8点半。这么一说学术上的事儿,我马上来情绪了,我说你真敬业啊。他说天天都这样,学生物的。我说,今天打扰你,很抱歉,我没有意识到你这么忙,不该来影响你工作的。他说没关系,你来我很高兴,咱们去买condom吧?当时的气氛,我有点骑虎难下了。

他坐我车里,一直都很规矩,谦和,谈吐很有礼貌。但我能感觉到他时不时地转头过来凝视我,有点像谈情说爱似的,那气氛还真挺感人的。我这次没拒绝什么,问他,路怎么走?他就给我指点,绕来绕去的,都把我转晕了,我说我在MIT学习这么多年,这地方我都不如你一个postdoc熟悉,我都没来过这些sites。他说,你很少出门吧,我说,除了office还能去哪。他跟我说,你要赶紧找男朋友啊,我说,随缘。他说,什么啊,你得认识人才能随啊,你整天不出门,要耽误了。我说,再看吧。 他说,你真的得多交际,多认识人,要不人家都没法找到你。我说,婚姻这种事,不能强来。说着说着,就到了Safeway了。他进去买了,我把我的车停好在外面等他。他买好出来以后让我去他的那辆车里,说停车场的top level从来都没有人,就在车里做。我说其实我没什么兴趣,兴致全无啊。他说你都来了,还不做。

上了他的车,我还是坐靠近那个门的角落里,我说真的没什么兴趣做。他过来搂住我,又开始了一轮kiss。我没有任何反应。他脱下我的裙子,也脱下自己的,强制我摸他的下面,我只是象征性的,眼睛根本不看,嫌恶心。这时候,他突然从车座上站起来,把我裙子全都撩上去,露出breast,他开始kiss我的nipple。他那个姿势很美,而且kiss的力度很恰当,特别轻柔,这个镜头一下子感染我了,到今天都觉得难忘。那已经是晚上了,他的脸颊被衬托的很年轻而俊秀。我当然没有能力反抗了,我的胸被他亲吻的舒适不已,也很惬意,他姿势很美, 脸颊宁静而秀气。亲了大概5分钟,他突然停下来了。他的手本来一直在我下面摸来抹去的,忽然他不亲了,也不摸了,呆坐在那里,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次看他这么严肃而安静的神态,我也没出声。他突然说,你怎么一动都不动啊?我还是沉默。。。他叹了叹气,低着头,一语不发。过了几秒钟,他突然问我,插你?这次,我点了点头。。。他迅速的脱下我全部的衣服,也脱了自己的,就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我的身体。一开始撕心剧烈的疼痛,我连喊三声,疼死我了,别做了,太疼了,他也觉得自己根本进不去。他第一句就问:你多久不做了?我没说话,就是喊疼,疼,疼!他还是问我,告诉我,几年没做了?我说,有几年了吧。我说,疼,别做了。他停了下来,但没拔出来,说这样也疼?我说,恩。 他说我不动还不行么?然后他就慢慢地往里蹭。。。我说,很疼。他突然把我后背抱住,全身压过来,紧紧地贴着我的脸,亲吻我的耳垂。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的耳垂能提高性欲,反正我觉得此举很蠢。下面却加快了insert。逐渐的不那么疼了,还是有点疼。我也反抗不了,他那个时候根本不听我的。就是使劲冲和插。到后来有点感觉好些了。他做着做着,就突然岔开我的腿,摸我的肛门, 其实这个挺舒服的。总之,后面比前面感觉好些了。我跟他说,你还是快点完事吧,我受够了。他说马上。这个马上我以为就真的马上了。结果三个马上,还是没有马上射。就这么他嘴巴嘟囔着,马上了好几次,我说快点吧。最后我突然看到他吱呀咧嘴的,相当恐怖的表情,像个鬼似的,啊啊了两声,看来是到了。总算结束了,可他还是插来插去的好几下,不肯出来。我推开他了,他终于出来了。我说这车也太闷了,都窒息了。他马上打开发动机和空调,坐下来说,嗯,先休息一会。坐在那里,他跟我说,嘿,你也不出去多交朋友,出来找这个。我默默地听了,却没言语。。。我问他,你什么血型,他说B型。又问我,你在算命相啊。我笑了一下没说什么。他突然回过头来,定情地望着我,我楞了一下。他突然扭着胳膊,把我搂在怀里,亲了我一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没做什么回应,就这样,他搂着我,一句话不说,整个停车场也静静地,几只昏黄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亮了。

几分钟以后,我说我要回家了。他说,好吧。他问我,你找得到回去的路么?我说,你看呢?他说,等会,我把车掉头,你跟我,我带你上路。我回到自己车里,我以为掉头是右边的方向,就掉过去了,结果我看到前面什么车都没有,当即就傻眼了,心说,这个人怎么这样做事,把我一个人扔这就不管了。 刚做完就这么cold?这下子糟糕透了,我得想办法找到出去的路。我看到这个出口是向上的,也就是说,下楼的lot得换个方向,于是我又打了个U turn,当我turn回来的时候,我才看到他的车正在我的前方等着我,哈~~我又高兴了。原来他没走,是我搞错了方向。我越来越发现自己总是误解他。 这句话他以前提到过,说我根本不听他解释,根本不了解他这个人,就总是误解他是个流氓坏蛋,他说他承认自己是猥琐男,但不承认自己是坏人恶人。他看我把车转过来,就继续往前开,开出parking lot之后,他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怎么走怎么走,就到了主路,他回家要走相反的方向,我说好。他没挂电话,一直我开到他说的那个路口,叫我核实一下,才挂了。就这样第二次见面结束了,回去的路上,我也没什么过多想法,只是不像以往那么烦他了,而且有了些好感。"

第三章:开房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插嘴叹息说”他薄情寡义的种子在这里种下了“。她说你怎么知道他薄情寡义。我说"你现在你觉得他有情有义,等他和你分手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原来这情和义又薄又寡!”。她看了我一眼没接下去,继续说:

“后来我突然想到他是来找ons这件事了,就申请了一个新的帐号。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新帐号也收到了他的问候,还是那个老模式,也是介绍自己在Palo elso市,问新帐号有没有时间见面,看电影,或者去hotel。我就申请了一个新的MSN,和他继续联系。他以为是新人,还是开门见山的说他要找一夜情,这次我和他了聊了聊sex,他说我真是个欲女,很爽快。 他跟新帐号约定下午3点见面,看电影,或者做爱。 我问她姓什么,见面怎么称呼,他告诉了我。虽然没问他的名字,但凭着我对MIT的了解, 20秒钟之后,仅凭他的last name,我还是找出了他的全名,email,老板,和office了。那一刻我已经知道他的信息了,但他还不知道我知道。

我回到我第一个帐号,问他今天下午有空么? 他说,忙啊,要做实验。我打了个冷笑的表情过去。他没看明白。我和他聊天说,你今天下午就不能出来陪我么?他说,老板叫他做实验,走不开啊。然后他问我,你昨天不是刚做过么? 今天又要来见我?我说,你这么迷人,谁不想呢。他哈哈大笑说,改天?我说,改到哪一天? 他说,这个周末?我说,我就今天有感觉,怎么办? 他说,我要工作啊。这是后我换了新注册的那个MSN,他看我上线了,继续聊对sex什么感觉,我说我要吃lunch了,回来再谈? 他说,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么?你吃完lunch我过去找你,我说回来再给吧。 他说,我等你,see you later。这个时候我又换回原来的MSN,他看我上线了也不理我。我就发了笑的表情过去,他说,什么事这么开心啊,我说,有意思啊。我说我今天炒股赚了几百块,不知道该怎么花啊,是去看电影呢,还是去开房呢?他发了一个愤怒的表情说,当然是开房!我说没人和我开啊,他说这个周末,怎么样?我说周末我没空。这个时候我出去办了点事回来就2点半了,我隐身登录了新的MSN帐号,看到他留的offline 消息说,你吃完没?怎么一顿饭吃了块3个小时?我登录到新的交友8,看到他也在上面留言说,你吃回来没? 在哪见?我没登录新的,一直登录旧的MSN。

直到快到3点的时候,他突然问我,你还想做么?我说做什么?他说,做爱呀!我说不想了,他说你刚才不是很强烈的么?我说你这么忙,我不能影响你。他说老板走了,可以偷着溜出来。你可以再开过来,我们在车里,或者用你炒股的钱去开房。我说,这个计划太美好了,我都感动的热泪盈眶了!他笑了表情打过来。我说,可是,可是,我现在已经有了新的安排了。他说什么事能比做爱更重要呢?我说,你的实验,你的老板,还有你的电影都比做爱重要。他说,什么电影? 你说什么啊, 我一直忙!我说,总之,今天肯定不行啦。他说女人真是奇怪。

周末,他看我上线,就问我在干吗。我说在弄信用卡账单呢。他问想不想做,我说,no。星期天,他又问我想不想,我说,想也没用, 我不想去车里做。他说,正好用你炒股的钱去做啊。我说,你不觉得汗颜么?你是男人!他说,我就是吃软饭的,我喜欢吃,我要做你的面首。我说,我可不掏钱,你一个大男人别跟我伸手。他说一句靠! 他说你MIT毕业的,比我们学生物的钱多多了,还叫我掏,简直为富不仁。我说,少废话,你要交友你要做,那你就得掏开房的钱,我没这样义务,就算掏也是给我的夫君,不是给一个路边的野草。他说,你当我是野草?我说,你不是么?到处去胡搞!他说,我怎么胡搞了?我不就跟你做了么?说着说着我们吵了起来,他跟我说,你过来我帮你去去火。我说,你想和本姑娘做,就名正言顺,有房间,有浴室,有车接车送,有电影,有晚餐,有宵夜,别指望在车里大打野食。他说,你这算是找ONS么? 我说,我什么时候说要出来找这个了? 什么时候?!他说,开房就开房,星期三,死约会! “

她停顿了一下,坐起来背靠着床头。我给她杯子里加了一些水,她继续讲下去说:

”当时我觉得他说的只是一句气话,不能当真的,他那么抠门,怎么可能掏钱。星期三那天,我忽然想起我有个老的jiaoyou帐号,已经5年没用过了,好在那个帐号的名字比较新奇,很好记,所以我一下子就登录进去了,给他发了短消息,他马上就回了。我用第三个jiaoyou帐号问他,今天有空么?他说有。我说,下午见面?他说现在就见么? 我说那什么时候见?他说,改天可以吧,今天我忙。我说,今天比较好,时间宽裕,他说,明天吧,明天怎么样?这个时候我用自己的MSN上线,问他,准备好没?他说,准备好了,不是今天约会么?我说,你好像挺忙。他说,没有,今天有空,全程陪你。我那个新帐号是用QQ和他聊,看见他同时和“两个”女人来回切换的打字,我是又气又恨。。我在QQ上说,今天到底见不见?他说,明天吧。然后我用msn对他说,今晚开房你掏钱啊,我没钱,他骂了一句靠! 这年头富人都做杨白劳。我说你怎么还没走啊, 是不是要换人了哦? 他说没有! 就和你一个。 然后他在另一个QQ上说,你喜欢和陌生的男人做爱么?另一个我说,喜欢呀,专门找陌生的 。他说,难道女人也喜欢和陌生的男人做爱,看来大家都差不多嘛。我说,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欢找陌生的。 他听完,笑了,说咱俩对路了。这时候我在msn上说,喂,忙什么哪?他说,正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我说,是么?有这回事?电话铃响了,他打来的,我接了,他说,你还没走?我说你走,我才出门啊,他说我已经关电脑了,你看到没,这时候我看他下线了,然后我也关机了。

我很快就到hotel了。然后打电话,当时我们约的是6点,我是5点59分到的,在车里看着hotel门口等了10分钟没见人,就奇怪了,我打电话问,你在哪,他说刚上路。这个时候,我就有疑点了,我出来的时候5点40分,怎么6点10分他才上路?我说,要不今天就算了吧。他说,别啊,我都上路了,我真的出来了,我说大概多久才到,我好有个谱,他说不知道,很快的。大概是6点40分,他说他快到了。过了两分钟,果然看见他在另一个路口上等我,我下车了走过去。这次见面,我几乎不认识他了,一个黑不溜秋的土老冒站大街上,傻兮兮的,以至于我第一瞬间差点以为认错人了。我走过去一看,确实是他,就有点后悔约他了,不想进行下去了。我最烦这种一到关键时刻就没电的事了,撵人走,肯定不礼貌,不撵吧,自己又违心了。我说都没吃饭吧,要不,先去吃个晚饭。他说,他也挺饿, 我说我们都饿了,去吃饭?他说,吃完饭以后呢。其实我就想,吃完以后就说88,我没想到他这么直接的先问了。我说,到时候再说吧,先吃饭要紧。他说,那咱得说好啊,吃完以后呢?我。。。一时站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说,先订房间,再决定吃饭的事。 我说,这个。。。顺序,是不是反了点儿?他说,不反啊,本来就是开房的。 先开完,再吃饭,这不是什么都没耽误么。这时候都走进hotel门口了。。。我只好跟着进去了。看见前台有个老太太,说可以订房间,我们走过去,她说不带洗澡间的40块,带洗澡间的50块,我扭过头去,问,选哪个? 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的眼睛和脸,一直在正面地凝视着我。我顿时有点脸红了,我说,你看哪个?他说,你定,都随你。  我说,那带bathroom的吧,他说,那好, 他拿出钱包,里面有一堆现金,他分出20,10块的,在那低头数钱,数了50块,出来就给前台了。 忽然间,一股说不出的guilty涌上心头,本来我还想吃饭就88的,一瞬间,我觉得视线有点模糊。。。

就这样,前台老太太带我们去了房间。。。进去以后,我本想坐在沙发上,安静呆一会,调整一下刚才的纷乱情绪,结果他一进房间就找空调,我也没时间思考了。我问,你找空调做什么?他说今天挺冷,我告诉他空调开关在墙上,我过去按了一下,发现不好使。他说这还是个摆设,一个破旅馆。我说,旅馆破不破的,有关系么? 关键在于人!这时候他一屁股就躺在床上了—我惊讶地看着他这个动作,说,你就这么。。。?他说,都进房间了,还有什么可shy的。我说,我还没这么习惯过。他拉着我坐到床边,我背对着躺着的他,一语不发。。。我低下了头,思绪有些烦乱,却不知从何理起。。。他说,我好困啊, 每天都这么困,天天做实验,没个头了。我说你几点睡,他说半夜2点,做powerpoint,今天小组开会。我说,你先睡会吧,我先坐一会。他突然抬起头来,一把脱下我的上衣,对准我的nipple就狂吻了起来。我一时没料到,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这次他吻的很狂野,很痴迷,我一时间难以抵抗他的火焰,浑身都起电了。有些神魂颠倒的我,抱住了他的头,低下身,吻他的嘴,脸,还有脖子,再回到嘴,我们接吻了整整5分钟。kiss结束后,我心跳的很厉害,能感觉到他也心跳的很快。我轻声问他,你就那么喜欢和陌生女人做么?他哈哈大笑说,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啊?什么伤心女,什么girl的那些帐号都是你的吧?我一下噎住了,他说,你怎么那么多帐号啊,一会一个的。我说,没有吧。他说,切~~~ 你以为我不知道吧。他笑的都喘不过气来,我一下子就笑开了。他说,你看看,承认了吧。如果不是你,你早翻天了。我说,真的不是我。他说,我敢打赌,100%那些都是你。我说,你是怎么认为那些是我的呢?,总的有依据吧?他说,我是说怎么查出那些是你的? 你想问这个?说完,他哈哈大笑。我说,这个。。。哼,我只是好奇么。他说,你行了,还挺灵的,玩这个。后来我不说话了。他就要脱我裤子,我说,你不嫌脏啊?他说,哪里脏了?我说我还没洗澡呢。他说,没洗澡怕啥呀, 真是的,说着他就扒了我的裤子和裤带。被他脱下来以后,他就要往里摸,我说这个不行,太脏了,不好。他说我不嫌脏,你觉得脏我没办法了。我说,还是先洗洗吧。我说你也过来洗。这个时候,我忽然明白了他今天为何迟到的原因了,他电话确认我离开了,又重新上线了,看到所有几个ID的msn和QQ都offline了。。。他本来一直躺在那里,不怎么想洗,但是看到我坚持,倒也没拒绝,就下床和我一起去浴室了。我说,我发现其实你挺乖的,挺让人怜惜的。他说,我其实觉得你挺温柔的,就是老在网上发飙。我们说着笑着就去淋浴了,一进去他就摸我下面,我说,这是洗澡,不是做爱!他说,有啥区别啊。他使劲摸我下面,我一再推他,浴室特别小,不是那种带浴缸的,本来一个人就不够,两人更不够。他黏胡我,从下面乱摸,我使劲挣脱他,我说我得洗澡才能做。他说,洗吧洗吧。然后他问我,是在google上班么?我说不是啊,他问那你在哪儿。我说,做电信的。这时候他说想看我洗下面,我说不行。我开始洗头,他说你还洗头啊?我说,不洗头那叫洗澡么,这不是来洗澡的么?他又趁机摸我下面,我说,你别乘人之危啊。我两只手都是香波泡沫,抽不出空来,他占尽了便宜,放开了摸。我说,这样可太差劲了,他说我帮你洗下面么。洗完了头,他站在那,一直定睛地看着我洗,我说你怎么不洗啊,他双眼深深地说,看着你洗,呵呵。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冲上心间,我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忘情的狂吻他的嘴角。他也光着身子抱住我赤裸的身体,两个人舌头勾结在一起,在喷洒的淋浴中激吻。。。我感觉心跳的很激烈,不能自己,吻完了,我望着他,他也望着我。突然他按住我的头,示意我给吻他的下面。我拒绝了。。。稍后我开始洗下面,我叫他转过身去。他说,都这样了,还怕啥?我说你转过去嘛。他说,好,好,好。然后我开始洗,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一抬头发现他正在那低头看的聚精会神的,我说你什么时候转过来的呀。他嘿嘿坏笑了两声。洗完了,我们各自围着浴巾走进房间,上了床。我的长发湿漉漉的,乱蓬蓬的,飘了下来,我说用头绳系起来,他说不用,就这样好,显得野味十足。他躺在那里,突然把我转过身来,高喊一声,来!他把我的腿挪到他头那边,我的嘴正好对准他的下面。。。他扒开我的下面就是一通狂吻,很快我浑身就酥痒的像千万只蚂蚁爬过。。。

过了一会,他射出来了,喷到我脸上和乳房上到处都是,他拿纸巾帮我擦了。我就说有点累,休息一下。

我们躺在同一个方向, 盖着被子。我说,我不想和别的女人分享你,我每次看你找别人,心理都火冒三丈。他不以为然地说,哎呀,就是个性伙伴么,你搞的这么紧张干吗。我说,我不管你找什么的,你既然来找我,我受不了和别人分享你。他说,你要找个男朋友,这样你也有所寄托。我说,不是这样的道理,我找男友是另一码事,我不想和任何人分享一个属于我的privacy。他没说话,静静地听我说。我说,我好几次都想你和分了,既然你要到处找,我不影响你了,但我可以选择退出,这样总可以吧。他突然眼睛盯着天花板,眼神深深的,表情也很严肃。我坐了起来,大声和他说,我给你两条路: 你可以去外面找,但我和你就断开;你如果想和我,就不能找外面的女人。他还是望着天花板一声不吭。我突然哭了。。。我说,你这样我很伤心。。。他转过脸搂着我说,你别哭啊,你这样弄得我也于心不忍。我坐了起来,说,你听好了,你实在要找别的女人,我quit,这样不就行了么?他不说话,就是看着天花板。我转过身去,开始沉默。他说,你主要是身边没个男友,所以找个寄托。我说,你不要扯到我的终身大事上来,这不是一码事。他说,如果你有家庭,你肯定就不这样想了。我说,你有老婆在家里,天天给你做饭做菜的,你老婆如果在外面这样乱来,你能允许么?他说,其实我能理解哦,如果我老婆真这样的话,我们可以3p,只要她肯,我没问题。我说,痴人说梦话!他说,我真的这样想的,我不在乎女人和别的男人有过,也不勉强女人找别的性伙伴,来者不拒,去者不留。我说,那我干脆问你,如果我明天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你心理没感觉?他突然眼神愣住了,本来他探起身来试图接近我和我说话,一下子他楞在半空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他说,你如果找别的男人,我也不会反对,但你要注意安全。我说,什么安全?他说,要带套。我说,你每次都不肯和我带套,为什么我和别人就要带?他说,因为我了解你呀。我说,什么话?咱们才认识几天,你了解我什么。他说,我也不敢说有多了解你,但我大致能有个直觉印象。 他说,你人很老实,不是那种女人。我说,你还看这个。他说,总要了解一下伙伴的情况吧。我说,这怎么判断啊。他说,因人而异,你这种越是极力反对直接做的,其实越没事; 而那些一上来就说做的,我肯定不敢,要带套的。他说,我觉得你很单纯,老实,所以我放心哦,对了,你还弄那些乱七八糟的帐号来试探我,每次都被我拆穿了。。。你呀。说到这,我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赶紧扭过头去,他也笑了,说做亏心事了吧,哈哈。这时候我们暂时忘却了刚才的争执。他一把,把我拉到他身上,坐在上面,插入我的体内,好大好粗啊,这么大个玩意就进去身体里,太糟蹋人了也。我突然感觉有些刺激,有些感觉,他扶着我的腰肢上下摆动,每次我都发出叫声,他问我,你是疼,还是爽。我说,爽~!他让我停在半空中,他用下面狂顶着我进进出出,好爽! 我不停地大声喊叫着,身子要痉挛了一样。。。然后他说,好累啊,停了下来。他说,从后面做!他让我趴在那里,抬高我的后臀,从肛门里插入。他每次顶我的后面,我总觉得什么东西顶的很疼,说不出怎么回事,就是很疼。。。每次他一进来我就往前躲,他喊我说,你别躲我啊,别躲我。这时候我回头,看到右边有个镜子,镜子里,一对圆润的臀部,和一个男人跪在那,我这时候才发现一个意想不到的景象:

一个美貌端庄的男士,大大的眼睛,严肃的表情,正凝视着我的下体,从未有过的肃穆,正深深地望着我的下面。。。镜子里一幕,令我感动。。。

他突然把我翻过身来,从正面做, 这样感觉好些了,但我已经没什么生理上的兴致了,就让自己做吧,他剧烈的抽动,像火山爆发似的,终于到了高潮,射完以后,他依然躺在我身上,好一会才起来。。。

结束后,他一看表,惊呼一声,都8点半了!说要赶紧回家了。他穿好衣服,我也穿好了,这时候我很想拥抱他一下,我走过去,把他搂在怀里,双手环绕在他的后背。他突然用力地推开了我,推开我的时候,我正好头朝着右边,对着卫生间的镜子,镜子里我看到了他神情严肃甚至有些焦虑的望着我。这个镜头,让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早些时候和我开玩笑的时候说,开的房间留着到第二天早上,他要继续sex,因为花钱了他要充分使用,所以出门的时候,我问他,明天早晨你还用这个房间么?他一脸严肃的说,明天上午我会很忙,可能来不了。我说,这可是你的钱啊,你处理我没意见。他说,这样,你可以先留着,然后明天如果我来不了的话,你再开车来退掉。我说,那何必呢,要退就现在退了。他说,那好吧。我说这可是你的钱啊你想清楚,他点点头说,退吧唉—-我这时候彻底凉了。。。

我在车里坐了一会,才启动发动机,他的车就在离我的车4,5个车位的位置,我开出来以后,发现他的车还在,他也在车里坐着。我迟疑的望着他的车,但只能开走了。等开到家附近的时候,我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压抑在心底,简直让我难以呼吸。我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我已经预感到这次开房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了。

我漫无目的地在家附近开着车。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但就是觉得不对,心口很堵,不停的回顾着今晚的一些镜头。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慢慢地回顾着今晚的约会,我觉得问题是出在他最后的那一推上了。。。我仔细地品着那个动作,如果没有那双焦虑而严肃的眼神,我可能真的不必介怀了; 如果他先是搂住我,然后再推开,我也不必介意。

第四章:争吵

第二天起来,我看到他按照正常时间10点半上线了。一直到下午2点多,他没给我发过一个消息,没说一句话。积郁了一个晚上的堵塞,加上他上线后看到我在线也毫无反应,我终于有些抓狂了。我故意和他聊了一些无关的话题,他陪我聊了几句,后来我找了个借口说我要rape他。他笑了,说你有这本事么?被女人rape,我求之不得呀。我说,今天下午就叫你体会一下被rape的感受。他说,不行! 我下午做实验,老板在这。我说,你觉得这谎言说到第三次,还有效果么?他说,我今天真的要做实验。 我说,哈哈, 事不过三,前面两次都差点给了电影院还有餐馆了。他说,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说,不是我不信,而是你有前科的人,没法让我信。他说,不理你了,我做实验去了。我怒吼到:“要做就今天做,今天不做以后就别想了,咱们一刀两断!”他说,你这样就不好了吧,我没说不和你做,我是说今天不行! 周末我可以挤出点时间陪你。我冷笑到: 上个星期,你好像也说是只能周末出来陪我,不过,那是因为你本来打算在上周的今天去和"另一姑娘"去看电影!今天你又约了谁了? 请别再跟我play game了。他说,我真的没约人,我真的要做实验。我说,我不管,我今天就给你两条路: 想证明你的清白,不管你有没有实验,你自己想办法挤时间; 如果你挤不出来时间—不管你忙不忙,以后咱们都break掉。他说,你这样是何必呢。 以后有机会啊。我说,一三五和匪兵甲,二四六和匪兵已?这就是你的多情生涯?他说,你可过分了,我说了今天、明天、后天都没空,周末可以抽时间来陪你。我说,我没法再信任你了。他说,你不要这样武断,每个人都信自己的感觉,但往往出错。我说,这样,我们break。他说,你要再这样胡闹,老子可要骂人了啊!我说,你骂啊,你跟我约hotel的同时,还在和别人QQ聊天!你跟我说没空,却约了别人饭后去电影院!我他妈的还没骂你,你舔着一张烂脸,骂啊! 我接着!他突然笑了,说,你冷静下来,好么? 我这周确实没空。我说,我和你讨论的不是有空没空的问题,你证明给我看你的可信度!他说,老子怎么证明?我说,你想办法挤时间啊。他说,我再说一遍,我今天、明天、后天都没空!我说,我也再说一遍,咱们break !他语气软了下来些,说,你现在太冲动了,先冷静下来,你不要随便给我做武断。我说,咱无话可说了,就这样break了!当时我觉得他根本毫无诚意,所以我认定了要分手。

星期五的时候,我想起来我有一个3年没用的帐号,那个是我生活中的朋友看到我上线的时候会问候的一个帐号,我登录了一下。登录没多久,就看见有人申请加好友,就是他的MSN。我很诧异,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就通过了他加好友的请求。他上线第一句问候就说,看到你贴出来的msn,就加你了。我说,你好。他说,你这个帐号似乎很久都没登录了。我说,在另一个机器上,才想起来登录。他说,你想找性伙伴么?我说,想啊。他说,你有男友么?住哪里?我就装模作样的和他聊了起来。我问,你今天忙么?他说,还可以,等会有点事要做,你电话多少,我有你电话就够了。我说要电话干吗?他说打给你啊。我给了他另一个手机号。他马上就打过来了。我没接。他问,为啥不接。我说都是周围同事。他说,那等什么时候同事走了再打。我说,你这么有耐心呀。他说,我是个耐心很好很温柔的男人,而且我还很帅,你想看我照片么?我说想,然后他又把那个土老冒的照片发了过来。我也发了一张网上瞎找来的女孩照片给他。他看完说不错啊就是模糊,看看你的胸,有没有全身照?我说,没有。然后我引出别的话题,和他聊了起来,聊着聊着,他突然主动说了一段话:"前几天跟我做爱的一个女人就莫名其妙发彪,有天她想做爱,我说我没空,她就怒了,不停的push我,说我肯定找别的女人去了,说要是没时间就不和我来往了,呵呵"。我当时和他聊的是别的话题,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说明他没意识到这个女人是我,我也知道他背后说我坏话了。

我劝他说,"你不喜欢她就无所谓了"。他说,“有些方面还是觉得不错的,做爱的时候也挺温柔,不过就是这点性格让人不舒服,本来不过是性伙伴阿,弄成一种责任一种义务就没意思了,没时间还得非陪她不可,这个对老婆也不能啊,哈哈!你呢?你的性伙伴怎么样?”。我说,“你和她不再来往了"?他说,“恩,不知道,她说他要和我stop here了”。他接着问我,"那你准备啥时候让我去你家?"。我说,看时间安排啊。我说,你来我家,做客还是做爱?他说,如果是做爱呢?啥时候做爱呢?我说,“忽然想起来,那个和你发飙的女人也没说错呀,你这不是在找其他女人么"?他说,“呵呵,说没说错完全没有关系,先不要说我找你是在她说要和我stop之后,就算是在之前,我都说了我没时间,她还是一定要push,这个我没法让步”。我说,“这个,要换个角度去看,她猜疑你找别人的时候,你找了就不能算她的错,本质是你找了,之前之后都一样。他说,“什么角度都不可能接受,就算是老婆,明明没时间还发蛮也不是一件让人喜欢的事情,更何况是相对松散,追求轻松一些的关系。如果对方没时间,我一定不会强求,而对方强求我,一次两次可以凑合,长此以往就无法收拾了”。我说,“你和这么多女人做过,对女人心理还是一无所知”。他说,“好比她猜疑的时候我没找你,她就在胡猜,认为我有时间,我不需要知道女人的心理”。

第五章:避孕套

就这样,说着说着,他越说越来劲,我也开始失控了。到最后,他问我,你怎么这么大火气啊,别人的事你管那么多干嘛,说说你我吧。后来我们都开始失控了,他也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我也说了很多,他最后也明白了那个人就是我。后来我发了短消息说,你的避孕套你拿走。他说他不用,留着给我。我说我没有男人,不需要。他问我:“说真的,你还打算使用它么?”。我说,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他说,女人真怪啊。我说,我看走眼了,是我自己不好。他说了一句,faint。

后来他和我约好星期四下午3点到我家附近把避孕套取走。星期三那天,我注意到他msn在线挂着,但交友9和交友8上面的ID,平时整天online的,突然从下午5点以后就没上线,直到晚上8点半以后才重新上线。我一下子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呵呵,明天和我见面,今晚还去和别人开房!好哇,你不是想玩游戏么?那我就陪你玩个游戏。

我给他发了一个短消息,全文如下:

“你是个喜欢玩游戏的人,所以这次我认真地陪你玩一次。

你不用和我约会,也不用做出让步,什么都不需要做,你只需记住一点,游戏有很多种,你玩你想玩的,你有你的规则;我也玩我想玩的,我也有我的规则。

以前我没有玩过你,因为我珍视你的背后有一对含辛茹苦的父母,把你培养成人,送到中国最好的学府去读书,又出国深造。我以为你是一个勤奋上进,钻研科学,与人为善,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男子汉,所以,我以前的几次都是“行君子之礼”。但经过你的多次声明,我明白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你是个神经粗,心眼大的人,对人世间,无所畏惧,这个世界,没什么东西能让你痛苦和难过。我没理解错吧。我突然明白了:我对你以前的尊敬和呵护,其实仅仅是一次令你自我感觉陶醉的工具而已。你从我这里找到了自己英俊的影子和魅力的再现,你很酷。基于对此信息的解读,我坚信我这个游戏,你也应能体现出“无动于衷”的壮举。就这样,拭目以待。”

他看了我的信后并没回复。晚上9点多,我打了电话过去,问他在哪里,他说在lab。我说,你别编了,你刚上线。他不耐烦地问,你找我到底有啥事?听到这样的问话,我简直怒不可遏。我说,你真行啊,今天看这个,明天还来看我。他说,我就不能出去买点东西啊?我说,你当然可以买了,一个大老爷们在非周末花3个小时shopping,你去的不会是Walmart吧,今天是不是thanksgiving啊?他说,你要是争论这个,我就放电话了。我说,你放吧。他马上挂了。

这个时刻,我心里又难过又风怒。我做出了决定不能让他这样轻松walk away。我用手机发了一个短信给他,说:“今天晚上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他马上回了,用英文说,why you keep enjoy doing this? 我回了,我说没有人会enjoy doing this,是你keep hurting me。他说,我怎么hurt you了,我只不过觉得我们不suitable罢了,你认为这是hurt? 看完这句话,我相当震惊和意外。我看了好几遍确认我没有看错。我说,给你15分钟你上MSN来说。30秒之后,他在msn上发了一个“?”。

我说,你终于肯talk了。
他说,你以为我做爱去了?
我说,别装了。
他说,我跟别人喝咖啡去了,我没必要骗你,我比你先认识她,不过一直没做爱,她老公要跟她离婚,所以过来喝咖啡了。我不能理解你这样对自己和对别人能有什么乐趣?
我说,你真的想知道答案?
他说,你发飚的时候,我完全不能理解。
我说,在我告诉你答案之前,你敢对天发誓你这几天没有去勾引新人么?
他说,没有很大尺度的勾引吧。另外,你不是说跟我break么?那照理说就算我今天和别人上床,也不算hurt你啊?何况还没有。
我说,你这是默认了你还在寻觅,是吧?你后半句的潜台词就是说,我算个老几居然敢管你,是吧?我算哪颗葱,居然管到你头上了,我真不知天高地厚!我没理解错你内心的想法吧?
他说, 我就想知道你的逻辑,为什么你觉得我是在hurt你,从一个客观的角度,你觉得我对你有着怎么样的obligation?
我说,你在床上答应过我的,我在hotel里明确和你提出两个选择。
他说,这个没关系了吧?不是已经stop here了么?
我说,既然你这样讨论问题,丝毫没有诚意,那我就不用为你着想了。人,如果太自私,会有苍天报应,也许我是那个被派来的使者,现在我把你要的答案告诉你。
他说,我没觉得我自私,我觉得我和你走不到一起,为什么你觉得走不到一起就是自私,是对你的hurt呢?
我说,这个是你今天首次提出来的,以前你没有,甚至昨天你都没有这样说过。你在狡辩—你从来没有说过和我走不到一起,而是今晚才第一次说出来这样的话。
我说,你昨天还在和我调情,还希望把避孕套都用光。 我第一次和你争吵的时候就提到过,别愚弄我的智商。
他说,但我很清楚地说过,我觉得我如果让步,就是让你陷得更深。
我说,你现在觉得自己让步会让我陷得更深?! 哈哈,天大的笑话!
他说,不错,现在我知道了,你不会陷得很深,你只是在斗气
我说,你居然都不知道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一直在让步!一直让到今天!这个世界,有没有感情是另一码事,但公正和公平的游戏规则,一定要有。今天晚上,我就把以前所有的不公平,全部兑现到你头上!
他说,我想知道,你觉得我要怎么样你才觉得是对的?要我怎么做你才觉得你是happy的?游戏规则我一开始难道没有让你知道么?
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是游戏规则么?我证明给你看看你给我的规则是什么。你刚认识我的时候,你的确提出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如何走,但绝对不是你今天描述的这样:“我还指望和你长期来往”—这是你说过的原话吧!
他说,对啊,我是想跟你长期来往阿,但是长期等于忠诚么?
我说,长期不等于忠诚,那么你是说,你当时就告诉我了,你星期三和我做,星期五和别的女人做—我是在了解这个真相的前提下和你交往的?!你是这意思吗?!
他说,我没有啊。我和你以后没有和别人做过啊。
我说,你不要在搞文字游戏了!我就问你一句话: 你当时有没有告诉我,你会和别人同时进行? 我有没有知情权,这个你先说清楚!从那以后,你每天都在联系新人,包括几个我的ID,你和她们说一样的话,做一样的事!你从一开始就制定了一个很tricky的游戏规则,你叫我遵守,我傻乎乎地听了你的,结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去别的女人家里,要和她们做,你有没有跟我讲清楚过?
他说,好吧,就算你现在证明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那你希望怎么样呢?怎么样能让你不这么郁闷?好像在hotel之前,你从来没有提过要求说我从此以后只能和你吧?
我说,我没有提过,是因为我不知道你是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重要的是你知道你自己一贯的作为,所以你没有给我知情权!
他说,那是因为我们对partner的认识不一致阿。你不相信我,你可以随便去网上问,sex 版也好,交友版也好,你随便去问一个男人,要求和你做朋友+性爱的人,你能不能期望他对你忠诚,我以为这个是非常by default的事情,但你却认为不是,觉得我一开始没说出来就是故意骗你。
我说,你对得起生你养你的母亲么?你母亲知道你在外的所作所为么?你有种告诉她老人家吗?
他说,那你母亲知道你么?这种个人生活属于我自己的选择,我唯一对不起的,也只有我老婆一个人。
我说,你口才很好呀,都能狡辩过去,哈哈。 我服了你!
他说,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呢。我就不能理解,你为什么在一开始会期待我和你的关系是忠贞的,我对我老婆都不忠诚阿。
我说,是啊,你有胆量叫你老婆知道么?我告诉你,你现在的家庭和睦,不是真正的和睦。你觉得我很烦,是因为你老婆不知道你在外面的这些丑事,如果知道了,其实不需要我来烦你。你的和谐生活建立在一个虚假和欺骗的前提下!她不知道这些事情,她如果知道了,今天晚上就不是我和你吵了,这才是为什么你只觉得我烦,不觉得她烦的缘故。如果我不知道你是这样的时候,我也不会和你计较呀!如果你一开始告诉我,长期伴侣不等于忠诚,你依然要在周三去找别人,打死我都不会去见你的,这游戏公平么?
他说,这个游戏规则难道我不是一开始就让你知道了么?对不起,也许你不是很清楚这个游戏规则的真正的含义,但绝大部分人是清楚地,不信你随便找人去问问我当时自我介绍的含义。
我说,你可以做个实验! 你把这个真相认真地和每一个和你做过的女人说出来,你看看她们的反应!
他说,我不用作,我以前的经验已经告诉我结果了,我没有遇到过问题。
我说,你以前的经验也告诉了你,你老婆没对你发过飙—这能说明什么?
他说, 你不信的话去你去问你最好的朋友。甚至有些女人在刚刚和我做爱之后,会问我和别的女人做爱的情景。
我说,我说的是她们不知道你和很多女人同时进行,不是说你和你以前的女人。你有种就在一开始挑明了说,你是并行处理性伙伴的。这件事,如果你还是以这样的态度来面对,你还认为你是对的,那你去对自己的母亲说,你有和多个女人同时做爱的权利;你对那些女人说,你有和其他女人同时在约会的权利;你对你的妻子说,你有在外面随意交欢的权利—你做得到这三件事么?
他说,我没认为我对,我的总结是,我自己以为我给出的信息足够你做出判断到底要不要和我玩,但可惜的是你没有得到这个信息,于是产生了冲突。我不想证明我的无辜,我只想问你,在发现我们这个冲突以后,你觉得我现在要怎么做,你才会觉得算是对你公平了?
我说,你就是一个低贱的猥琐男!如果一个女人能包容和很多别的女人同时分享一个男人,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悲剧了。你是女人,还是我是女人? 女人的心理状态我不如你了解?
他说,你找我谈的目的是什么?
我说,我做人有始有终,现在就是叫你明白,我对你不客气了。你真行,你最早就给我扔出一个条件,叫我无条件做到的一件事:“我在家时不要给我打电话,感激不尽:)”—这是你最早和我提出来的吧。
他说,嗯,我深表感谢
我说,我从认识你到今天,任何叫你不愉快的事,一件没做。现在你告诉我说我从一开始就误会了你的意思。我们为了你找别人的事,吵过不止一次吧!们那几次吵架都是白吵的?那时候我还时没理解你的意思?
他说,你能不能直接一点,你希望我现在怎么样吧?我就是觉得你今晚上和我说这么多,肯定不只是来声讨我的。
我说,就是告诉你,你会一辈子都记得我
他说,我本来就不会忘。
我说,你不会忘记的女人太多了,我说我要让你记得我,这个是有特殊含义的。
他说,呵呵,我不知道你究竟想做什么,不过呢,你做什么我都无不能阻拦你。如果你选择做一些你认为对你有好处,能让你自己开心的事情,我显然是没办法让你不做的。
我说,呵呵,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别到时候来杀我就好了!我一介书生,待人善意,竟遭如此戏弄。
他说,又说到戏弄,你怎么老觉得我戏弄你呢?
我说,今晚你开车过来取走你的避孕套。
他说,今晚?
我说,对,现在!
他说,实验还没完。
我说,既然这样,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个避孕套我要退给你,你不要,别怪我到时候不客气了。
他说,我今晚上没什么时间,所以最多也就是见你拿了东西就走,如果你想谈别的,我明天下午可以过来。
我说,你取走你的东西,然后滚蛋!
他说,我不知道,我觉得你不应该仅仅让我来拿东西这么简单。
我说,你不是一直在问我如何叫我不郁闷么?我一看那个避孕套就心慌。
他说,好吧,如果这个让你满意的话,我大概还有半个小时试验结束。如果你一定要我来拿,那我等会过来在哪里找你?
我说,就是你第一次来接我地方。

第六章:第二次车震

后来他过来了。我们在车里发生了争执,从口角到肢体。他说,我很少对女人动粗的,你别逼我动粗。我说你动啊,不用和我商量,他也没动。一会他说他要报警,我说你去报,我就怕警察不来,就怕知道这件事的人太少!他出去做了一个拨打911的姿势,在外面站了2分钟又回到车里说,我不想把事情闹大,我真的不想闹大。我冷笑了三声。。。我说,今天我敢半夜出来见你,就是抱着豁出去的想法,你随便动粗,随便报警,奉陪到底。他坐在那里,眼睛望着窗外,沉默不语。我说,第二次见面,你说我呆,说我找不到男人,说我出来找一夜情的,你可以啊,那是做完了之后你说的吧,做之前为什么不说?!他依然望着窗外,继续沉默。。。我喊到:“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我之间的这档子事,是我要来找的?是我要来找你的?!你的良心还在不在”?他还是望着窗外,一语不发。我说,你不是嫌我呆么?嫌我技术不好么?嫌我不会做么? 我今天就做给你看看!你不是要看3p,要看自慰么?我做一个给你看看。他说,今天不行了,都这样了,还怎么做!我说,自慰呀,你不是最喜欢看自慰表演么?他说,这不对劲呀,看你这气呼呼的。我说,你如果有血有肉的话,就该知道半夜11点,我这样出来见一个这种关系的男人,是豁出命的。他突然扭过头来,定睛地望着我,一脸的严峻,神态早已失去了往日的俊秀,只有一个枯干瘦弱的黑黄色脸颊。我突然按住他的头,狂吻他的嘴。

刚才他一直躲避我的kiss,突然间他接受我的狂吻,就像在hotel那样,我看他闭着眼睛,回吻着我,吻完了,他用手轻抚着我的长发,颤抖地,轻柔地说,以后呢?以后你怎么办?你不吃亏么?我说,今天就说今天和以前的事。他说,我要考虑以后了。我说,杞人忧天了,以后的事,谁说的准。他说,那不行,以后的事,得弄清楚。后来我们又吵开了,他突然暴跳如雷地喊到,我老婆在家等我,这么久不回去,她会害怕的!我说,你怎么撒谎成性呢。你明知道要过来,不给自己留出时间余地么。他说,我出门前告诉他往家里赶呀。我说,那好,看看电话记录,你出门前只给两个人打过电话,一个是我,另一个是她。他说,我在msn上告诉她的。我说,事到如今,你还在耍诡计,无聊啊你。他说,你这样耗着到明天早晨也没用啊,咱们都冷静冷静,明天下午我来找你,明天有的是时间谈,好不?我说,几点?他想了一下说3点。我说好。他说谢谢!

第七章:第三次车震

第二天他给我发短信,问我在什么地点见面,我说随便。他说,找了个Starbucks。我在msn上说,这个地点不合适。他说他觉得在咖啡厅谈话很正常。我说,去那里做什么?他说,为我们以后的事情做个了断阿。

我说,你昨晚不是成功逃脱了么?你编织了一堆的lies就为了escape!
他说,我现在和你谈,不是keep my promise么?
我说,我老实巴交的,你对我有一身的本事,蒙我糊我耍我 你怎么不敢选在私人场合呢? 你怕什么?
他说,因为我从今以后的生活要在阳光下,这样比较好。
我说,啥叫阳光?你有过阳光么?你也配?
他说,以前不阳光,现在开始呗。
我说,哈哈,你今天还在迷恋jiaoyou网站吧。
他说,难道做过贼的人就一辈子都是贼么 ,我去看看你有没给我发帖子,给你发了一个短信你没及时回。
我说,有些人是带着前科三进三出的。
他说,以后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我就是和你做个了结。
我说,今天如果你想谈,我不在公共场所,如果你要在公共场所,我没兴趣。
他说,如果你这样的话,那就不算是我break my promise了。
我说,你怕成这样啊。
他说,呵呵,不是怕,我觉得没必要。
我说,既然公共场所,那去你office谈不是更好吗。
他说,我昨晚想明白了,就是我们再这么继续下去对双方都没好处。说真的,你说你就见过我三次,前后的交往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个月,就这么一点点经历—无论这中间有多大的不愉快,和我们的整个生活比起来都是微不足道的。我们都还年轻,以后的日子比起这个要更重要的多。我觉得大家move on 才是对彼此最好的选择。如果你觉得为了这短短三次见面,几个星期的经历,要mess up 大家的生活,你觉得这样值得,我也没意见,反正我父母亲亲戚什么的一直知道我是个混混,我也不算太让他们失望,呵呵。
我说,从你昨晚耍尽花招为求脱身,就知道你在干什么。
他说,我尊重我昨天做出的承诺阿,愿意和你见面谈,但我不认为一定要在私密场合。我是让你选则,我觉得我这样给option是有诚意的,而你明显是有别的想法,要把事情搞复杂,我觉得我不能遵从。
我说,那我去你office谈好了,我对天发誓,MIT lab都是私人家属可以去的,甚至可以带小孩子过来玩。
他说,office是工作的地方,聊private的事情不适合,大家都在work,我和你在争论一些莫名奇妙的事情,不合适。
我说,怎么又成了private事情了?既然是private,为何你提出在公共场所啊?我看不明白这前后的逻辑是否match。
他说,你在胡搅蛮缠。
我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光明正大的呀。随你的便,你可以选择不谈,总之,我给你答案就是,要在公共场所就是你office,要么就去私人场所。
我说,昨晚你还没玩够word game?
他说,我想谈,keep 昨晚上的promise,我提出不会跑了,一定会和你见面,现在我做到了。
我说,好,我现在就去你office
他说,我随便你啊
我说,我马上出门。
他说,反正你不是来见我,你不用跟我汇报。
我说,你office地址给我。
他说,我为啥要给你。
我说,不给我,我上哪找去。
他说,又不是我要你来我office,我干吗告诉你?你没有100万,你有10万吧,都给我好不好?你怎么这么幽默呢。
我说,4点以后校园内停车免费,我4点以后到,如果你不在office,我可以找你同事去叫你,就这样。
他说,对不起,今天下午晚点我比较没空,我会去打篮球,找不到我的话希望你不要太失望。
我说,你可以出去玩,你去打篮球吧,我没意见。
他说,恩,这个是你的选择。

4点02分,我出现在他的cubic,他正好出去了,过了一会他回来的时候看到我站在他的椅子旁边—你能想象出他的表情么?我没有被自己的行为给镇住,倒是他的脸色反过来把我给惊到了。他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是惊的。。。一脸惊恐,是一种完全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事情的那种惊恐,我甚至能感受得到他脑子里似乎是当头一棒,因为他脑子晃了两下。我们走出大楼,他用着颤抖的声音说,你。。。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有劲么?我哈哈大笑说,“有意思,有劲"!他此刻好像和平时那副能言善辩的形象有些不符,多了一份深沉和凝重。。。在门口,我笑着对他说,你不是去打篮球了么?他说,我没去。我说,你去打吧,我不用你陪我了,再说,咱们好像也不存在谁陪谁了吧。他丝毫没有去打的意思,站在那,一动不动。我说,我过来看看母校,回顾一下学习生涯。。。他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说,哎呀,鸟语花香,校园依然美丽啊,我心澎湃,我心激昂啊。他木然的望着我,眼里只有一丝疑虑。我说,你不是不信我能来么?他说,我信我信啊,你误会了吧。我说,得了吧,我没有你office地址,我找不到你在哪里,你不是要去打篮球么?他没说话。突然,他跟我说咱们去散散步吧。我说,这地方怎么不行了。他说,人来人往的都看着你,我无所谓,你不怕人家看你么?我说,其实我更无所谓,但散步是个good idea,可以呀。他带我到处走了走,问我,心情好点了么?我说,确实,校园这么漂亮,好多了。他转过头来说,你赢了!我说,what?他说,现在的你,彻底占据上风了,你赢了!我笑了,他也笑了。他说,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了。我说,这句话非要在这个时候才说,你说,人是不是有点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他说,我决定了改邪归正。我说,这肯定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这是我造成的。你今天msn上那番话说的是以后不和我来往了,是么?他说,我以后不再找女人了,这不是你的问题,而是迟早要出问题,没有你,也会有别人。我说,本来这话听着没错,但你的切入点出了偏差。你今天在msn上强调的是你和我的关系,你只说以后不和我来往了,根本没提倒其他人,就打个比方:你一直说的是,不再偷张三家的东西,但你没说你不偷东西了。他眼睛深深地望着我,突然忍不住扭头笑了。我说,这么一个严肃的话题,就这么好笑?
他还是笑而不语。

我们一路走,一路聊,我不时地提醒他,去打篮球了。期间他的手机铃声响了几次,他悄悄地按掉了。我说怎么不接电话,谁打来的啊?他说不知道,不想接。三次电话进来,他都按住了不接。我说,咱们去你lab看看吧。他说去那里干什么呀?我说认识一下你同事啊。他说,有意思么?我说,我都来了,还能没意思?他说,我要回家了,你要去你去。我说那好,我自己去,你怎么还不收拾回家啊?他说,我在走廊里站一会不行么?我笑着说,行啊,你站着吧,我进去认识一下你同事。他说,我和你一起进去。我说,那我就不进去了。我说,现在你信我说过的每句话了吧?他说,我信! 我要是早知道你这样,我肯定不会找你的。这句话像针一样的扎痛了我。我望着他的脸,看来不放血,是不能见到内脏的。我说,给你两条路:
1、去你车里。
2、我去和你同事打个招呼,时间在今天,就是现在,你选一个。

他说你去我车里干什么呀,我不想再犯错误了,我已经痛改前非了!我说,我不管你怎么想,怎么改,这是你的事,我今天就这么deal了。他说你要找我同事,我不拦着你,你去找。我转身就进去了,他也跟着进来了。看到一个老头在收拾走廊,那天是星期五,我们走到他lab旁边的时候,发现lab锁门了,他说完了,包包拉在桌子上了,只能周一上班时再拿了。这时侯他的同事还没走,在隔壁的办公室里。我说,你回家吧,我在这休息一会。我走过去问那个清洁工老大爷,这个lab几点开门,大爷说半夜1点。说完我扭头一看,他已经走了。我估计他是不是回家了,我也跟着走出大楼看一下,结果没想到他正手扶这玻璃门,正在在专心偷听我和大爷的谈话。我说,你干嘛呢?他说,等你出来啊,给你开门。我说,你真好心肠啊,谢谢!但是我还要和大爷再聊一会,这个门,就不用你开了,今天你这个绅士风度做的太足了!他无奈地走了出去,我回去走廊里转了一下,大爷说,地面很wet,叫我小心别摔到。我说,好,不影响你们工作了。

出来以后,我看到一个令我很意外的景象,他一个人耷拉着脑袋,坐在对面大楼的台阶上,把头深深地埋进双腿里,在思考着什么, 一脸的沮丧。那副神态,挺让人觉得可怜的。

我用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他猛然醒过来看到了我,我走了过去,说,你怎没回家呀?他不吭声。我说,怎么样,想好没?是去你车里,还是去你office?他说他在想以后。我说先把今天的事儿整了,去你车里,去不去? 他说那明天呢?我说明天我可不过来了。他说,后天呢?我说,后天也不过来。他说,大后天呢?我说,我也很忙啊,咱以前也不是天天见面的呀。他说,那以后怎么办?我说,你现在这种局面下问,谁都没答案的。他说,我改邪归正了。我说,你要改,跟别人改去,今天跟我没这个rule。我说我回车里取东西,他马上同意送我去车里。到了我车里,拿了避孕套,我说,走吧,去你车里。他说,我的车距离这还有段距离。我指着前面的parking lot说,你的车就在那里,要不要我开过去证明一下。他猛然一惊,不再说话了。我说,上车吧。他上了,到了他熟悉的那个lot的顶层。我说,行,就在我车里做吧。

从头到尾,他没有主动碰我,我说你今天怎这么不主动啊,以前你不是动手动脚的么?他说我根本就不想做。我说,昨天你和她做了没有,他突然笑了,说,没有。我说,你敢对天发誓么? 他说,我对地都敢发誓,但我还是看得到他脸上那副陶醉的笑容很明显。不过,这次做爱,我还是头一次有了感觉,我这发现他那活儿还是很硬郎的。这次做的时候真爽,以前的都没这么爽。

他做的时候一会帮我用嘴做,一会用手做,弄的我短时间里好几次高潮。刚开始他下面硬不起来,我主动给他口交了几次,就逐渐硬了起来。我突然看到他的表情带有一副得意的笑容,我说你舒服了?他笑着说,生理上。我说心理上呢,他脸上就收敛起笑容了。

他对着我横冲直撞的做,确实比以前都爽。但脸上是一副怒气的样子。 做完了,他气喘吁吁的说,行了,咱们谁也不欠谁的了,一笔勾销了。然后他说,你很要强啊,我说什么意思?他说,我姐也很要强,这是"褒义"。 他喘着气说这么一句:"你如果就想要这个的话,根本不用动气,非常容易的事"!

一开始我们亲热的时候,他小声问我一句:你今天是来斗气的还是来做爱的?这个问题一下把我给难住了。我说,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做的过程中。他在车里突然发脾气了,当时我们都赤裸裸的,我不喜欢这么被打断,所以我就没有像下午那样争执。他说,他听到我用了"以后"这个词,很生气,还说,算了,我不管了,你愿意去office闹就去闹吧,我拦不住你,我也不怕了,随便你怎么闹,死就死。当时因为做到一半,我不好僵持,就说,咱就这一次了!他说答应我了?我说,恩,答应你!

做完了,他说了一句话,”我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女人被rape以后会郁闷了”。

他这么一说,我有点感觉guilty了。我突然大哭,说,我今天是有点过分了,但我不是有意的,你再三地刺激我,伤害我,我已经忍无可忍了。他推开我说,我不怪你,我只怪我自己,我相信每一个女人,把自己真实姓名告诉她们,结果我现在像个傻B似的,在这任人宰割,都怪我人太好了。

他愤愤地下了车,临关车门的时候,说了一句,你先冷静一下,等心态平和以后,过段时间,咱们再谈谈。 我没有回应他,只是呆呆的望着前方,没有目送他的远离。

第八章:结局

第二天,我用我第二个msn上线,看到他也在线。我问他,过的怎么样?他问,哪一位?我说,曾经和你有过浪漫关系的。他说,哦,不记得了。我说,还想么?他说不想了,然后他就把我这个帐号删除了。

第三天,我用第三个msn帐号和他说话,他不理,一会又给删除了。这样我只剩下我的msn的主帐号,就是他最早加的那个帐号,和他保持联系了。

最近这个星期他在MSN上贴出来title是:"悲剧了,遭报应了!"

8月底,他回国了。

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签证被check了。我说,什么时候批,他说不知道。我说,其实我早料到这个事了,就是没来得及和你说。他说,我要出门了,就下线了。

前几天我忽然有几分想他,就跟他说,好想你,什么时候回来?他说,不知道。我说,为什么我就做不到一个月之内和新的男人在一起呢? 他说,move on。我说,为什么你就能3天之内和两个女人做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他说,"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this anymore, sorry", 然后就不再回应了。

上个星期,我发现我的主帐号也被删除了,然后他把他的jiaoyou8的帐号给设置成隐私模式,这样我再也没办法知到他是否在线了。

就这样,我的故事讲完了,就是这些了,你有没有什么评论?她看着我听的呆在那里,就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胳膊说。我被她一碰,才突然回过神来, 心里一惊,原来她还有这样的经历。我仔细打量着她的脸,她脸色红润,眼角湿湿的,似乎刚才流泪了又风干了。她说,你看我做什么,你帮我分析一下吧。

"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强求不来的",我说。

"但我想了解他的心态,从头到尾的变迁,这个故事最后怎么回事了,我也不是很懂,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结婚,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也是很意外的,就说后来找去他office那次,你觉得刺激到他了么?"她又问。

"那是当然,你去他office之前他还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呢,你去了以后他就知道一切都完了,能不震惊吗?男人因为这档事损失家庭损失事业的例子还少吗",我回答道。

"那你觉得这件事在他心里就算完事了吧?"

"他还会来找你的"

"没有这个可能性吧,他不是说了move on么?"

"嘿嘿",我诡笑了下说:"人生的旅途就像一个人走路一样,也许碰到不错的风景,可惜当时不懂珍惜,过了几年后突然回忆起来,就想回头再去看看!"

"过几年,我都老了,心也死了,你觉得他现在还能想起我么?"

我说:"你越是想抓紧一个东西的时候越容易失去他,你经过这次,肯定心情不是很好,不过过段时间你会想明白,离开不代表失去,相聚也不代表得到。你给他他想要的自由的时候,他才不会因为害怕失去自由而离开你。我听出来你可能以前没有多少恋爱或者ons的经验,把这些看得很重,表现的也稍微有点偏执,偏执没关系,如果是真心的话那就是对爱的执着了。"

她说:"我有时候就好奇,自从这件事以后,他脑子里能想起我么,还是根本不去想了?"

我看到她一副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的样子,稍微有些不快,就说:"别想他了,你为什么会同意和我ons?"

她也回过神来,笑呵呵的望着我说,我看了你在mit上发的那些帖子,那篇"十年性事目录",还有那篇"关于ONS"直到最近的那篇"约好了去4p",你简直和他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我对你有了兴趣。

我说我比他要年轻啊,床上技术显然也比他强哦,看你刚才兴奋的好像要虚脱了一样。她突然红了脸,说,你们这些猥琐男,糟蹋了那么多小姑娘,还拿出来炫耀,太无耻了。

我说:"谢谢,无耻对我来说是褒义词"。

她又说:"你们这些猥琐男这么热衷于一夜情,到底是为了什么?逃避爱情吗?爱情那么美好,为什么要逃避?"

我说:"不是逃避,是不想当了爱情的奴隶而已,何况可以玷污和毁灭爱情的东西太多,一个谎言,一点不忠,一次误解就足够了。爱情太弱不禁风,生命力太差,而一辈子的的时间太短,可能精心培植,细心呵护的感情最后却被发现不过是个假象,而海枯石烂坚贞不渝的爱情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持久。生活本来就很辛苦,谁有精力每天承受悲欢离合,谁又敢轻易结下海誓山盟?爱情就像新鲜的食物,稍微不仔细保存就会腐烂变质,并且包装上还印着一个保质期。一夜情就不一样,一夜情轻松没有负担,带来的只有快乐,短短一夜,往往却留下长久的记忆。一夜情是瞬间的爱情,片刻的温存定格在那里,这才是永恒的正真含义"。

她默默的听了,良久不做声。

我打破了沉默,问她:"那你你是不是也会缠上我呀"?她笑了下说当然会,你床上功夫这么好,哪个舍得放你走。我听了哈哈大笑说那太好了,我本来就不想回纽约呢,纽约那破地方,人都没有灵魂呢,来来走走的都是一副副空的光鲜外套。她说,可是你不是有家室了吗?老婆怎么办?我说,感情破裂了啊,离了就好。她说,那么容易离吗?我说,怎么不容易,爱一个人就远离她,恨一个人才和她结婚,我现在谁也不恨了,可以走了。你喜欢做爱,那我一定可以满足你呢,我也喜欢做爱呢,要每天做,不停的做,一直做下去,裸体死到你怀里都开心,,这下你总满足了吧!"

她又沉默不语了。。。

我拨开她放在我胸上的手说,让我出去门口吸点新鲜空气,等下我回来我们再继续做,今晚要做7次。(全文完)

写于2010年9月17日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