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的禁欲经历(转载)

博主按:此文由ilovebf网友写成,原文发表在这里,前面也有转载过她的另外一篇文章,感谢她再次同意转载。

目录:

(1)硬币的两面
(2)起点
(3)冲突和利弊
(4)艰难的旅程
(5)收获
(6)结束语

正文:

(1)硬币的两面

一个网上的朋友是WISDOM的名ID,聪慧平和,在我禁欲动摇的时候和我聊天,介绍我去佛教的活动中心,并建议我把成功禁欲的经历写出来。我并不是宣扬禁欲是最好的生活方式,只是看到有些同样是HYPERSEXUAL的人受欲望的困扰,我这种笨笨的解决方式,或许可以为他们的生活提供一点平静的天空。而那些不是HYPERSEXUAL的人,读我的体会,或许对性能有不同的看法。

天涯一个帖子提起穆斯林阿萨辛派“让杀手们在执行任务之前饮用足够的麻醉剂,然后将他们置于人工设置的天堂,杀手一醒,发现,哇,有享用不尽的美食,还有足够的美女供他任意娱乐,真以为到了天堂,美女们把杀手灌醉,等杀手在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又到了人间,在强烈的幻灭感之下,杀手们执行刺杀任务往往能有奇效。”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性爱让我最害怕的,以前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形容的感受,原来是幻灭感。

作为一个HYPERSEXUAL的女人,容易兴奋和高潮,在连续不断的高潮中进入一个另一个世界,似乎什么都是完美和无比愉悦的,性爱结束之后回到琐碎的现实世界,发现天不是那么蓝,花儿不是那么摇曳妖娆,人也有些乏味。强烈的对比,让我在性爱无比愉悦的时候受到死亡的诱惑,想用死亡把无边的快乐变成永恒。受到死亡的诱惑,让我吃惊,因为性爱带来的是愉悦,逻辑上说不应该和死亡联系在一起,怀疑是因为自己的性格不够阳光,容易忧郁。后来在塞版和几个男HYPERSEXUAL聊天,他们童年快乐性格阳光,也提起“死了算了”,甚至说希望和我在床上作乐,死在床上,我才认识到死亡诱惑和性格关系可能不大。

HYPERSEXUAL之间提出上床,如同邻里见面问“吃了没有”一样普通,也不觉得“一起上床”和“吃了没有”是相差很大的问候语。我通常忽略“一起上床”的建议,但“死了算了”的想法确实让我有一番思考。我的性伴比较少,幸运的是有两个HYPERSEXUAL而且技术高超的,当然也有普通的(可能是好男友,但不是好性伴)。我和体质普通的做到及其愉悦的时候,会对他说,“这么快乐,真的不想结束,可惜总有结束的时候,不如我们一起死了吧。”体质普通的通常会停下来,眼睛大睁,惊异地望着我,“我不想死。”和这个相对比,和同样是HYPERSEXUAL的伴侣进入欢乐的巅峰之后,我提出“不如一起死了吧”,得到的回答是,“好,做爱的时候死掉,是很美妙的事。”

死亡的诱惑让我怀疑性爱,毕竟真正健康的行为不应该让人有自杀的倾向。虽然只有到无比愉悦的时候才有离开这个世界的欲望,但愉悦和死亡挂钩,理智想想,这种愉悦是不是和罂粟美丽的花朵一样呢。

让我远离性爱的另一个原因是愉悦的巅峰让我洞察了空性。很多HYPERSEXUAL的人性欲无法满足,而且是越做爱越饥渴。在追求和获得愉悦的高峰之后,再次落到欲望的深谷,难以自控,欲火焚身。越获得性,越感觉缺乏性,得到如同失去,越得到如同失去的越多。这种经历,多年来给我上了一堂深刻的哲学课,逐渐意识到满足欲望未必有满足感,而禁欲未必会更加饥渴。

(2)起点

在正文之前,先澄清朋友们的几个疑问。首先,我不是佛教徒,没有皈依三宝,只是喜欢读禅,读佛经的讲义,比较信因果轮回。佛经之外,我还喜欢道家的《庄子》,向往自由自在御风而行。其次,HYPERSEXUAL是先天的,和道德水平没关系,不一定乱睡,就像性冷淡的人不一定比你道德水平高一样。HYPERSEXUAL有忠诚的,而性冷淡也有出轨的。同时我严重怀疑TIGER WOODS不是HYPER,因为他好像追求数量而不注重质量,只是拿HYPER作为脱罪的借口,而HYPER的人没有高质量的性爱会很难受的,必不做爱还难受。下面开始写正文。

“起点”是禁欲历程的开始的地方。为了说清楚选择禁欲的一个重要原因,有必要讲讲自己以前的情形。如果你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或者非常保守对性有罪恶感,建议你先喝一瓶啤酒,有点晕晕乎乎后再读这一节。

HYPERSEXUAL在我的身上体现为,不需要任何刺激,有时候是兴奋的。比如在图书馆做题的时候,没有任何原因的HORNY,觉得手指的血管都在跳动,有时候下面有点湿。那时候以为大部分人和我一样,总是欲火焚身,以为大部分女人常常DIY有时想QJ男人。以为大家都要抵制性欲,而别的女人从来没有表现出来。以为大家掩盖得很好,于是我也掩盖得很好,导致后来有些男人竟然以为我是性冷淡。

刚到美国的时候觉得有自己的房间真好,可以肆无忌惮地DIY。那时候博士课程很重,我又没有勤奋的习惯,觉得做数学题很无聊,着实难过了一阵。期末复习的时候,倚在床上边复习数学边DIY,才觉得无聊的数学是可以忍受的。DIY不影响复习,只有在高潮的时候才放下书,高潮结束后继续复习。DIY无聊的时候也会不用手指或玩具,仅仅通过幻想达到高潮。

约会的时候,如果和体质相当的男人在一起,自然是很快高潮,喘口气休息休息(男的没有停下来),继续高潮,如此循环,从不数高潮多少次,直到耗尽体力。那时候如果男的也高潮了,休息10分钟,我会提议,“继续?”他会欣然同意。或者我不提议,他也会提议。这种经历给了我错觉,以为大部分人高潮后都会建议“继续”,以为大部分人前面的几个高潮都是热身,后面的一个小时才是主题。当然如果超过三小时,我会觉得很累,不愿意继续了。我作息非常规律,偶尔的不眠之夜都贡献给了性爱。做爱每次高潮很多次, 到后来觉得次次高潮很乏味,于是尝试做爱不高潮,延迟满足的后果是更加强烈持久的高潮。

后来遇到体质普通的男人,让我疑惑了很久。比如男人会很猴急地要上床,我一面奇怪为什么不按心理高潮的步骤挑逗,一面以为他确实很HORNY ,做好了大战至少两小时的心理准备。结果半个小时他高潮就停了下来,10分钟后,我建议“继续?”, 而他手脚无力地说不能再做了,睡觉吧。我很不明白地望着他,觉得他非常任性,想做爱就做爱,不想做爱就不做爱,不考虑我的感受。就像一个人叫我出去陪他长跑,急急地要求马上去跑,我陪他出门,刚做完热身运动,他就要回来。这只是一个让我疑惑的例子,还有很多别的事情,让他们误解我,也让我误解他们。

我HORNY的时候会焦躁不安,做不了任何事情,严重的时候心情会低落几天。如果和另一个HYPER做爱,几个小时以后会更加HORNY,理智基本崩溃。 HORNY的时候想法也出格,比如家里正好有个还过得去的男人,虽然总能控制住不表现出来,我会有QJ男人的想法,心里很纠结很难受—到底动手还是不动手。当然我从来没QJ过任何人。再比如觉得脱衣舞女是个很好的职业。比如会看点及其变态的小说和录像。除了不和别的女人抢男友/老公,不乱伦,不背叛男友(如果有男友的话),其它道德底线都崩溃了,发现从一个保守家庭长大的“老古董”变成了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3)  冲突和利弊

HYPERSEXUAL把我推向了一些冲突,如果不是HYPER,我恐怕永远不用面临这些选择,也不用面对真实的自己。冲突的两面或强或弱,经过比较和思考,我做了禁欲的决定。在详细地写这些冲突之前,我先谈谈自己开始考虑禁欲的机缘。那时候我和一个hyper约会,当作未来男朋友约会的(直到今天我从来没有只为性而约会)。我们床上很合适,如果在周末,我们先吃饭,到9点多的时候回我家或他家,有时我给他挑脱衣舞,然后开始前戏口交和做爱,直到凌晨2、3点。早上8点多,我在性兴奋和高潮中眯开眼,原来他在给我口交,我想醒来,可在兴奋和高潮中醒不来,和做性梦一样。他也可以多次高潮,从来不软。我们在一起挺自然的,我对自己的裸体不害羞,他也很放松。比如,一次淋浴的时候我要他在我面前自慰,他开始有点儿不好意思,迟疑了5秒,于是一手玩我的胸,一手自慰,很快就高潮了,他很会控制自己的身体。

可我们在床下没法相处,我说他为了性和我约会,他说他喜欢我,还说我是为了性和他在一起,实际上不喜欢他。为了证明他不是为了性,他到我家搂着我一晚,没有挑逗我也没有做爱,这对床上很合适的HYPER来说非常不容易。总之我们没有在一起很久就分开了,我很伤心为什么总是找不到男友,静下心回想挑的约会对象,都是好看的不粘人的,如果分手不会纠缠的(和童年的创伤有关), 顿时明白,虽然我觉得自己在找男友,心底里是奔着性伴去的,太糊涂了。我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生活有长期计划,做事有短期计划,曾经用《富兰克林自传》中的方法列出10条想养成的习惯,贴在墙上,每天对照检查。我不能接受自己因为做出那么糊涂的事,并且性爱的风险也很大,开始决定静下来,分析自己的现状,分析自己处在什么冲突中。

第一,HYPER对选人又很大影响。感受性感愉悦的顶峰之后,我总是希望再次回到顶峰,不然会觉得有点失望,于是选约会对象的时候考虑过他有没有到达顶峰的能力。到达顶峰需要用心理高潮,我通过吃饭时候的闲聊基本可以知道他懂不懂心理高潮,懂心理高潮的通常也持久。如果外形好,教育水平相当,懂心理高潮,我基本决定和他上床,当然这种人不容易遇到。因为对性格不注重,我潜意识里没有长久的打算,希望不被纠缠,于是喜欢独立的不缠人的。明白了性爱对选人的影响以后,我决定在选人时少考虑性爱,从性格出发考察。(结果是选了些长得一般,床上我只能做陪练,自己无法满足,事后发现性格也不太合适的男友。和不HYPER的男人在一起,自己才热身人家就结束了,比禁欲还头痛,还要装作很喜欢的样子。现在想起那些男友,觉得很亏,倒是外型好床上好的现在不觉得亏。今后要是再找男友,一定要找个HYPER。以前那些男友,算是我为符合传统做出的牺牲。)

第二,美国确实很自由,但这自由我承担得起吗?我在一个及其保守的高知家庭长大,记得大二时在家闲聊到某个朋友的男朋友,父母板着脸说,“在家里不许提男朋友三个字。”因为家庭教育我很保守,大学朋友们都叫我“老古董”。出国以前想着到国外没人管了,一定多睡几个。到了美国才发现,有了乱睡的自由,却做不到乱睡,不按传统的方式约会,很容易内疚消沉。自由无边无际的时候,会触到真实自我设下的边界,而没有自由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传统,毕竟是多年来父母教育老师教导形成的观念和习惯。这一份沉甸甸的自由,我握在手里很久想了很久,决定放下这份自由,接受传统不乱睡,才能够坦然地生活。为了更好地说明传统和自由的冲突,引用以前写的一段。

“我是一个不彻底的人。读巴金的文章,看到他的不彻底和由此而来的种种挣扎,似乎就看到了自己。如他所说:“我知道我不过是一个过渡时代的牺牲者。我不能够避免掉这一切,完全是由于我的生活的态度。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青年,我生活在这个黑暗的混乱时代里。因为忠实:忠实地探索,忠实地体验,就产生了种种的矛盾,而我又不能够消灭他们。。。。。。我只是一个极其平凡的青年。”我没有生活在乱世,而是生活在异国,但我和巴金一样,忠实地探索和体验生活。人生只有一次,绝不能因为害怕和愚蠢而让时间白白流走,于是我挣扎、反抗、欢笑和哭泣。巴金说:“然而不管这些错误,我依旧要活下去,我还要受苦,挣扎,以至于灭亡。””

“一方面我喜欢追求肉欲的欢愉,认为婚姻制度扼杀了肉体的快乐,一方面不愿意违背中国的传统。碍于自己的传统观念,我决定和自己的肉欲作斗争。”

(那时候还有点恨嫁,现在想开了。)

第三,做爱很快乐,但也有后果。即使找了好性伴,也不能减轻欲望,没有做爱的时候非常难受,但在外面还要装出很平静的神态,比没有性伴的时候更痛苦。此外,性爱的风险很大,虽然避免怀孕可以通过避孕药和套套,但是口交可以传染很多性病。纵然因疾病而死的人很多,但我不希望死在无法启齿的性病上。特别是在网上看性病的资料照片,越来越害怕。和美国好友讨论后,她建议有新性伴时都去体检,于是我特地到疾病防御中心检查,没有问题,总算放下心来,把检查收据放在钱包里很久,提醒自己不要随便上床。

第四,总想着做爱,头脑不清醒。老祖宗说“欲望深则智慧浅”,非常有道理。我喜欢自然科学、逻辑、哲学和历史,性爱让我把这些都抛到一边,精神生活贫乏了。希望少和男人纠缠,少想这些事情,可以多做点儿有意义的事。

想来想去,觉得性爱利小于弊,无论如何也要从性爱的诱惑中抽身而出,恢复自控力,恢复清新的头脑。下一步是如何实现禁欲。

(4)  艰难的旅程

刚刚写下“艰难的旅程”,不喜欢别人知道我软弱痛苦的地方,于是删掉这5个字,又觉得需要真实地面对自己,确实是艰难,那就承认了吧。不过你不要同情我,不喜欢别人的同情。在实际生活中我活泼开朗调皮乐观,掩盖了内心的一些痛苦,喜欢独自承担,这也算是射手座的特点吧。乐观的射手会认为, 禁欲虽然艰难,但没有纵欲难受,算是两害取其轻。

那时候和HYPER的性伴藕断丝连,决定开始禁欲,需要不见他,即使一起吃饭也不可以,不然一定会到床上去。他那时候对我也不关心,说我不喜欢他。今天想起来,我确实不喜欢他,虽然他也是博士生,但聊天没意思,他看世界不深刻,喜欢和他做爱,不喜欢和他聊天。话说回来,即使我真心喜欢他,他也未必会关心我,和他自己的性格有关,一些人有爱异性的能力,一些人没有,他属于没有的。当然我爱异性的能力也不强,虽然对男人关心照顾,但是不会在心里接近男人。既然决定禁欲,给他发了个邮件,说你这么个不冷不热地态度可不行,我们还是别打交道了。他立马开车到我家,和我聊天,他一件衣服也没脱,我的衣服倒一件件褪了下来,用手指把我弄得欲仙欲死,然后开车走了。于是和以前一样见面做爱。

我通常花很长时间分析利弊才做一个决定,一旦决定,一定会坚持不懈,也算是射手座的特点。今天没把持住和你上床了,但是边上床边琢磨禁欲的事,明天可能没抵制住诱惑还和你上床,还是边上床变琢磨着禁欲,一个月以后可能就不上床了。后来我又一次提出不能这么交往,不要见面面。我删了他的邮件和电话,自然收到了他一封生气的邮件,但我管不了那么多,再好的性伴也不能要,不能继续在欲望里打滚了,从那以后再没有和他做爱,也不再联系。这么多年了,虽然删了他的电话,我还记得号码。可笑的是,我那些正儿八经的男友们,我现在都不记得电话,有的短期交往的连名字都忘了(鄙视下自己)。到纽约以后,觉得时间过了这么久,心里记得他的号码,又联系上了。到以前的城市出差,只要和他联系,他会请我吃饭。前不久出差,说好了吃饭,我要吃午饭,他要吃晚饭,鬼都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谈不拢于是没见面。

离开一个非常合适的性伴,对HYPER来说很不容易,哭了几场,不过既然经过认真的分析而决定禁欲,就应该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反正纵欲我也会哭的,从此决定和性欲对着干了。这么多年来大部分时间一个人,少部分时间有男人。常常一年不碰男人,有时候确实受了诱惑和人上床,或想符合传统找了男友,一旦分手又回到独自生活的状态,又回到躲避男性的状态,不会怀念以前的男人。

心里决定禁欲,行为上也有一些变化,对生活的各个方向都有影响。有意地离开男人,比如觉得男人对我的兴趣是一种负担,于是不主动和自己看得上的男人说话,对不熟悉的男人很冷淡的样子。但有些生活中的男人说我冷淡,相信在MSN上和我聊过的大部分男人有这个感觉, 不过喝我熟悉的男性和女性朋友们说我热情友好。再比如加入的是全女性的GYM。再比如穿衣服中性,不然心里觉得不安全。裙子多是膝盖以下的,偶尔穿短点儿的裙子如果在地铁上有人看,心里觉得害怕。我不是胆小的人,但就是怕性吸引,怕到了骨子里。

不约会不谈恋爱,有意避开男性,最大的问题是孤独。很多MM到哪儿都有男人帮忙,买菜买东西,一起吃饭爬山。我也喜欢这些,羡慕那些MM,但我一方面不想利用男人(特别是心里知道绝对不会喜欢上的),另一方面不想离男人太近惹麻烦事,所以选择做宅女。经常和一些朋友聚会,但朋友和那种朦胧暧昧的比,少了些亲切感。很好的朋友多是男性,他们常常向我倾诉些感情的问题,我也尽力开导安慰他们,可是我自己不能告诉他们我的问题,不能告诉他们,我是HYPER,确实不相信直男的抵抗力。到纽约以后,我非常幸运,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单身男人非常善解人意,可以和他聊所有的问题。他即使知道我是HYPER也没打过歪主意,时不时吃饭聊天,但从来不调情不出格,让我对男人多了很多信心。我们也相互知道对方是没法接近异性的人,云淡风轻地做着好朋友。

躲避男人也让我少有机会实现一个愿望。心底里希望有男人关心我照顾我,希望可以安全放心地靠在一个可靠正派男人的肩上,知道他可以为我挡风雨,自己也终于可以松口气。有这个愿望很多年,平时很少去想,把它藏在心里很隐蔽的角落,但它不时跑出来提醒提醒我。孤独的时候觉得夜空连着黝黑而空空的宇宙,星星自顾自地眨眼,月光照在摇曳的树枝上。在这个热闹的城市,我和猫猫在月光下作伴玩耍,想想昨天在中国的亲人是否也看到了这轮明月。

(5)收获

最大的收获是心境平和,觉得世界里没有男人,日子清静多了。可以按自己的时间表按排锻炼身体,可以做自己喜欢吃的菜,可以自己跳舞(学跳舞的人明白自己跳舞和别人看着的感觉不同)。我不喜欢吵架,不会有冲动的男人和我吵架。可以远远地欣赏各种男人而不觉得内疚,可以不假装欣赏一个男人,因为不HYPER的男人,我实在只有友谊而没有爱慕。现在想起来,在床上满足我的男人才能让我不舍,床上不能满足我的男人,即使我对男友礼貌体贴周到,有些男友还自得地认为我的人和我的心,可以不像以前那么关心我,实际上我心里有点无所谓。即使自己能装得别人都相信,但HYPER不想和对方上床,就是不爱吧。有闺密和蓝颜说我冷血,有男友说我对他很好但似乎仅仅出于礼貌,现在想起来,都是因为想遵从传统,忽略了性的需要,外面壳子看起来是个我爱对方的关系,里子是我盼着单身。是个教训,今后如果再找男友,不能忽视性的需要,一定要找个HYPER的,每晚至少一小时在床上,制定一个PROJECT OUTLINE,把要尝试要探索的都列出来,一项一项地玩,这也算我的一个心愿吧,如果不能达成也没关系,生活总是不完美的。

欲望重而总是不能满足,算佛教中的“求不得苦”吧。时间久了,明白人的痛苦多来自“求”而不是来自“不得”,于是很多东西看得比较轻。因为喜欢和男人保持距离,放弃过富有的单身帅哥,也放弃过身价几亿美元的商界领袖中年帅哥,也许很多年后会觉得自己傻,可是得到又怎么样呢?谁能从欲望的漩涡里救我,谁能给我的生活带来阳光,恐怕只有自己可以救自己。快乐是一种能力,不是男人可以给与的。明白了痛苦的根源,不断调整心态,今天也是一个喜欢笑、有很多生活乐趣的人,比很多年以前快乐得多。

因为自己经历很多痛苦和挣扎,所以对别人的痛苦很敏感,关心别人,得到了一些真心的朋友。同时因为很多年不和任何人说我是HYPER,有保守秘密的习惯,朋友们向我说了一些秘密,有些是很沉重的秘密,算是对我的信任。好朋友多是男性,和我谈的问题,没有和别人谈过,而和我谈过之后,慢慢也看开了放下了,人生走出了不同的一片天。在工作上,体谅别人的痛苦,即使不拍马屁,经过几年老板们知道我真心关心他/她,从来没有为难过我,给我带来很多帮助。几个专业的大牛经过多年成了我的好友,他们在工作上的帮助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我明白在美国,我不是孤独的,有人真心关心我。虽然联系得不多,一两个星期通一次电话,但是他们给我人生的规划,我以自己的经历不可能看那么远,可惜我不勤奋,对不起他们的厚望。他们甚至还在我做讲座出问题的时候安慰我,替我生气,太可爱了。我童年不快乐,一生在追求爱,虽然没有得到爱情,但得到这么多友谊,常常让我感动。

欲望怎么办呢?仔细地想了想怎么把这个麻烦变成好事。我的一个业余爱好是读心理学,虽然不太懂,但对我的生活帮助非常大。弗洛伊德说性是人基本的冲动,虽然现代的心理学界基本不相信这点,但是性欲的能量确实惊人,可以作为人生的巨大动力。如同汹涌的河水可以冲破河堤泛滥成灾,也可以发电造福于民。如果疏导得好,性欲可以让我受益。基本方向定了之后,我分析比较了几重可以用的心理防御机制(专业的心理学家可以纠正我),选了适合我的――升华。就我的理解,升华是不阻挠或转移本能,而是创造性地另辟途径把本能转化为可以与别人分享的美好事物。 比如同是色狼,有人做了偷窥癖而有人做了裸体画家,后者是升华。性欲打碎了我铁板一块的理智世界,把我拖进了不可知、很难控制的情感世界。因为性欲,国标舞中的性感舞蹈我跳得很好,表达了自己的欲望,又愉悦了别人。此外,可能因为欲望的冲击,我爱动爱跑,一直锻炼身体保持身材。因为欲望的痛苦,我竟然开始理解了诗歌,自己也写点儿小说抒发欲望(不过网上的女读者总说我太色情),在塞版写点儿理论文章练笔也有利于我平时写学术文章。因为喜欢色情题材,画画有了很多灵感。一次中秋节想画嫦娥奔月,我在网上找了很多嫦娥的画,发现没有喜欢的,最后对照PLAYBOY画了一个裸体的嫦娥奔月,当然朋友们没一个认出来是嫦娥奔月。素描的题材多是裸女,或者是一男一女。失落的 时候画点儿或灰暗或明亮的风景油画。今后有时间,想画点儿魔幻题材的色情。性欲得不到满足,食色性也,我用美食代替性,读了很多菜谱,常常请朋友们吃饭,平时自己的伙食也开得不错。如果没有性欲的苦恼,我恐怕没有足够的动力去了解文学艺术和烹调。

可以说路走得艰难,收获也很多,性格变好了,对人的理解对世界的理解多了很多层面。

(6)  结束语

写这个话题,是听从了wisdom 版的SEEU的建议。本来以为这个话题没有意思,不就是不做爱么,感觉没什么可写的,到下笔的时候才发觉有千言万语,才发现那么一个简单的不做爱的决定竟然和很多方面联系到一起,证实了SEEU确实是一个明智而有远见的人。本来担心在SEX版谈禁欲,有砸场子的嫌疑,要么没人理会,要么收到一堆砖头。又因为写很多真实想法,很色情很开放的想法,以为大家会把我当淫妇而鄙视我。事实证明SEX版是一个极其开明和友好的版面,很多朋友在跟贴里谈自己的感想,谢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有些朋友给我发邮件讲自己的故事,很多是HYPER写的,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HYPER在SEX潜水,也有一些写信的朋友不是HYPER但接触过HYPER,或者平时也受欲望的困扰。信里是一些很深刻很隐私的话题,显示出对我的信任,谢谢你们!

HYPER影响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不敢告诉别人自己是HYPER,怕别人误解我鄙视我。这次写出来,没有被骂,让我更加坦然地接纳自己是HYPER的事实,就像一个怕被抓的罪犯,忽然发现是个清白的人,心里顿时觉得轻松。又因为收到那么多的信,发觉自己不是唯一的苦苦为欲望挣扎的人,不是唯一的迷失过的人,觉得没有那么孤单。

有些朋友认为我的选择和行为不简单,我实际上只是努力控制欲望的HYPER中的普通一员,很多不是HYPER的人也为控制欲望付出巨大的努力。经过一个朋友的同意,我把他的邮件摘录在这里。

“我也是hypersexual。我曾经为这个问题非常的困扰,年轻的时候每天重视很难集中注意力。我干过很多夸张的事情,比如利用窒息达到快感,疯狂的寻找一夜情。就像你说的发泄欲望只会令欲望膨胀。慢慢的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发现身体的欲望往往来自心灵的渴望。你对现实不满,生活太平淡,想寻求刺激,想出人头低,想成功在迷茫苦恼中最后都变成下半身的发泄。”

“曾经和你一样禁欲,但是不同的是我找一夜情,出来见面,吃饭,最后在夜幕降临之前送她回家,什么都没发生。这种战胜自己欲望的快感,成就感教会了我怎么控制自己的欲望。10年过去了,我有个幸福的家,一个稍微冷淡的妻子,一个可爱的孩子。”

有人问我如何加入HYPER的群体,可惜没有这个群体,如果HYPER们有兴趣,我们可以建一个群体,具体什么形式,请大家提议。

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谢谢那些和我分享自己生活经历的朋友们。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