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梦无痕

都说老男人冷淡,其实他们内心包着一团火,一旦烧起来,可是要把整个世界都付之一炬的。

今年开始,感觉自己也老了,荷尔蒙的水平已经达不到塞版的平均线了吧,所以基本不用担心这团火会烧起来,安全有保障了,那我也跟风回忆一段往事吧。

我读大学的时候,遇到这个叫舒雨的女孩,她是我第一个家教学生。至于怎么遇到,又怎么样交往,我想大家也没兴趣听,我就这样一笔带过了吧。

我认识她这一年,她才16岁,是个纯情少女。我每个星期去她家里2次,教她英语和数学。

我每次去到她家,她妈妈都会煮了好喝的汤给我们两个人喝完,然后坐在一边给我们削水果,我就边吃边辅导她做作业。她爸爸是在政府里的一个小职员,每天沉默寡言,见了我就嗯一声也不说多说话。舒雨学业一塌糊涂,因为她心思根本不在学习上,整天幻想着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只要她妈妈一离开,她就开始拒绝做作业。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家教老师,舒雨不好好读书,一开始我还做做样子阻止,说一些“不好好读书以后嫁不出去”之类的话吓她,她都噘噘嘴不以为然。后来熟悉了以后,我也懒得假正经,因为我自己也很不喜欢读书呢。所以我们干脆都是闲聊。她妈妈偶尔会过来帮我们添茶水什么的,我们就装做在做作业,等她妈妈一离开,我们就继续有的没的瞎聊。

有一次我和她说:“人生16岁是一个坎,就像一块橡皮泥,16岁就基本捏成形状了。再往后就是修修改改的,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

她说:“你这什么谬论,那我今年才成形啊?你摸摸我耳朵摸摸我鼻子,哪个像刚成形的样子?”,她用手抓住我的手,往她耳朵上靠。我一下子心跳加快,血往上涌,她的手软软的细细的,里面包了水似的。我的手给她抓住,好像有一股电流从她手上传到我的身上,整个人给电的轻飘飘的不知道要做什么,下意识的被她拉着摸了她耳朵。估计我的脸很快就红的厉害,因为她看到我的脸,似乎意识到什么,赶紧把手放开。

还有一次,她妈妈给我们煮完汤以后出去办事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她,我想干脆直接帮她把作业做完。我做作业的时候,她一会去拿水果,一会上厕所,不住的来回走动,我说:“你有好动症啊?”

她咯咯的笑,说:“你怎么知道啊,我就是”。然后跑过来双手压住我脖子,要把自己支起来。我坐在椅子上,给她这么一压,反而不好起来,就用手顺势拉她的手,结果她就完全靠在我的背上了。

那会儿是夏天,我们都穿一个T恤,她这样贴在我的背上,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乳房,小小的软软的乳房,两个乳头突出来,挠的我背上一片酥痒。

这种感觉非常舒服,生理和心理都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接下来的几年当中,我和无数起他女孩有过肌肤之亲,可是这样的感觉再也没有过。我有时候想,如果人生就是一部电影的话,那这些美好的片段,我一定要剪辑下来珍藏,要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让人生的快乐最大程度的升华。

这样几秒钟,我还是假惺惺的努力甩开她,警告她再这样我可不帮她写作业了,她撇撇嘴,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

慢慢的两个人熟悉了,我也喜欢上了这个学生。每个星期就盼望着给她上课的那两天,总是提前一二十分钟就跑到她家楼下,那个时候,似乎连她家的那个小巷子,还有门口打麻将的大爷大妈们也突然间变的格外亲切,在她家附近随便转悠也能让我开心不已。

一个学期以后,她妈妈也更信任我,我说要去游泳,她说那带上舒雨一起去,头几次她自己也跟着,到后来就只有我和舒雨两个人去。

舒雨不会游泳,要我教她,我就托着她的腹部让她游,她一不小心呛了几口水,从泳池出来以后气的直哭,怨我没有好好的托住她。我就让她打我几下赎罪,她果然捏紧了拳头狠狠的打到我的胸膛上,打的我差点出不过来气。我痛的弯下腰,用手按住胸口,看上去非常痛苦的样子,她见我这样,反而慌了,赶紧蹲下来说对不起,问我怎么痛。我痛了一下不痛了,但是看她吓成那样,就故意多装一会,顺手搭在她肩上,说:“快,要人工呼吸”,把嘴凑上去要吻她。

她看我这样,以为我原来是装的,哼了一声甩开我的手,转身又开始凄凄的哭了。我赶紧站起来,上去拍拍她的背,后来干脆轻轻的抱着她,她也不再躲避,把双手揽在我身后,把头靠在我肩上。

很多年过去了,斗转星移,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可是这一刻像幻灯片一样印在我的脑海里,周围的背景都模糊了,图片里只剩下两个相拥的男女。现在每次我看到周星驰的“国产007”的时候,看到里面那个挂在墙上的那副男女相拥的照片,就会想起我和舒雨,算是初恋的一个情景,对别人来说是司空见惯,对我来说怕是不容易忘记了。

暑假开始的时候,我和舒雨成了很要好的朋友。一起的足迹踏遍了这个小城的很多地方,咖啡馆,校园,游泳馆,我们骑着自行车在林荫大道上互相追逐,卷起裤管在江边踩水嬉戏,或者是在月夜下的操场里散步,或者去学生街的小餐馆吃一碗麻辣烫。

可惜开心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晃一个多月就过去了,暑假就要结束了。这已经是大三的最后一个学期,很多同学已经开始联系工作单位,班上大家讨论的也是实习待遇,工作机会等话题,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宴席将散的气息。我虽然还没有什么职业规划,但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个小地方蜗居。

在大二的时候,我去校园边上租了一个民房,买了一台旧的洗衣机,给同学提供洗衣服务赚点钱。后来生意没有做成多少,但是这个“洗衣房”倒成了我和舒雨的小憩之处,每次去游泳之后,我们都会先到这个房间来整理一下衣服再休息一会。

有一次是艳阳天,我们两个游完泳回来,脸上身上都给晒的红扑扑的。舒雨说她累了要躺一会,我说那我也睡一下。两个人就都躺在床上。我给晒的晕晕的,就开了一瓶矿泉水喝一口,正喝着,舒雨随手就夺过来自己喝,我转头过去看她,她说你看什么啊,我就扑上去抢,舒雨转身躲,我干脆从后背抱住她,但是她还是把手伸的远远的尽量不让我够着。两个人扭打着在床上翻来翻去,水都撒在了床上和身上。

突然间我抓住她的两只手,转身压住她。我仔细端详她红润的脸,还有那稚气而叛逆的眼神,她急促的呼吸都喷到我的脸上,我也不回避,全都吸进自己的嘴里。她盯住我的眼睛,眼神里露出一丝无辜,又有一丝渴望。我终于开始疯狂的吻她,她闭上眼睛,迎接着我的吻,两个人舌头交织在一起,我恨不对吞了她下去。

我伸出一只手隔着T恤去揉捏她小巧的乳房,她的乳房虽然不大,却很饱满,捏起来很舒服。我离开她的嘴,去吸吮她的乳头。粉红色的乳头早已经立起来了在那里,我怎么吸吮也觉得不够,用牙齿轻轻的咬,用舌头舔,总之恨不得宣布两个乳房为私有财产,一天24小时的吸吮下去。这时候舒雨头扭到一边,咬着嘴唇尽量不发出声音来。

我的手继续摸索下去,伸进去她裙子里,她的下面早已经是一片汪洋了,连内裤都湿的一塌糊涂。有经验的男人应该都知道,小处女的下面摸起来很软,很温热,粘滑的爱水不断的出来顺着肛门流下去,连床单也给湿了。我轻轻的揉着她的阴蒂,一颗黄豆大小的肉点,不住的颤动。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扯掉自己的短裤,掏出来早已经很愤怒的小鸟。这时候小弟弟充血的厉害,好像一个很久没打仗的大将一样,迫不及待的就等着一声号响,上战场冲锋陷阵了。我拉着她的手让她去摸我的小弟弟,她一开始碰了一下,手像触电一样赶紧收回去,后来我坚持她抓住,她就紧紧的抓着,自己却闭着眼睛使劲把头埋在我的怀里。 我抓着她的手上下几次,一会快要出来了。我赶紧立起来,骑在她身上,用手在快速来回几次,对着她白皙的小腹和稀疏的阴毛,终于一泻千里。

完事以后,她一声不响,脸红的厉害,还是把头埋在我的怀里。我帮她擦干净后搂着她,再过了一会,两个人都困了,就裸着身体,不觉一觉就睡到了傍晚。醒来以后她一看表,说糟糕了她爸爸要回家了,得赶紧回去。于是两个人就赶紧骑车回去她家,我送她到楼下的时候,她突然问我:“会不会怀孕”?我说:“怎么可能,你别傻了”。

她说:“怀孕了你要负责”。

我说:“不可能怀孕的,又没有进去,你还是处女”。她半信半疑的,在我胳膊上使劲扭了一下,抱怨说:“都是你!”,然后上楼去了。

我送她回去以后,肚子饿的厉害,回学校的路上买了一盒月饼。拆开来吃了一个,心想剩下的下次拿给舒雨吃。可是谁能知道,这次竟然我是们的最后一见面,这盒月饼也就再也没有送出去。

大学的最后一年,一开学不久我们就给派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实习,等几个月后回来学校,舒雨却因为要高考了,没法再出来找我。她偶尔会打电话到我的宿舍里找我,我们会互相问一下学习的情况,我说我要毕业了,打算毕业后去广州找工作,她说她相信我去哪里都一定会成功。后来她临考,给我的电话也少了,常常说不了两句就说要上课去了,我总是依依不舍的挂掉电话。

05年的7月份我毕业了,去广州前想再见一次舒雨。可是舒雨高考后和家人去外省旅游,我打她家里的电话总是没人接。再后来我就去了广州,换了手机号码,几个月后找到一份工作,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工作之余,我总会试着拨打舒雨家里的电话,可是那个号码再也没有接通过。

几年后我从美国回去这个小城参加同学聚会,专门去她家一趟,可是舒雨家已经没人住了。我不甘心没找到她,就跑去敲她家隔壁的房间,敲了几家,都说不认识这么一个人。后来敲门的时候,隔壁一个女的听到声音,出来问是不是找一个10几岁的小女孩,以前住这个楼,我赶紧说是,问她知不知道她家搬去哪里了。她说这个小女孩高考以后就搬家了,具体去了哪里她也不知道,但是她妈妈偶尔还会回来拿一下东西什么的。我就写了一个条子拜托她如果见到舒雨妈妈的话就转交一下,我好好的感谢了她一番就离开了,心里却没有抱太大希望。

离开这个城市后的几个星期,我手机上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接起来一听原来是舒雨妈妈。我很不好意思的说我上次去学校,顺便路过她家里,就想去看看舒雨怎么样,结果没找到。她问了我现在生活怎么样,说舒雨已经大学毕业了,刚刚在医院找到一份工作,然后给了我舒雨的手机号码。

我挂掉电话,立即照这个号码拨过去,几声“嘟”响以后,那头传来“喂”。。。

我压住内心的激动,再听她说几次“喂”,在她即将挂了的时候,说:“舒雨”。

那一头的舒雨疑惑的说:“你不会是xxx吧?”

我说:“舒雨,你还好吗?”

她一听就沉默了,问我在哪里。我说我过两天就回美国去了,能和她联系到很幸运。她又沉默了一会,幽幽的问我,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两个人聊了几十分钟,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再像以前那样稚嫩和叛逆,换成了一种成熟和有礼貌的语气,聊着聊着,我似乎时空错乱了。

恍惚中我的思绪飞回几年前。她在电话的另外一端给我逗的咯咯的笑,我在电话机的这一头,蚊子不住飞来飞去,头顶上吊扇吱吱嘎嘎的慢转,闷热的仲夏夜,和心爱的人诉衷肠,时间暂时停止在快乐和幸福里。

关于 L

2 Responses to 春梦无痕

  1. 呵呵说道:

    特感谢班主分享这段记忆、替你开心幸福。

  2. 呵呵说道:

    你段经历是幸福的、非常值得回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