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ens of Eyes (转载)

此文由梦湖写成,让她稍微改改,她不改,那就先这样了。

—博主按

五月的南京,天气十分适宜,太阳照着身上不热,和风吹在脸上也不冷,完美的像是很胙的恋人终于被逗得破涕而笑,以身相许。春风得意,如愿以偿就是这种感受吧。  午后绿荫葱葱的南京街景在车窗外徐徐掠过,街道,楼屋,和背后的小丘山岭显得错落有致。视觉上既不是上海灯红酒绿亮丽的酒吧女,也不像北京那种宽大方正的纯爷们儿劲,倒像是慵懒大方的美人在小睡过的榻椅上半倚着迎接我们这些海归游子的到来, 矜持中仿佛在嗔怪道“何以此时才来呀?what took you so long?

我们下榻的套房宾馆,每一个都配有一主卧,书房带客厅,外加厨房,浴室。如此齐全的设施实实在在是离家又如家home away from home了。站在玻璃落地窗前,眼前正好面对广州路的体育馆,整个视野开阔无比, 一目了然。 身心顿时插上了隐形的翅膀, 飞出了屋子,在广场上空俯视了一番,一下又飞回了曼哈顿的摩天楼群skyscraper中,嘎然进了upper eastside自己的公寓, 抱起我一年没见的宠物猫咪咪,快速地给了她一个轻吻 ,她像往常一样嗲嗲得”咿呀”了一声, 邻居当娜Donna,依然酣睡, 乘楼下门卫毫无察觉,我又扑溯一下直上云霄,回到了广州路的套房内back to reality。

辗转街头,连接城中各区的快速道是美人们的轻盈小跑时飘逸的长袖腰带,不紧不慢中略带好客的兴奋。 省侨办的晚宴在一家顶楼餐厅, 窗外暮色朦胧,华灯初上,屋内谈笑自如, 亲切友好。 饭桌上最大的发现是巧遇多年不见刚到美国时就认识的朋友,而他的太太恰是前阵媒体风靡一时的“虎妈”的好友闺蜜,都是耶鲁法学院的才女加美女。 What a small world,地球真小是他的感叹, The world is fat, 地球村在缩小是我的感受。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进电梯从二十六楼去三楼咖啡厅早餐, 电梯走道前对面过来另一客人,眉目清秀,四十多岁,安静中含有一种深谋大略,有种朋友的感觉, 但又不认识啊。 一起进了电梯,不自觉地打了个招呼, 过一会儿电梯又进了个看似欧洲人, 我们没再说话, 却又一起出了电梯, 走进了三楼的早餐厅。 好朋友丹尼已经坐那儿,我们一起边吃边聊。 等纽约过来的领队大西(李博士)下来用餐,一介绍,才意识到刚才一起电梯下来的是我们纽约的朋友kenny.  难怪这么似曾相识。

当时在2008年,整整三年前也是五月, 汶川地震刚刚发生, 在纽约的华人在曼哈顿的亚洲中心Asia Society组织专场义演, 票价每位550美元, 用以捐助灾区。 因为晚到,记得昏暗中Kenny那次就坐在同一排的旁边位置。 后来大西他们又组织了上海来的画家高远以汶川地震为题材的油画展, Kenny以八万美元买下了其中最大的一幅, 画的是压在震后废墟里的小女孩。  而我则以五千美元买了高画家的”相拥”, 因为里面有太湖石, 让我想起太湖边的家乡。

我们都知道眼睛是镜头,它有一瞳孔,允许我们看见和成意识,从而知晓我们在三维的经验。有时镜头表面的视觉记忆不够强烈或清晰时,我们的大脑就无法提供正常的这是谁谁谁的辨知信息, 但是视觉以外的信息却依然存在。 你的身体可能会做出自己不自觉的反应, 友好啦, 亲切啦, 讨厌啦, 害怕啦。 一个人的存在,它不仅仅限于外表的视觉,它还包括三维以外的第四维–“时间”,存放着还有其他的几个维度的全部的信息。我们看不到, 感觉不到并不表示它们的不存在,好比手机信号真实可用, 但是我们肉眼并不能看到,身体也不知。

似曾相识Deja Vu, 一见如故, 相见恨晚,这些都是视觉以外的信息在默默地提示我们。 说到这里,大家是不是对瞬时的视觉感受开始有全新的态度了?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