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难忘的旅程

五一劳动节的这天,我乘飞机从上海去西安。

早上起来吃过早饭,刚好9点整。亲戚执意要开车送我去机场,我说那送到去浦东机场的磁悬浮地铁站吧,因为磁悬浮快很多。我们坐上亲戚新买的汽车,车子平稳的驶往龙阳路地铁站,从车窗看出去,只见鳞次节比的高楼大厦,花坛,树木,广场上晨练的人们和黄浦江上的轮船一一飞逝而过。早就听说了浦东建设很快,果然名不虚传。

9点30分整,我已经坐上了去浦东机场的磁悬列车。磁悬浮工作人员彬彬有礼的引导乘客,车厢整洁有序,一切都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

坐我对面座位上的是一个单身母亲,带了一对3,4岁的双胞胎小男孩,应该是趁着儿童节出游吧。两个小男孩长得有点像电影小鬼当家中的主人公,很可爱却也非常调皮。他们不住的乱动,一路上大喊大叫,让我不胜烦扰。

列车到400多公里时速的时候,两个小孩趴在玻璃上,同时大喊:

“火车飞起来了!火车飞起来了!”

她们的妈妈也指着窗外,顺着他们说:

“啊,火车真的飞起来了,看,火车飞的好高啊”

看到这一幕,我没忍住,脱口而出了一句话。这句话说出去后,我后悔的恨不得再把它给生吞了回来,我说:

“没飞起来啊,你看不到还在地上嘛”

两个小孩听到陌生人的话,嘎然止住不吵了,一起回头望着我。这个时候,小孩的妈妈也转过头来,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我。车厢里霎时间安静了。。。我只恨自己不能像奥特曼一样,双手放脸颊上,做一个可爱的表情,然后消失在空气里。可是我什么也不会变,只好耸耸肩,硬着头皮说:

“真的没飞起来,你看,还在地上的。。。”

半分钟后,列车到站了。我拉了行李快步走出车厢,上了旁边的电梯。身后的两个小孩依然大吵大闹,他们的妈妈一手拉行李,一边喊让他们别乱跑,乱成一团糟。

我下了电梯径直往一号航站楼走去。11点的飞机,我已经提前1个多小时了。时间比较宽裕,所以我推了个车子,不紧不慢的一边走,一边打量浦东机场,以及机场里的美女帅哥们。

一个50多岁留着小平头的男人,一只胳膊夹着一个黑色公文包,另外一只手里拿一翻盖手机,按在耳朵上,用方言夹杂普通话讲电话。小平头几乎是在对着手机吼一样,不知道是害怕电话另一头的人听不见,还是怕他周围的人听不见。反正他每说一句,强大的声浪,就拍打一下方圆20米以内的所有人的耳膜。

“朗个搞得幺,内个谁谁,让他去跑跑撒。北京这个行长,是我哥们儿。搞几亿没问题。。。。那个。。。你让小王去准备准备。。。农业银行的。。。你安排一下车子嘛。。。对头,奔驰,一定要是奔驰。。。对头,对头。就这样安排,中国大饭店,当然中国大饭店。。。这些事情还要我教你?就这样,快去办”

男人后边跟着一个175cm的高挑美女,手提LV的坤包,眼戴直径为10cm的墨镜,昂头从我身边走过,留下一路香水味道,这香味开辟出来一条迷魂通道,似乎要诱惑了每个误入其中的旅客了。

再往后面,是一个外国游客团,戴着小红帽的中国导游手拿着小旗子,神色自信的用中式英语,大声给老外讲解上海的种种传奇历史,引得几个老外不住的“wow”。周围路过的人们,无不对导游流利的英语水平,投来无比羡慕的目光。

我一路打量着路过的旅客们,不觉时间过得飞快,到东航F区的时候,已经10点了。

今天东航柜台前的队伍排的老长,大概有20,30米吧,饶了好几圈。其中大概有一半是唧唧喳喳的少先队员们,估计是学校组织的旅游团吧。

我找到队伍的最末,老老实实的排队等候check-in,一边无聊的摆弄我的iphone手机,把屏幕背景给设置成了Sora Aoi的清纯美图。

排我前面的是两个奔放的小萝莉,嘴巴一刻也不停的八卦她们班上的事情,毫不避讳我在后面能够听的清清楚楚。她们估计是看我一个老男人,对他们来说,可以当空气一样忽略了吧。只见较胖的女生说:

“你知道吗,xxx他妈的居然上次偷看我答案,妈的她也好意思,和xxx劈腿不说了,还勾搭xxx,不要脸的东西”

较瘦的女生说:

“对啊,我早就看她不爽了,太贱了,上次我丢了一个卫生巾,肯定是她拿去用了,简直极品啊。妈的,我和她一个宿舍2年,就没见过她买过生活用品,牙膏洗发水什么的都是拿别人的用,我们说了好多次她才去买一下,过几天用完了就又忘了。她每天晚上躺床上和她男人打电话,每次一打就2,3个小时,还一边嗑瓜子,把皮都扔进个塑料袋里,里面都是换下来的卫生巾和她擦鼻涕的纸什么的,压在床脚好几天也不扔,那个恶心啊。”

较胖的女生又说:

“听说xxx她男人还是学生会的呢,肯定是瞎眼了,找谁不行,怎么就看上这个极品,不就是身材好一点,会打扮一点嘛”

“就是,不说她了。哎,对了,飞机上不能带液体,你没带啥吧?”

较瘦的女生说:

“啊,我带了一瓶指甲油,怎么办?”

较胖的女生说:

“肯定不能带上飞机的,什么牌子的,给没收了可惜,不如现在涂了算了”

较瘦的女生拿了指甲油在手上,犹豫了几秒钟,说“好吧”,就从小包里拿出来指甲油,两个人开始涂起指甲来。我听到这里,本来想提醒他们,指甲油什么的应该可以带上飞机的,至少也可以托运,可是看她们涂的好认真,就没插话。

大概20多分钟后,两个小萝莉的手上和脚上,全都是粉红的指甲,和不太鲜艳的衣服和拖鞋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不禁让人产生幻觉,以为前面是20个红色的指甲组成的幽灵浮在空气里。

正在我跑神的时候,柜台小姐喊:“下一位”,原来轮到我了。

我快步上前,递上护照,一边嘱咐说:

“如果有前面过道的座位的话给我一个,谢谢!”

小姐看了我的护照,在电脑里敲了几下,却把护照换给我说:

“先生,你走错柜台了,你的是上海航空,和东航代码共享而已,上海航空在T2航站楼J区”

我登时愣住了,一看表,还有30多分钟飞机就要开了啊。

这个时候柜台小姐拿起电话,拨通了上海值机柜台:

“喂,xxx吗?请帮我把xxx的登机牌先打印出来,客人走错柜台了,马上赶过来,对,就这样!”

打完电话,值班小姐快速但是平稳的告诉我:

“出门左转,有一辆黄色的摆渡车去T2航站楼,上海航空在J列。过去直接去14号柜台拿登机牌,走值班人员通道过安检,快,不然来不及了。”

我拉起行李,刚才悠闲的神态一扫全无,什么电话男,什么眼镜妹,什么指甲小萝莉,统统都是浮云,我绝对不能误机啊!

再次和柜台小姐确认后,我头也不回的拉起行李,快速出门,左转,果然有一辆黄色的摆渡车停在那里。

10分钟后,摆渡车把我送到了T2航站楼的入口。我拉起行李,飞快的跑向J列。从入口到J列应该有200米这样吧,我拉着行李,也顾不上形象了,飞奔过去。

此刻,我只恨自己的腿不能变成两个车轮,只要一踩油门,就可以冲上七十码的速度。跑着跑着,我幻想着有一个更年轻快捷的我,从我身体里跑出去,超越我几十米,已经先代替我,去柜台办登机手续了。

等我气喘吁吁,双腿发麻的赶到上海航空的14号柜台时,那里的一个值班经理已经在等我了:

“是去西安的?飞机马上就要开了,登机牌已经帮您办好了,请出示一下护照就可以了”

我递过去护照,这位英俊的帅哥迅速检查一下,飞快的在我的登机牌上盖了章,然后把证件递给我说:

“请拿好证件,行李已经来不及托运了,带上飞机吧。我和安检那里打过招呼了,你直接去那边的工作人员的安检通道,要快一点,估计来不及了,你试试看。”

我接过护照和登机牌,来不及道谢,把一切谢意凝聚成一次注视,一秒钟后我已经飞奔在去往安检的过道上了。

安检处,一边的普通旅客队伍排了好几列,大家看我飞奔过来,都侧目朝我看,其中居然有和我一起坐磁悬浮的母子三人。两个小男孩看到我,指着我哈哈大笑,也要学我跑步的样子,给他们妈妈呵斥两声。我在大家的注视中,拉着两厢行李,跑到了空荡荡的头等舱旅客的安检通道。

取电脑,行李过X光,过安检门,全身检查,一气呵成,用时不到30秒,正当我暗自庆幸安检竟是顺利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先生,你这包包里是不是有一瓶酒?这个不能带上飞机,需要寄存”

听到这里我心凉了一半,离飞机起飞只剩下10多分钟了啊,怎么够时间寄存红酒。还来不及我做出回应,旁边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帮我安排寄存了。一个清秀的制服MM拿起对讲机:

“xxx,有位旅客需要寄存一瓶红酒,时间比较紧,你先给开一个单子,我马上过来取”

还没等我反应开来,小妹妹已经手拿了我的红酒,对我说:

“跟我来,快!”

我一路小跑,看着小妹妹一手拿着红酒,一手拿着对讲机,不断的和寄存处沟通需要寄存的红酒的品牌和包装,我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到了寄存处,果然单子已经开好了,我就在上面签了字,拿了收据。一边的制服mm帮我拉上行李箱,带我来到电梯口,指着楼下说:

“这里下去,右拐约50米,223号登机口,那里有摆渡车,我通知他们等你,快!”

我正要说声谢谢,只见她挥手示意我赶紧走。上了电梯我回头一看,她正在拿对讲机通知检票口。一个清秀的背影,一袭长发,我感动的不得了,在脑海里给她了一次热烈的拥抱。

走下电梯的时候我看表,离飞机起飞还剩6,7分钟了,过安检和寄存酒总共才用掉3分钟。

从电梯口去检票口大约30米,我想我是用接近光速跑完的。刚转过角落,就听到一个急促的声音:

“是去西安的?”

我说是。

她说:“跟我来”,一边走一边拿起对讲机:

“摆渡车,你现在开到哪里了?10号门?开回来,开回来。这里还有最后一位客人!”

随后另外一个mm撕了我的登机牌,送我到门外面的空地,等摆渡车开回来。

好在摆渡车刚刚开出去不久,很快就折返回来了。两个工作人员帮我把行李提上车,挥手示意我赶紧上车。

随即,车子开动了,我刚放好行李,正要挥手向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致谢,车子就风驰电掣的开往停机坪了。

摆渡车开到飞机脚下的时候,我一看表,离飞机起飞时间只剩2,3分钟了。车子一停,搬运行李的工作人员就上车,快速拿起我的行李,帮我提上了飞机,同时催促我说:

“跑几步,飞机就要开了!”

上了飞机,只见所有旅客早已经坐的整整齐齐,都系好安全带,就等飞机起飞了。两个空姐熟练的帮我找到位子,放好行李,提醒我系好安全带。

我坐好后,知道自己这次肯定不会误机了,心潮澎湃,感概万千。想起一路上帮我的东航柜台值班mm,上航柜台帅哥,安检mm,检票口mm,登机搬运行李的帅哥们,我一时间竟然感动的要痛哭流涕了。谁说中国人没效率啊,谁说中国人冷漠啊,事实胜于雄辩!

这时候,飞机上响起了机长的广播:

“旅客们大家好,我是执行本次飞行任务的机长。请大家系好安全带,飞机正在跑道上等待塔台的起飞命令,随时可以起飞”

2个小时后,飞机在轰鸣的发动机声中,起飞了。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