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危机

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帝国,现在生病了,病的还很厉害。2008年到现在,时好时坏,往往看上去好转了,其实病根还没除,过几天就又喊疼。美国的这场病,病根到底在哪里? 让我们稍微分析一下:

 

第一、创新能力相对不断减弱。

现代社会的特点之一,是信息传播非常便捷,其结果就是其他国家比以往更容易的追赶上来,因为不管啥东西,copy起来都很快啊。

这个有点像几个人赛跑,一开始比体力,结果美国人个头大,明显快,领先其他选手一大截。后来自行车发明出来了,美国人体力好,当然还是快,但是差距不是那么明显了 。再后来汽车也给发明出来了,这下美国人慌了,仗着自己学车早,技术好,还能苦撑几天。问题是自己的车子也老了,偶尔还熄火一阵子,其他选手虽然开的磕磕碰碰弯弯扭扭的,不过毕竟人家的车子新,包袱也轻,眼看就要追上来了,美国就着急了。

急归急,解决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等待一个突破性的,划时代的技术创新。现在大家都开车,如果你先发明出来火箭,坐上火箭飞奔,那其它选手开再好的车也追不上。所以技术革新是解决一切问题的key。

以往美国的技术革新很多都是从世界大战的时候开始的,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打仗的时候,社会的大部分资源都集中在了一起,容易出成果。例如没有当时的日本负隅顽抗,就没有原子弹,也就没有现代核能源及其附带的产业,现代人的生活怕是也要完全不同了。

鉴于此,美国这次所处的经济危机,搞不好就会end up于一场世界大战。唯一不同的是,现代社会,信息和人员的流动性这么大,国家之间,人、资源和利益等等互相交织在一起,很难打起来。如果一定要打,那有几个和国际社会脱节严重的国家可能会首先遭殃,显然伊朗和朝鲜符合这个范围。这次中东茉莉花乱局估计只是个前戏,下一步应该是伊朗,然后朝鲜,然后如果经济还没有好转,那只能是把中国也拖进来了。

 

第二、社会分配结构不合理。

美国的超级富翁在社会中占少数,但是却占据了很大部分的资源。他们消费的种类和范围有限,消费的动力不足,所以这部分的人所占比例越大,市场需求越低靡,经济就越差。中产阶级虽然有消费的欲望,却很容易因为经济的低迷不振而打消了消费的积极性,因为他们赋税最多,还没法像低收入群体那样享受免费的医保住房等补助,全部开支都要自掏腰包。最后剩下穷人,这批人本来就没钱花,每天只能保证最基本的食品等基本生活必需品的消费,对经济的贡献也不多。

这样看来,只有缩小两头,扶持中产阶级才是提振经济,走出经济危机的办法。具体说来,就是一句话:社会财富redistribute。

共和党人看来,社会财富再分配就是劫富济贫,当年毛主席的做法,最后就是社会主义。这个其实是一种故意的偏见。毛主席搞的是不是实质上的社会财富再分配还是个问号,我看更像财富大转移。并且运动到后面完全变质了,成了人斗,最后失败也是必然。

一个社会,实质上的财富再分配是绝对有必要的。因为任何一个社会体制,都没法保证是绝对公平和完美的,在社会发展的过程当中,就容易出现一些偏差。如果经济是一辆车的话,那社会财富再分配就是对车轮的recalibration/alignment,车子跑的久了,轮胎自然会偏向一方,并且越来越严重,所以需要每隔一段时间校正一次。其实这个也很好理解,因为任何一个社会中,如果完全放任不管,那富人肯定是越来越富,穷人肯定是越来越穷,不加以调整的话,整个社会就像一架天平,失衡是迟早的事。

如何财富再分配是一个很需要讨论的话题。鉴于历史原因,美国不可能搞毛主席那一套,直接打土豪分田地,只能通过税收和其它措施来调整,当然,主要还是税收。

美国现在的情况是,congress里共和党占多数,所以加税基本困难。不加税就没钱,没有钱怎么redistribute啊?那就只好先借着了。借钱也是很困难的,两党都要撑到国债快要default的前夜才达成协议,驴象憋足了劲拼命,看谁的胆子更大,当然,拼的不是自己的命,是3亿美国人的。

周小川说:“美国你不要玩火”

两党说:“别怕,又烧不到你”

画外音是三人一条船上。。。

中间插一句题外话,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是明目张胆的来,一切都和美国这次经济危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有点像偷袭珍珠港的前夜,恐怕世界格局面临大洗牌。例如冰岛希腊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的破产阴云,IMF总裁卡恩被陷害下台,而卡恩的接替者刚上台就被查,默多克报业集团窃听危机,那个揭露的记者被杀,美股剧烈波动,标准普尔降级美国国债,财政部说算错了2个trillion等等一系列的事件应该都串起来考虑,才会有比较清晰得思路。

好了,跑神了一下,我们接着正题分析。

钱借到了,怎么发下去,发到谁的手里,这个可是个技术活 。这里面大概有这么几个不错的选择:退税、企业R&D奖励、股市、社会福利,基础建设等。

其中退税的话是人人有份,这些钱一般会被很快花掉,这些钱进入经济活动, 有利于经济发展。缺点是这个对财富redistribution的力度很小,对经济刺激的实效也很短, 这些钱花完了以后经济又恢复到原状。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09年经济危机前夜,小布什的紧急退税措施,一个人退个几百块,刚退的时候经济各项指标确实有所好转,可是过后几个月经济又恢复原状,拿句俗话来说就是,这钱,又打水漂了。

企业研发奖励是个很不错的措施,作为长期策略是很又必要的,问题在于,经济危机的时候,本来钱没多少,借来的救命钱去投资到这么一个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报的产业值不值得的问题。

至于股市,美国的特点是中产阶级大部分人有买股票,所以把钱pop到股市里,让股市起来,间接的等于发钱给中产阶级,并且效果也较长。投钱到股市的缺点是,本来要发给美国人的钱,有一半要发给华尔街了。这个就需要制定严厉的资本得利税措施,把发给华尔街的钱,再通过税收的方式回收回来,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很难,谁让capital hill和wall street一街之隔呢。

最后这些钱还可以花在社会福利和基础建设投资上。社会福利是保证一个稳定的经济环境的必要措施,基础建设是提升经济活动质量的重要前提。相对来说,基础建设稍微更重要一点。例如美国的网速慢的象蜗牛一样,那什么云计算之类的新兴科技就是真的浮云,本来可能是经济增长的一个爆发点,结果由于基础设施跟不上而没戏,是非常可惜的。

最后说一下,经济危机并不一定是什么坏事。就像人一样,生一次病,对很多疾病就有了免疫力,下次碰到就不怕了。并且,生病一次,以后好了也会注重保持健康,暴饮暴食什么的坏习惯会改掉。一般每次危机过后,都是科技社会创新大爆发,我们拭目以待吧。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