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的烟

烟儿,你好。

十年了,还在寻找那个地下乐队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没了你的联系方式,甚至忘记了你的名字,却还记得我们交往时的一些情景。

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下着碎雨,你撑着伞在路边等我。你就这样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看着我走过来,然后不说话跟着我走。一路上小径两边青草肆意的抚弄着你脚踝,寺院的红砖墙上爬满了苔癣,绿油油的像一面镜子,不知道有没有拍下我们两个雨中行人的纪念照,哈哈。

记得我们一起租的那个小房子,黑暗潮湿,你说墙壁薄的像纸:“一捅就破”。我说:”轻点,破了没纸糊的”,现在想起来,口味好重啊。

我还记得那天你坐在床上,我靠在窗户边。我执意要学你抽烟,熏的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你就咯咯的笑,笑的肚子痛,也是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我当然也记得我们的第一晚,我还有点害羞的问:“我们这是要做爱吗?”。你回答:“不觉得地方有点简陋吗?”。我不记得当时怎么回答你了,可是十年过去了,我突然想明白了,今天就写一封信告诉你我的想法。

其实,条件简陋有什么关系,认识几天,几个小时,几分钟有什么关系,下雨有什么关系,洗不洗澡有什么关系,给别人看到有什么关系,这些都不重要吧。不仅如此,地下乐队也不重要,学校边上的小餐馆也不重要,漂亮的沙滩也不重要,海誓山盟也不重要,连做不做爱也不重要,甚至爱情也不重要。时间,空间,在哪儿,要去哪里,过去,未来,哭还是笑,伤心还是痛快,你,我,它,统统都不重要。一切有棱角的东西,迟早要让时间冲刷的像鹅卵石一样光滑;一切有内容的底片,迟早要给时间洗成一片空白。对,一片空白。白花花的,无穷尽的空白,什么都没有,连记忆都没有的空白。只剩下我们曾经有过那一点纯真和感动,或许可以用来慰籍我们生命中余下的无限孤独时光。

写了一首小诗给你,是有一天我们做爱后,裸体躺在一起的时候我想到的,现在写出来送给你,愿你心里不在寂寞:

《跳舞的烟》(2001)

黑夜掩护着黑烟
青烟隐藏于阴天
时间像流水
哗哗逝去
却给寂寞的人儿
增添一点音乐

在雨中跳舞
心情伴随烟儿起舞
思想跳跃着飞过一个又一个峡谷
有几次差点被摔的粉身碎骨

在旷野里独自跳舞
华尔兹的旋律是烟儿的舞步
是灯光在黑暗中跳舞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