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中国盘点及预测

自2010年以来,趋势越来越明朗,那就是中国思想大分化,形成两大正营。

一是以汪洋治下的广东为代表的“民主”政府。当然,能实行到多民主,能否理解民主的真谛,我看很悬。这一派以汪洋为代表,舆论阵地以“南方系”为代表(顺便说一下,“南方系”纯粹是毛派五毛党开会研究后统一了下来的叫法,最近给攻击的很凶)。中国大部分年轻人,尤其是知识分子,都属于这一派。

二是以薄熙来治下的重庆为代表的“家长制”政府,最后的发展方向就是象新加坡那样。不过新加坡是个小地方,加上刚好碰巧出了个李光耀,才得以成功。这个体制的特点是不稳定,碰到好人就好,碰到烂人就烂的一塌糊涂。这一派的舆论代表是什么毛派,乌有之乡什么的,大部分比较土,和土共血缘上是一脉相承的。

现在中国所处的这种状态,事实上是社会大变革前夜的铺垫。中国出现这种情况,一点也不偶然,只要我们放到世界历史的大局势里分析,就会有更清晰的脉络。

上个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末,世界经历了一波大规模的民主化浪潮。那一波民主浪潮来势凶猛,南欧、非洲、拉美、前苏联和东欧以及东南亚,浪潮所到之处,旧势力纷纷倒下,民主如雨后春笋一样在这些土地上扎下根来。事实上,这一波民主浪潮在89年的时候也冲到了北京,可惜却没有能够把中国拉下水。其主要的原因是经过10年的文革洗脑,当时中国大部分民众的思想认识水平和世界严重脱节,当民主浪潮袭来的时候,人们未能够把握好时机,就华丽的错过了这一波。当然,这一波在中国也不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89年刚过,邓小平就开始了改革开放的政策,算是民主浪潮的一点痕迹吧。

90年代末期开始,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极大的加速了世界民主化的步伐。经过911以来近10年的酝酿,终于形成了民主化浪潮的第二波。这一波由中东开始,从阿富汗,伊拉克,到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此文写作时11月23日,也门总统宣布下台赴美养老)以及即将发生的叙利亚和伊朗,这一波民主化浪潮来势比上一次更凶猛,一边借着美国主导的反恐战争波,一边呼应着世界经济危机波,看样子势不可挡。

回到中国,本来还凑合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这些年来急速恶化,现在民众人心涣散,道德沦丧,国家凝聚力丧失殆尽。土共对内把p民得罪了个遍,对外还没有讨得“洋大人”的欢心,可谓是内忧外患,众叛亲离。此为变革的原始动力和初始条件。

另外一方面,本来在土工内部被严格控制,非常统一的舆论环境,突然出现两派,民众自觉或者不自觉的站队,这很有可能成为民主制度后,两党派的意识形态的雏形。

至此,民主制度在中国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民主制度的客观环境和思想土壤已经初备,就等这一波世界民主化大潮一到就可以变天了。我们立此存照,坐观接下来5年内,或者更早的世界时局为验吧。

写于2011年11月23日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