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舞者

昨天晚上我和朋友出去吃了米线,结果半夜肚子痛,只好去那个离我们寝室很远的洗手间,中间一段很长的走廊,却坏了路灯,地上到处都是积水,散发着刺鼻的霉味。硕大的老鼠在黑暗亮着眼睛,它算是我们楼上唯一还醒着的住客了。我拿一小截蜡烛,微弱的火苗奋力拨开一方黑暗,所到之处,绿眼睛们飞奔而去,踏水之声,惊心动魄。

这是2000年的冬天,千禧年刚过去,到处残留着盛大庆典留下的气氛,即使是深夜了,偶尔还有爆竹声音,提醒我刚刚过去的这一年的不同寻常。人类千年一页的历史,又翻过一页了。不知道一千年前的千禧年,大家是否也有同样的庆祝?一千年前的今天,是否也有人刚好在这个时刻,感受到了我现在所感受的气氛?

不,现在不是2011年年末吗?怎么成了2000年了?有时候我真的好迷惑,这到底是身处哪一年,哪一天。就例如现在,明明我是走在哥伦比亚大学校园,可是却放佛在10年前的大学宿舍走廊。而10年前,走在宿舍的走廊里的我,不过是10年后,存在于我的回忆录中的我。就是说,对于10年前的我来说,我现在其实并不存在,存在的是10年后的我,而现在的我,不过是10年前的幻想。好吧,这个是很难说清楚。百年孤独里说,人若患上失忆症,那就没法判断时间和空间,一切都要写到本子上来,例如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去哪里,做过什么事情,打算做什么事情,都要写到这个小本子上来,随身带着。问题是,时间久了,突然间你发现这个本子上的所有时间和日期页都涂掉了,这样你再也没法区分已经发生了的和计划要发生的事项,对于一个失忆的人来说,等于是把过去和未来混在了一起,真实的和虚拟的没了界限,这个想法真的很可怕。

我一边走一边胡乱想着,现在已是深夜3,4点钟了吧。可是今晚我的思维却异常的活跃。又想到一篇小说“桂花香”,好象是郁达夫的吧?记不大清楚了,只记得里面描述桂花香味,像日本电影Pale Flower里的赌客下注的时的那种快节奏的声音,pale flower的花瓣就像这些声音落下来,铺天盖地,连续不断,这种听觉和视觉上的压迫感,简直让人无法呼吸。这下我真的感到很不舒服,肚子越发疼的厉害了。

走的更快一点,那本已很微弱的烛光即刻变的就象中午时猫眯了的眼睛,成为一条绿色的细线了,眼看就要熄灭了。我赶紧用手去挡着风,总算救活了一片光。火苗又慢慢地撑出了一点微红色的空间,我停住了… 我看到火苗的中央有人在跳舞,我看到爱因斯坦的头发被烧着了,可是他还在继续跳舞。

不一会儿,人就多起来了,有佛洛伊德在抽一只白色的雪茄,苏格拉底和他的泼妇妻子在打架,约翰列侬拿着一颗子弹玩,猫王用一只老式的麦克风在唱,好象是“that’s all right, ma ma”,似乎只有哥白尼显得比较安静,或许是应为他脖子上还套着那条绞绳的缘故吧,不过他似乎有话要说,于是我把绳子给松了,一句埋葬了几百年的话就从他的口中飘了出来,这声音疯了似的扩散开来,他说:

我看到人类在变老
从牙牙学语到白发苍苍
无知的小孩到孤独的老人
他说:

“人类在变老”
“人类在变老”
。。。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