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行僧 — 崔健

林立果在空军大院里学唱甲壳虫的时候,崔健还是一个小孩子,他站在旁边看,觉得好奇又兴奋。命运安排两个人通过这样的方式相遇,来开启摇滚在中国的启蒙之路。

林立果摆弄各种新奇的西方发明,听舶来的流行歌曲,简直就是中国版的布恩迪亚(百年孤独)。但是他想通过政变来改变中国的尝试失败了,自己也客死他乡。

林立果死的时候,崔健不过10来岁。林立果穿着军装,唱着yellow submarine的形象已经深入他的脑海。从此他迷上了摇滚,迷上了穿军装唱摇滚。

经过10多年的积累,崔健的天赋渐渐显露出来。1985年12月,他参加了一个盛大的流行歌曲比赛,演唱了《不是我不明白》、《最后的抱怨》,台下观众的反响极其热烈。比赛的评审是音乐界名人李双江,作为一个政权的坚定的捍卫者,他拒绝给崔健任何名次。不过,这个时候的崔健,已经是箭在弦上,即将脱颖而出,岂是一个比赛的名次所能压制的。

(没错,李双江就是李天一他老爸,梦鸽她老公lol。那会天一小将还没有出生呢,看来搞他的人里面有崔健的歌迷,咱君子报仇,30年不晚!)

1986年的时候,崔健推出了他歌唱生涯中最重要的一首歌:《一无所有》。这首歌像病毒一样,疯狂的在一夜之间,感染了大江南北所有的年轻人。这时候距离1989,只有不到3年时间。

崔健试图用摇滚唤醒中国的年轻人,改变中国的计划,在1989的时候达到了高潮。这一年他发布了一张重要的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张专辑收录了他最重要的几首歌,例如,最后一枪,一无所有,假行僧等。

这张专辑简直就是直接对着当局宣战。从歌名就可以看出来:年轻人一无所有,没有自由也没有机会,他们像苦行僧一样探索和追求民主和自由,却被当局忽略和镇压。开枪吧,这将是你的最后一枪!

89后,崔健长期被当局冷处理。才华横溢的他,有时候名气还不如一些港台二流歌手。像林立果一样,崔健梦想着用摇滚来改变中国的企图,也破灭了。

不过,一个时代的变革,是无数像他们这样的先锋,像苦行僧一样,花费毕生的精力,甚至是生命去推动。他们种下变革的种子,积累变革的力量。好比一片看似平稳的海面,一股接着一股的力量推着它涌动。一个个小波浪也许很快就消失了,但是它带来的能量却积累起来,直到形成一个巨大的浪潮,终于拥有可以冲破一切阻力的力量。

《假行僧》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
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要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
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
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地有魔鬼
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生日快乐

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庆祝生日了。一个随着年龄的增加,心理上越来越抵制过生日,希望自己永葆年轻。另外一个是向来对节庆没多大兴趣。最近几年更是沦落到亲戚不问,朋友不知,同事不care的悲惨地步。

几天前 30+ 生日。一大早,几个微信炮友就发来祝福(感动啊),但是除此之外,身边的亲戚和朋友,一整天,电话短信全没有,真让人郁闷。我不太甘心生日就这么过了,就和同事提议去San Jose吃海鲜大餐。。。我请客。

大家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吃免费大餐肯定没问题。龙虾,mussel,clam,生蚝,啤酒,红薯条,点了一桌子。同事们吃的有说有笑,餐厅里座无虚席,音乐也很劲爆。

可是这一切的热闹,都仿佛从我的世界里绝缘。有点像电影毕业生里的那段Sound of Silence那样:

我听不到同事的说笑声,也看不清楚电视里的内容。只有桌上那只大龙虾,眼睛大大的,我怎么都躲避不了它的眼神。这龙虾怎么像活的似的?您别老盯着我啊,谁点的龙虾你找谁去!

正郁闷的时候,手机屏幕上显示:”Happy birthday, Mr. Li”,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短信。

哈哈,顿时心情大好,差点要宣布,今天我Happy Birthday!这个时候我的耳朵恢复了功能,餐馆里音乐响起来,视线也ok了,桌上的龙虾还原了美食本色。

快乐就像一个化学反应堆,对于我这种闷骚的人,它基本就是一个惰性反应,平常是没动静的。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催化剂,瞬间happiness大爆发。今天的短信就是这个催化剂,简单的一句祝福,却硬是把我的一整天从depression转成bliss。

不过,让我想想这短信是谁发的呢?

是缠我几年的那个上海女孩?她make love技术不怎么样,但是人品还不错嘀。她平常确实喜欢叫我Mr. Li。

或者是我Tucson的高中同学?他不是已经毕业了吗,这哥们儿混的不太好,不过我们10多年的交情了。当年足球场上的三剑客,他和我的配合没几个人能防守的住。

总不会是我北京的lover来了美国吧。最爱这个女人,爱她的一切,走路的神态,吃饭的表情,睡觉的姿势,一切都perfect。她要来了美国,我立即就想冲过去到她身边。

不,可能性太多了,心里还有着我的人多了去了呢。还是让我来拨回去问问吧。

拨号到一半,同一个号码又发来一句:

“Thank you for being a loyal customer. Serving customers for 30 years. Lexus of Queens”

我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