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行僧 — 崔健

林立果在空军大院里学唱甲壳虫的时候,崔健还是一个小孩子,他站在旁边看,觉得好奇又兴奋。命运安排两个人通过这样的方式相遇,来开启摇滚在中国的启蒙之路。

林立果摆弄各种新奇的西方发明,听舶来的流行歌曲,简直就是中国版的布恩迪亚(百年孤独)。但是他想通过政变来改变中国的尝试失败了,自己也客死他乡。

林立果死的时候,崔健不过10来岁。林立果穿着军装,唱着yellow submarine的形象已经深入他的脑海。从此他迷上了摇滚,迷上了穿军装唱摇滚。

经过10多年的积累,崔健的天赋渐渐显露出来。1985年12月,他参加了一个盛大的流行歌曲比赛,演唱了《不是我不明白》、《最后的抱怨》,台下观众的反响极其热烈。比赛的评审是音乐界名人李双江,作为一个政权的坚定的捍卫者,他拒绝给崔健任何名次。不过,这个时候的崔健,已经是箭在弦上,即将脱颖而出,岂是一个比赛的名次所能压制的。

(没错,李双江就是李天一他老爸,梦鸽她老公lol。那会天一小将还没有出生呢,看来搞他的人里面有崔健的歌迷,咱君子报仇,30年不晚!)

1986年的时候,崔健推出了他歌唱生涯中最重要的一首歌:《一无所有》。这首歌像病毒一样,疯狂的在一夜之间,感染了大江南北所有的年轻人。这时候距离1989,只有不到3年时间。

崔健试图用摇滚唤醒中国的年轻人,改变中国的计划,在1989的时候达到了高潮。这一年他发布了一张重要的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张专辑收录了他最重要的几首歌,例如,最后一枪,一无所有,假行僧等。

这张专辑简直就是直接对着当局宣战。从歌名就可以看出来:年轻人一无所有,没有自由也没有机会,他们像苦行僧一样探索和追求民主和自由,却被当局忽略和镇压。开枪吧,这将是你的最后一枪!

89后,崔健长期被当局冷处理。才华横溢的他,有时候名气还不如一些港台二流歌手。像林立果一样,崔健梦想着用摇滚来改变中国的企图,也破灭了。

不过,一个时代的变革,是无数像他们这样的先锋,像苦行僧一样,花费毕生的精力,甚至是生命去推动。他们种下变革的种子,积累变革的力量。好比一片看似平稳的海面,一股接着一股的力量推着它涌动。一个个小波浪也许很快就消失了,但是它带来的能量却积累起来,直到形成一个巨大的浪潮,终于拥有可以冲破一切阻力的力量。

《假行僧》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
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要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
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
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地有魔鬼
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关于 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