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心很大

Elon说人类生活在真实空间的可能性只有亿万分之一,细思极恐。科技大爆炸的年代,物质泛滥,新闻泛滥,一切能触动感官神经的都在泛滥,唯有记忆力却大衰退,需要在大脑里安装个8GB的内存才能想起昨天的事和对方的姓名。

科技的进步不断模糊虚拟和现实的界线,时间被变短,空间被缩小。互联网成了每个人赖以生存的呼吸机,每到一地,先问wifi是多少,管子接上去,终于松了口气。

只有人与人的忠诚度随着结识陌生人的门槛下降而快速下降。女朋友一边sex,一边拿手机刷微博,身体一动不动;炮友一边等我见面,一边在陌陌上勾引她闺蜜的男朋友,聊到开心处,忍不住咯咯的笑出来;而此时她男朋友正在家里打游戏,一个装备的代价就换来两个小女生愿意和他去开房。

社交泛滥的年代,手机里的好友数不断增加,沟通的欲望却迅速降低。大家见面聊得欢,分开了却也不想。一切都可以在微信上进行,大事小事先发个朋友圈,好事坏事先点个赞,突然直播开始变得火热,成千上万无所事事的男人,观看一个陌生女网友吃饭:

“哦,宝贝儿,吃龙虾要慢点,小心刺破手啊。”

玩心很大,世界很小,心得全无。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对生命的思考是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标志。幼年时只顾吃和玩,青年时只顾名和利,老年的时候才有空思考生命的意义。唯一糟糕的是,老年人时间已经不多,即使悟出来什么也只能怅然。

人的一生,其实和一头猪,一只鸟,一块石头的存在,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你要是一头猪,你就会有一头猪的想法,例如吃屎的时候也会津津有味;你要是一只鸟,你可能会怕下雨,但是绝对不会有恐飞症;你若是一块石头,那你的时间刻度会拉长,空间刻度会缩短,一百年在你看来是一瞬间,而移动个几毫米对你来说也是长途跋涉。

重庆森林里著名的台词,生动的说明了世间万物的存在都是一个过程而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每个东西上面都有一个日子.秋刀鱼会过期,肉酱也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看完这部,再看大话西游里面讲,“生亦何哀,死亦何苦”,一切释然。

1962038-953dde3f462832d2-1

一封发不出去的信

辛苦写了一下午的信,写好后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法联系到你了。这个博客是我的日记,我就放这里,认识你一场,结尾是一封发不出去的信,留作个纪念吧:

Jingjing,

本来想过两天来北京见面和你说的,没想到事情发展的这么快,早上还想着订机票来着,下午你就删了我的联系方式。我今天早上难受到现在,决定还是给你写一封信说清楚。

我们第一次相识是去年秋天在san jose的电影院,你还记得吗?我记得很清楚,从星巴克那里碰面,到看电影,你都面无表情。那个电影是你主动选的,夏洛特的烦恼,影院里大家笑的前仰后翻,我偷偷看你几次,你似乎心事重重。那会你给我的印象就是冷漠,我心想你可能不喜欢我吧,也就没有刻意找话题和你聊,看完电影大家就散了。

但是你给我与众不同的印象很深刻,我也对你有好感,希望再和你交往的。后来我问你好几次出来吃饭,你都说好啊,但是就约不到时间,我就挺沮丧的。

另外一方面,我向你隐瞒了自己结过婚,还有小孩的事情,觉得对不起你。这个好像压在我心头的地雷,知道迟早要给知道,又希望你永远不知道。当然,那时我并没有打算和你怎么样,只是潜意识里是很喜欢你这样的女生的(上次说你俗,是开玩笑的)。

我之前比较颓废,和不少女孩交往过,但是都像蜻蜓点水,并没有很深刻的印象,即便有几个觉得不错,也更像ons,过后反而更空虚。那会儿的你,偶尔和我聊几句,似有似无,似断没断,隐约中倒像我的一个遥远的爱情对象,陌生却难忘。就像重庆森林里,快速变换的镜头下的那个染发的女子一样,面无表情却印象无比深刻,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们再次见面,已经是今年初了,约好见面后,你临时给我说,还有个小朋友也要去,我才知道,原来你也结过婚,也有一个小孩。这时我反而更释然,觉得心里的那个地雷不用引爆了,这下大家扯平了。

再后来我们有更多的沟通,我才了解到你的过去,你执意去日本造成的遗憾,抑郁症,和前夫分手,你的脾气和喜好,你妈妈给你的烦恼,你如何替Tiger着想。。。你的好些经历我是感同身受的,我了解的越多,就期待了解更多。如果认识你是碰巧买到一本封面看上去不错的书的话,那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深入到书的故事情节里了。原来这本书不仅封面好看,也有内容。

不知道你是怎么样想的,反正我现在是越来越觉得,和一个陌生人从相识到相知,是一个无比耗神耗情的过程。一百个人里最后可以交往的,也就一两个。悲观的人认为以后再也不会遇到一样的了,乐观的人认为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大家却往往忽略了,不管怎么样,一眨眼最好的青春时光都要过去了,这个是一切以追求结果为目的的人的最大悲剧所在。你我从相识到相知,就好像种一棵树一样,好不容易长出个树苗,不管长的好还是不好,我都不要重新再载一次了。生命太短暂了,我想你肯定同意,种树的乐趣并不在于最后的结果,对吧?

过去的这一年时间里,我们从完全的陌生人到几乎无话不谈,你怎么样想我不知道,我反正是喜欢上了你。两个老人也聊得来,两个小孩玩的也挺开心,一切都很好。我庆幸能认识你,很欣慰两家渡过了一段挺美好的时光。

我也是这个时候,才开始考虑了我们以后在一起的可能性。说实话,我并没有对婚姻有多大渴望(想结婚的是我妈。。。),事实上我觉得那个其实并不重要。在我看来,只要两人能在一起,形式上的东西都无所谓的。但是毕竟大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考虑到他们,婚姻可以给小孩一个保障,给老人一个交代,所以我并不反对结婚。看得出来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对两个小孩也很好,作为朋友我也很喜欢你,所以上次吃饭的时候我就说,和你结婚,真假都可以,我都愿意。

上面我写这么多,都是我的真实想法,我想说的你都知道,就是我喜欢你,希望和你在一起。

至于我妈妈反对的事,我其实并没有往心里去。本质上我想说服的人,不是我妈妈,不是你妈妈,而是你。作为同龄人,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我并不想从你那里得到什么,我也不是那种一定要完全拥有对方的人,我两结不结婚也不重要,你可以找其它人结婚没问题,我也可以按照我妈妈的安排,和她喜欢的人结婚,这些随大家喜好,我都可以。

我们虽然见了很多次,你在我脑海里的印象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里,上次发给你的那首王菲的Eyes On Me不知道你有没有听,我真正想要的,是在这个纷扰的世界里,能有一份单纯的友谊。一份可以一直持续一辈子,稳定的赶不走,骂不走的友谊。相比起来,现在的一点点挫折真的不算什么,不是吗?

Alex

东京印象 – 性与孤独

东京是我最喜爱的城市之一,因为我的偶像饭岛爱就是生于此,死于此。我的女朋友在这个城市,这个城市其实就是我的女朋友。

【新宿 – 性】

成龙大哥的电影里,新宿是黑帮横行的地方。新宿车站仿佛纽约的中央地铁站,或者上海的人民广场,这里的交通四通八达,三教九流龙蛇混杂。新宿白天是女人血拼的好地方,晚上却是男人享乐的天堂。

新宿最热闹的地方,当然是歌舞伎町,也就是东京最大的红灯区。我每次来,直接住这里,非常符合我的定位,吃住玩交通都方便。

d951ea152a84530f7da4ac4dbd171890.jpg歌舞伎町

走在歌舞伎町的小巷子里,见到最多的是2种店:无料案内所和DVD鉴赏屋。虽然是东京最大的红灯区,这里却保持了一定的矜持,并无妓女在大街上拉客。

无料案内所是歌舞伎町最常见的招牌。刚来的游客却大多数不清楚这个是干嘛的,因为往往装修的一本正经,白底黑字,像个诊所的感觉。其实无料案内所就是一个皮条客的办公室,虽然名义上它还可以帮你推荐餐馆酒吧什么的,但是没有人是冲着那个去的。

进去以后,工作人员会拿一大本美女的照片过来让你挑,也有的自动化程度高一些,拿个电脑屏幕让你选。你挑好以后他帮你联系,然后你们就可以随便附近找个钟点房去开房去了。“无料”的意思是免费,指的是介绍女孩的服务免费,不过女孩的服务本身可不免费。一般几百美元是正常的价格。日本嫖娼是违法的,不过如果你和女孩子私下谈好价格,然后去酒店,那警察也是管不着的。

IMG_8546
无料案内所

DVD鉴赏顾名思义就是鉴赏DVD的地方,只不过里面大部分DVD都是色情的。欧美的色情影碟租赁店一般是你拿到碟子回自己家里看,而东京的DVD鉴赏店则更像国内的网吧,你租到的碟子不能带回家,只能去包厢里看。

1366597626-3327521367_nDVD鉴赏招牌

进去以后,扑面而来的就是书架上一排一排的黄色录像带,封面令人血脉喷张,意志力不强的小男生,走不了一圈就得弯着腰了。

Screen Shot 2015-11-28 at 12.40.47 PMDVD鉴赏片架

付过款后,你会收到一个小篮子来放DVD。收费是按照时间来算的,大概几美元一个小时,每次最多可以借5,6张碟。选好碟后,热情的店员会带你去楼上你的包厢,给你介绍如何使用影碟机以及注意事项,然后给你丢下几包湿纸巾,一个避孕套,剩下的时间就归你了。

IMG_8558
DVD鉴赏包厢

小包厢的设计很人性化,墙壁上挂着两盒纸巾,还有一个塑料袋,用完的纸不可以直接丢到垃圾桶,而是要先放到塑料袋里绑好再丢弃。墙壁上还有各式的飞机杯介绍,不会日语也没有关系,所有产品都有标号的,拿起墙壁上的电话,报个号码,不出10分钟就有店员把你选的飞机杯送上来。

除了DVD鉴赏和无料案内所,歌舞伎町还有很多脱衣舞秀也不错。东京的脱衣舞和其它国家的完全不同风格,以后有机会我专门写一篇吧。

【秋叶原 – 初恋】

日本的地名都很有韵味。例如新宿 – 新欢一宿?上野 – 离上原野?秋叶原 – 秋叶原味?这提醒我初恋的时候,送给女朋友的那片秋叶。。。

秋叶原最出名的,是这里的游戏厅和女仆咖啡馆。

游戏厅在中美日三国有非常明显的区别。中国的游戏厅全是小孩子,日本的游戏厅全是老男人,而美国基本没有游戏厅(chunky cheese不算)。折射出来的社会意义我们可以稍微猜测一下,中国社会还是小孩子,简单的游戏也能带来快乐;日本社会是老男人,游戏越玩越孤独;而美国已经是老人的社会,不玩游戏。

IMG_8703
秋叶原的游戏厅 (photo by xi)

女仆咖啡馆是日本人的另外一大创新,用一句话来概括:”Only in Japan”。

这里的服务员都是温柔可爱的小女孩,很多是学生出来兼职打工。她们扮作女仆,不仅帮你端茶送水,还陪你玩游戏聊天,用可爱的表情和甜美的日语,为每个来消费的“男主人”,营造初恋的气氛。女仆咖啡馆设计的时候也许是为了迎合有AV情节的男人,实际上却给了不少孤独老男人温暖和关怀。

日本社会里,男人负责撑起整个家庭,女人一般都是在家相夫教子,并不出来工作。这样的社会结构,让日本男人肩负着沉重的压力。女仆咖啡馆给单身男人提供回家的感觉,所以很受欢迎。不过,毕竟不是真的家,一杯咖啡虽然可以喝一个下午,但是终归还是有个结束,结尾是男人付款回到现实,只比平常更失落。

IMG_6557
这姑娘说我声音好听

【上野 – 孤独】

鲁迅说,上野的樱花也不过如此,这句话让我拜访上野的欲望降低了一些。不过从Narita机场出发,有一条地铁线终点站到上野站。对我这样每次去哪里都没计划的人来说,下飞机后随便先坐一条开往市区的地铁线,也不失为一种没有选择的选择。

上野地铁站一出来,走几步就是著名的上野公园。上野公园其实很小,不到纽约中央公园的1/3大吧。只要避开周末去,人也不多。

我去的时候是初秋,稀稀落落的行人,配上已经落叶的樱树,整个公园静谧的像一个固体一样不动。偶尔有乌鸦的呱叫声划过天空,仿佛几把刀子划在这块固体表面,不经意中已经雕刻出秋天的痕迹。秋天的上野公园,静谧而萧瑟,像悬疑片的开头一幕,别有用心的人怕是走不了几步,就要迷失在这一地的落叶里。

上野公园的入口处,常有一个老太太在旁若无人的跳舞。这个老太太长的又丑又矮又瘦,穿的也破破烂烂。她跳舞的动作夸张滑稽,表情也低俗而僵硬,不禁让人怀疑是不是有精神问题。她周围偶尔会有游客驻足观看一下,大多数时候匆忙的人们都视而不见的从她身边走过。这个老太太让我想起初到纽约的时候,在缅街地铁站附近看到的一个黑人,扛着一个巨大的收音机,旁若无人的边走边大声传道,重复几句例如“天国近了”的话,我只能说:“发达国家精神病人多”

IMG_8525秋天的上野公园

穿过上野公园再往北走几步,就是著名的东艺(东京艺术大学)了。东艺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锦鲤池,巨大的金鱼不住的转圈游来游去。我有时候想,这些金鱼不知道是否明白自己身处一个封闭的池塘,此生都无法游出去?对于鱼来说,他们通过水面来观察人的世界,而对于人来说,却也只能透过同一方块的水面观察鱼的世界。人和鱼的世界通过这同样大小的水面隔开来。人的眼里鱼在一个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在鱼的眼里,人其实也是在同样大小的空间里。看过百年孤独这本书的应该可以体会,这种双方无法沟通的痛苦,以及物种隔离的孤独了吧。

IMG_8524
东艺大校园里的锦鲤池

东艺的对面是美女如云的东京音乐学院。穿过音乐学院继续往北走10分钟,便是我十分向往的东京大学。

最近一次到东大是10月份的一个傍晚,稍微飘着一点细雨,学校也似乎放假,几乎没一个人影。走到校园的最里面,是一个不大的草坪给四五座古老的建筑包围起来。湿漉漉的草坪上,两个日本女生在低声排练歌唱。轻柔的日语旋律被周围的建筑放大成立体声,蒙蒙细雨把草坪洗成暗绿色,两个身着黑色校服的女生在旁若无人的吟唱,这画面我至今都难忘。

【浅草  – 冥想】

从上野坐地铁,不过2,3个站就到了浅草,也就是著名的浅草寺所在的地方。

第一次去浅草的时候是一个夏天的早晨,刚好遇到日本的三神节,日本民众集体出来,浅草寺给围的几乎水泄不通,根本进不去。就连寺庙周围的大街小巷,都挤满了游行的民众,就是这样:

IMG_6517

第二次去浅草的时候是一个秋天的下午。朋友带着我从上野一路走到浅草,因为过了旅游季节,所以游客并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本地人来上香。

浅草寺的门前有一口大鼎供民众烧香。虔诚的人们围着大鼎一圈,轮流上香或者叩拜祷告。我平常并不太在意这些的,这次我也去拜了一下,扑打了一下香灰。因为2015年算是我的流年,亲人的过世,生意上的挫折,远离家人的孤独都给我很大的打击。来寺庙拜一拜,希望来年可以转运。

真正的冥想,却是要等到晚上甚至是深夜,浅草寺里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坐在寺庙前的台阶上,看天空的星星闪烁,闻空气里的淡淡清香,在寺庙带来的静谧和肃穆气氛中,冥想才能开始。

最近对人生有所感悟。几天前在palo alto和一个朋友吃饭,他突然谈起,小时候他是姑姑一手带大的,都10岁了还和姑姑睡一起,然后姑姑最近去世了。快50岁的男人,说到这里竟然眼里噙着泪水。

很多年前余秋雨写过一本书,叫“人生苦旅”,结果给很多人嘲笑,说他太做作,哪来那么多痛苦。大多数人并不去多想,只追求吃喝玩乐,满足了就很开心。我非常羡慕这些人。

日本人对生命的感悟,其实超出了大多数人。作为一个狭小的岛国,日本既没有自然资源,又面临极多的自然灾害。台风,地震,海啸,核泄漏,战争,各种因素让日本人对生死的理解更为透彻。这个也是为什么他们可以在生活的各个方面,更淋漓尽致的重要原因。

很多国人说日本人变态,因为他们对性的态度是如此的开放,几乎和饮食一样平常,真正的做到了孟子说的食色性也。在我看来,我们每个人都很变态,变态才应该是常态。当有一天你明白生命是如此短暂,那快乐就更应该肆意妄为。

生命的意义,孔子几千年前就看的非常透了:“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即生命的意义在于两件事,也就是吃饱和做好。前者是成长,后者是繁衍。

这篇博文写的比较长,最后推荐两个电影给大家看,一个是李安导演的“饮食男女”,另外一个是“人類史上初500人 Sex” (见wiki介绍,电影预告的链接)。

 

失忆症和抑郁症

失忆症

记得清清楚楚
昨天重复了前天的内容
却完全记不得
前天发生了什么

抑郁症

广州的猫叫“咪咪”
加州的猫叫“喵”
“咪咪“不见了
”喵“也得了抑郁症

1E50BFF97488001525E3E4F86ECF640F

苹果手表

销售数据还没出来,据说卖断货,之前预定的要6月份才能拿到货。网上评论文章铺天盖地,说什么瑞士的手表行业惊恐万分,联手抵制,说什么时尚行业认为苹果手表将颠覆潮流。华尔街的分析人士更是大胆的预测,前三个季度保守估计出货800-1500万台。于是Apple的股票天天涨,都100多了,还有小青蛙冲进去,问能不能涨到150,到200。华尔街的分析师干脆直接放出调调,说苹果公司应该价值万亿美元。Tim Cook一听再也忍不住了,熬了3年多,终于走出来乔布斯的阴影了啊。他一激动,直接宣布出柜,男朋友还是个华裔设计师。。。

我看呢,Tim Cook一定是脑袋长到屁股上的,因为他才给华尔街的分析师ass kiss几下,脑袋就出现幻觉了,以为自己变成乔布斯了。

自从乔布斯死后,Tim一直活在他的阴影里好几年。库克一个搞物流的销售员出身,却继承了苹果的庞大家业,万众瞩目。他创新能力是谈不上了,以前的果粉也只认乔布斯,所以他做啥都受冷遇,更不敢有个性,只好到处装好人,一边做慈善散钱,一边揣摩别人眼色行事。

他看到安卓的大屏幕卖的火,立即出个一样大的6 plus。他听说中国市场巨大,土豪极多,立即飞往中国拜访。于是苹果店在中国大地遍地开花,为了博得中国土豪的欢心,他更是不惜给苹果全系列产品刷上金色。

库克视华尔街为新的精神导师,唯计是听,唯命是从。这帮人在库克后面指点:要走出乔布斯的阴影,光靠这些小修小改没用,你得开发一个你自己的拳头产品出来。库克恍然大悟,领旨谢恩。他回去立即给Johny Ivy下了死命令,不开发出来一款新产品你就走人。

Johny就一设计师,类似美工。你让他画个东西没问题,但是你让他告诉你画啥,他哪知道。Johny就问,设计啥啊?

设计啥,库克也不知道,好在他跟乔布斯混了几年,也学到了一点皮毛,于是他照猫画虎的提出几个原则:

刚需,高频,贵!

一拍脑袋,这不就是手表嘛?我们就设计一款苹果手表,接进来iphone的生态圈,未来做到人手一块,苹果市值破万亿指日可待!

Johnny一听,不对啊,手表不是刚需。库克不耐烦的说,苹果的东西都是刚需。Johnny又说,手表也不是高频啊,一块手表带个好几年。库克说,给他弄个一过保修就坏就好。Johnny皱了皱眉头,电子表材料就那么多,也贵不到哪里去吧。库克哈哈大笑,你傻啊,中国钱多人傻的土豪多了去了,别管成本,你刷个金色,一块给我定价1万美元就好了。

于是苹果手表就这里inception了。

电子表加个彩色屏幕一下子耗电增加几万倍,没办法,只好把表盘做厚,好容纳更多电池,即使这样也是每天一充。先不说这笨重玩意显而易见的反潮流,就单凭一个手表要天天充电我看就不会有人用,谁没事整天惦记着手表充电啊。另外,也是最重要的,真的不知道这年头还有多少人戴手表,那些打算戴个电子表装b的,就像打算骑个自行车泡妞一样,只能说有难度。

一个产品有一个产品的时代,就像收音机,CD机,电子表这东西早已经过气了,即使苹果也没法改变这个事实。

Anyway,我预测苹果手表将是apple的滑铁卢,苹果有史以来最失败的产品之一。

让子弹飞

第一场

时间:2014年的某一天
地点:纽约布朗克斯街头;
人物:黑人烟贩garner vs nypd白人警察bundy

黑人烟贩garner同志,在布朗克斯街头非法兜售香烟并且拘捕,最后被nypd的恶警bundy,一招夺命封喉手,给活生生的掐死了。具体的过程给摄录了下来放到了youtube上,见这里

garner被活生生的掐死,他家人非常愤怒,于是起诉nypd和bundy,官司一直打到大陪审团面前。

美国差不多是现存唯一一个还有大陪审团制度的国家了。所谓大陪审团也就是人数稍微多一点的陪审团。这帮人从普通民众里挑出来,负责一个case里的起诉和定罪,权力巨大。

那么问题来了:

这么事关生死的大事,却给一帮智商很有可能是负数的普通公民来裁决,会不会不合适啊?美国人认为,只要之前的案件教育环节足够充分,那这帮人是可以做出一个合理的判断的。

于是这帮人最后裁定bundy无罪释放。。。

第二场

时间:garner案判决后几天
地点:纽约布鲁克林大桥
任务:愤怒的游行民众 vs nypd 卧底警察

bundy的无罪释放,瞬时间引发了巨大的争议。顿时游行示威四起,nypd疲于灭火。其中最大的一场游行,是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大桥。

nyc3-1

一帮乌合之众组成的游行队伍,浩浩荡荡,不畏严寒,从布鲁克林大桥一端走到另外一端。正当大家口号喊的起劲的时候,却发现队伍里有两个人形迹可疑。这两人不仅口号喊得不积极,还偷偷的对着游行队伍录像。大家把两人揪出来一审问,竟是nypd安插在游行队伍中的奸细!这还了得,大家群情激愤,一群人冲上去,不分三七二十一,将两人一顿痛扁。可怜两个便衣警察,差点没有给打成猪头。

这事报道出来后,nypd悬赏巨金捉拿打人的凶手。抵不住压力,众人纷纷上前自首。结果打人的居然有教授和女学生。这充分说明纽约的知识分子很黄很暴力。

第三场

时间:garner案判决后几天
地点:布鲁克林黑人区
任务:brinsley vs nypd 警察

28岁的黑人小青年brinsley,本来生活在和他身份非常相符的巴尔的摩ghetto。但实际上,他却是布鲁克林出生的地地道道的纽约人。该小黑和其他大多数黑人一样,犯罪记录累累,横跨数州。他进出局子的次数,估计和抓他的警察看齐。

brinsley听到garner的事情后,也是非常愤怒,发誓要手刃几个nypd来为garner报仇。他女朋友觉得brinsley应该是疯了,就打算偷偷报警。谁知道她还没来得及拿起电话,就被brinsley识破其意图。狂怒的brinsley 抬手就是一枪,其女友应声倒地(后来据说给抢救活了,只能说美国医疗技术真不错)。

杀了女友后,brinsley被迫提前其杀警计划。他坐上了一辆纽约的长途大巴,中途还不忘记发微博炫耀其沾了女朋友血的鞋子,就是下面这只。

Screen-shot-2014-12-20-at-4.03.29-PM

接下来就是brinsley赶到其出生地,布鲁克林的bensonhurst,然后枪杀坐在警车里聊天的两警察的过程。 报纸用ambush和execution 来描述这个事情,也就是“行刑式”和“伏击”。

brinsley杀警以后慌不择路,跑到纽约地铁下面,却发现自己没有纽约地铁卡。这薄薄的一张卡片,一堆人排队买呢,谁让这会儿是旅游旺季呢。在美国,排队可是基本礼貌。他不好意思插队,于是做了一个错误决定,那就是强行翻关卡。谁知道才刚翻,他就给nypd的便衣盯上了。纽约不让在公众的地方装摄像头,所以nypd就安插了无数便衣,充当人肉摄像头,除了不能记忆,他们灵敏度可高多了呢。

一会,便衣招来的大批条子把brinsley给逼到站台的角落。brinsley知道自己如果给抓到nypd后会生不如死,于是一狠心,吞枪自杀了。brinsley的一生,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悲剧。

不过说实话,nypd也实在好不到哪里去,除了各种各样的恶警,2012年的时候,nypd还出过一个叫Giberto的奇葩警察(见这里的详细报道),密谋绑架女性。他绑架女人来可不是当性奴,别人是打算煮来吃呢。要不是FBI介入的早,估计他就要用人肉下酒了。人家这个可是8年的老警察了,整个nypd也是烂透了。

第四场

时间:brinsley杀警后数天
地点:纽约曼哈顿下城
任务:白思豪市长 vs nypd

纽约最近发生这些事,都是在新市长上台以后的事。De Blasio市长的光荣事迹说起来三天三夜也不见得能说的完。我总结了一下:左倾共产主义战士、猥琐男、老婆是黑人女同性恋、儿子是爆炸头叛逆青年。市长的全家福见这里:

Screenshot-2013-11-06-at-1.05.43-PM

有人这样评价市长的成长经历:

“德意混血,爹是个共产主义战士加神经病, 早早离异单亲跟妈长大。自小就是个无政府主义者。最初步入政坛作为纽约80年代黑市长的助理,期间曾发生著名的Brooklyn大暴乱,黯然下台以后流窜去拉美输出革命。返美后出来竞选纽约市长,恰逢竞争对手纷纷为女同性恋,男露淫癖,正牌黑老黑和非法募款刘,于是光荣当选。”

De Blasio市长新官上任三把火。

第一把火是要求中央公园的观光马车停摆,因为他认为观光马车对马不人道。这些停下来没事做的马,他打算给安乐死,因为这样就再也不用活受罪了。

第二把火他把纽约市区的限速从30 mile改为25 mile,说是他觉得,开慢点更安全。。。

第三把火烧了nypd。他说nypd搞种族主义,因为他的黑儿子对警察感到害怕,因为警察总是喜欢拦截黑人的车子。

奇葩市长上任,nypd也给搞蒙了。这咋来了个不支持警察的市长啊。这就好比城管给市政府大门画了个拆字一样让人摸不清头脑。

garner的事情出来以后,市长公开表态同情游行队伍,责备警察滥用警力。给慣习惯了的明星警队,哪受得了这样的侮辱啊。brinsley杀警后,警察工会的会长干脆大骂市长手里滴着警察的血,市长和警察的矛盾完全公开化了。

daily-news-ray-kelly

brinsley杀警后,De Blasio去参加发布会。他的车队一到,两旁的警察立即背对过去,表示不欢迎。颇有小孩子生气,背对家长的风格。

www.usnews

接下来nypd开始竟然开始软性罢工,据说开罚单率一下子降低了95%,逮捕轻罪的数量也少了90%以上。全美最大的警察组织,竟然任性的像个小姑娘似的,真是让人大跌眼镜。不过,警察作为公职人员,什么时候也有罢工的权利了?

第五场

时间:brinsley后数天
地点:布鲁克林两个警察的葬礼上
人物:数不清的警察,流不完的泪

第三场中死去的两个警察,受到了nypd的厚葬。包括美国副总统、州长、前任和现任市长、警长以及全美各地的警察局的代表,近10万人参加。布鲁克林的几个街区都给荷枪实弹的警察封锁,地上摩托车队开道,天上直升飞机编队护航,阵势及其浩大,照片见这里:

"NYPD Officers Shot"

nypd仿佛是个被压抑了很久的苦孩子,终于找到个机会宣泄。这不再是两个人的葬礼,这是一场无声无形的示威。这情形和吃人血馒头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之处在于,美国人的人血馒头吃的是合情合理。因为是警察自己人的血,所以相当于自己沾着自己的血吃,生猛之处,普通人会觉得肃然起敬,其他对警察不满的小黑们和还有De Blasio市长,不知道会不会被震慑的心头一凛。

只有死去的两个警察,也就是这里的人血馒头的引子,也许会对这个荒诞的世界稍微不满。整个事件从garner的一根香烟引起,先是白人警察掐死黑人烟贩,然后群众蔑视司法的审判,走上街头示威,市长火上添油,小黑头脑终于一热,砰 砰 砰,打死两个警察为结束。

最drama的却是,本来是黑人和警察的矛盾,本质上是黑人和白人的矛盾,被打死的却一个是老墨警察,一个是老中警察。不经让人怀疑,整个事情是不是给精确算计过?

可怜两位千辛万苦移民来美国的外国人,好不容易混进了体制内。两人本来坐在警车里开着暖气喝着咖啡,想着接下来给哪个倒霉鬼开一张停车罚单呢,结果却被一个根本不相识的老黑疯子枪杀。真是“奇幻的美利坚土地,都是人间黑色喜剧”。

那就来个姜文的让子弹飞的video作为结尾吧!

您要感兴趣,全片在这里可以看。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