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多妻

男人不愿意结婚,主要还是不愿意放弃“选择权”,因为一旦结婚了,你就绑死了,没法换人了。而这个其实是反人性的,因为男人天性是倾向screw around,这个也好理解,最早人类的延续就是靠男人的这个天性,否则人类不会发展起来,之前我几篇文章里都有解释过的。

现代社会中,社交渠道泛滥,客观上让男人screw around变得更容易。除了嫖妓,还可以各种约。我朋友给我讲,在中国只要有个手机,可以每天换一个女人睡。

这种情况下,条件稍微不错的男人多半不想结婚,40岁上去了,荷尔蒙下降了,才会有结婚的念头。

女人无论生理还是心理和男人都有很大的区别。人类社会成型之初,男人在外狩猎,女人在家里带孩子,就慢慢养成了依靠男人吃饭的习惯。中国社会里,大部分女人还不够独立,所以男人就是她们一张饭票,一份养老保险,想方设法攥到手里。所以国男出轨了,老婆不会怨自己男人,反而去打小三,一个“饭票”能有什么错,错在于抢饭票的人。

另外一方面,男人随着年龄增加,经济能力变好,吸引力是越来越大。而女人却日渐人老珠黄,吸引力递减。这就容易造成年龄倒挂,老夫少妻。日本男人40岁之前结婚的很少,40岁以后他们结婚也是优先找25岁左右的,剩下一堆30岁以上的剩女,全世界最多,这些人里面,超过1/3将终身不婚。

这样的现象,越是男权主义国家,越是严重。东亚的日本和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台湾香港也无一例外。

除了东亚,中东其实是一个男权更严重的国家,中东女性的社会地位比亚洲所有国家的都低。但是,中东几乎没有什么剩女现象,这个是为什么呢?

对,就是一夫多妻。

中东的一夫多妻制度下,剩女完全没有形成的基础,20岁不到全都嫁了,找不到男人没关系,可以和其它女人一起分享嘛。1949年前的中国,也是允许一夫多妻的,那会剩女这个词都不存在,剩女、约炮,一夫一妻都是后来才有的名词。

一夫多妻保障了男人的screw around天性。事实证明,一个男人在不牺牲“选择权”的前提下,还是很愿意结婚的。 国内很多学者研究婚姻学,研究剩女现象,其实都没找到要点,建议把一夫多妻作为关键词,作为切入点。

最后,我credit几个对我这篇文章有启发的人和事吧。

首先要感谢Woody Allen导演,他的电影这么多年来其实就一个主题“一夫多妻好”,推荐观看“午夜巴黎”,“巴塞罗那3p”和最新的“cafe society”。

其次我要感谢最近交往的两个国内剩女,让我认识到你们的这个现象,以及问题所在。34岁没关系,32岁也没关系,婚姻本来应该平等,别把男人作为一个饭票就好,你看不起没房的男人,有钱的男人还希望天天睡25岁的呢,那可是你们10年前。。。

最后,我要感谢我自己。我这个人,结婚多年,年年反婚姻,仿佛和婚姻有不共戴天之仇。现在好了,才单身不到2年,又觉得结婚也不错,甚至还有点渴望结婚。。。

从此我连自己也不想再相信了!

20160506173953_cb5b0c1e5f96f0b6f382d4b4f5d9bd82_2

Always With Me

宫崎骏的《千与千寻之神隐》是我最喜欢的动画片,这个电影的结尾曲叫“always with me”,中文叫永远常在,日语いつも何度でも。

这首歌的歌词在中国给翻译成一个爱情故事,见这里。我不喜欢这个翻译,干脆自己参考中英日文重新翻译了一次(是的,这两天有点闲)。。。

《千与千寻》表面上当然是一个爱情故事,但是实际上我觉得它讲的一个人的成长过程。电影里面荻野千寻的父母大吃大喝变成猪,就是对那些忘记初心的人的讽刺。现实世界里,我们何尝不像她父母那样呢?我们迷失在各种欲望当中,每天追名逐利,为此不惜带着面具示人。而我们孩童时候的梦想,早已被彻底忘记,非常悲哀。

我希望我们每个人,尤其是我自己,可以像这首歌里唱的这样,可以返朴归真,回归真正的自己。

“Always With Me”
“永远与我常在”

Somewhere, a voice calls, in the depths of my heart
内心的深处,一个声音在呼唤
May I always be dreaming, the dreams that move my heart
总想保持儿时令人心动的梦想
So many tears of sadness, uncountable through and through
跨越无数的悲伤和坎坷
I know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m I’ll find you
我知道你一定在彼岸

Everytime we fall down to the ground we look up to the blue sky above
每次跌倒,我抬头望见蔚蓝的天空
We wake to it’s blueness, as for the first time
这蓝色只若初见
Though the road is long and lonely and the end far away, out of sight
前路虽然孤独而漫长
I can with these two arms embrace the light
我坚信我的双臂可以拥抱光明
As I bid farewell my heart stops, in tenderness I feel
在这即将启程之时,我的内心无比平静
My silent empty body begins to listen to what is real
身体释去所有重负,终于可以的细细倾听一次
The wonder of living, the wonder of dying
生命的不可思议,死亡的不可思议
The wind, town, and flowers, we all dance one unity
还有这花,这风和街道,万物的不可思议

Somewhere a voice calls in the depths of my heart
内心的深处,一个声音在呼唤
keep dreaming your dreams, don’t ever let them part
莫忘初心,保持梦想
Why speak of all your sadness or of life’s painful woes
与其道尽悲伤
Instead let the same lips sing a gentle song for you
不如用这双唇轻唱
The whispering voice, we never want to forget,
那一直以来萦绕在耳边的声音
in each passing memory always there to guide you
记忆中无数次指引你前进
When a miror has been broken, shattered pieces scattered on the ground
即使是被摔的粉身碎骨的镜子
Glimpses of new life, reflected all around
也可以反射出崭新的生命
Window of beginning, stillness, new light of the dawn
清晨的曙光洒进这宁静的窗户
Let my silent, empty body be filled and reborn
一无所有的身体被渐渐充实,生命重新绽放
No need to search outside, nor sail across the sea
原来无需去彼岸寻找
Cause here shining inside me, it’s right here inside me
因为那闪光的东西一直在这里
I’ve found a brightness, it’s always with me
就在我的心里,永远与我常在

之前我写过一首诗叫“堂吉诃德的宝剑”,翻译完歌词以后发现意境很相似,这首歌确实给我很多感动。同时附上平原绫香的演唱。

建国饭店

北京给我印象最深的酒店是建国饭店。这个酒店除了房间破旧以外,其它都挺好的。我很喜欢酒店大堂两侧的假山花园流水,非常有古典中国的韵味。

古典美现在可是个稀有品,从破四旧起,中国就和古典以及和美做了一个清楚的切割。上个世纪初的那些精益求精的作家、音乐家和画家,现在都换成了得过且过的庸人和趋炎附势的高手。因此整个文艺界充斥着各种粗制滥造的作品和御用文人。这个说不上是件多悲哀的事,毕竟社会发展到这里了,但总归还是很让人遗憾的,因为一些传统的美没有延续下来,青黄不接。

几个星期前我住建国饭店的时候,好几天下着雨,两侧的草木给雨水洗的绿绿的,再配上淅淅沥沥的雨滴声音,是非常好的意境。有一次我在楼下等人,耳机里听着久石让的乐曲,透过大堂的玻璃看到外面彷佛一副山水画,这提醒我林语堂的Moment In Peking里的情节。莫愁和木兰刚刚对话结束,突然开始的沉默让两人稍微有些不知所措,窗外雨滴开始轻拍地面,假山的潺潺流水声,碧绿的荷花叶子每隔一会儿,把积累的雨水倒向池塘里。。。

不过酒店终归是酒店,一个建筑而已。范仲淹的不以己悲的境界我做不到,但是不以物喜我还是可以努力一下。我喜欢这个酒店,更多还是因为留在这里的记忆,酒店来来走走的住客,拖地板的阿姨,柜台的蛋糕每天6点后半价,大堂那架钢琴至少有20年的历史。

建国饭店停车场入口有几个50来岁的大妈皮条客拉人,尤其是看到是独自一个男的经过的时候。可能经济不好吧,这些人工作非常努力,好几次下着大雨,她们就打着伞在那里等顾客。但是一个星期里,我并没有看到有一个人路过她们时,停下来脚步。她们工作这么辛苦,为啥这些男的就不能体谅一下呢?

IMG_2168

一生所爱

生命的过程就是灵魂游走在梦与醒的两座古堡之间。世界,不过是挂在桥头的那幅画。而灵魂每天往返的桥,那是许多年的记忆堆砌而成,当人老的时候,也只能剩下些断壁残垣。

IMG_2270

玩心很大

Elon说人类生活在真实空间的可能性只有亿万分之一,细思极恐。科技大爆炸的年代,物质泛滥,新闻泛滥,一切能触动感官神经的都在泛滥,唯有记忆力却大衰退,需要在大脑里安装个8GB的内存才能想起昨天的事和对方的姓名。

科技的进步不断模糊虚拟和现实的界线,时间被变短,空间被缩小。互联网成了每个人赖以生存的呼吸机,每到一地,先问wifi是多少,管子接上去,终于松了口气。

只有人与人的忠诚度随着结识陌生人的门槛下降而快速下降。女朋友一边sex,一边拿手机刷微博,身体一动不动;炮友一边等我见面,一边在陌陌上勾引她闺蜜的男朋友,聊到开心处,忍不住咯咯的笑出来;而此时她男朋友正在家里打游戏,一个装备的代价就换来两个小女生愿意和他去开房。

社交泛滥的年代,手机里的好友数不断增加,沟通的欲望却迅速降低。大家见面聊得欢,分开了却也不想。一切都可以在微信上进行,大事小事先发个朋友圈,好事坏事先点个赞,突然直播开始变得火热,成千上万无所事事的男人,观看一个陌生女网友吃饭:

“哦,宝贝儿,吃龙虾要慢点,小心刺破手啊。”

玩心很大,世界很小,心得全无。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对生命的思考是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标志。幼年时只顾吃和玩,青年时只顾名和利,老年的时候才有空思考生命的意义。唯一糟糕的是,老年人时间已经不多,即使悟出来什么也只能怅然。

人的一生,其实和一头猪,一只鸟,一块石头的存在,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你要是一头猪,你就会有一头猪的想法,例如吃屎的时候也会津津有味;你要是一只鸟,你可能会怕下雨,但是绝对不会有恐飞症;你若是一块石头,那你的时间刻度会拉长,空间刻度会缩短,一百年在你看来是一瞬间,而移动个几毫米对你来说也是长途跋涉。

重庆森林里著名的台词,生动的说明了世间万物的存在都是一个过程而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每个东西上面都有一个日子.秋刀鱼会过期,肉酱也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看完这部,再看大话西游里面讲,“生亦何哀,死亦何苦”,一切释然。

1962038-953dde3f462832d2-1

一封发不出去的信

辛苦写了一下午的信,写好后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法联系到你了。这个博客是我的日记,我就放这里,认识你一场,结尾是一封发不出去的信,留作个纪念吧:

JJ,

本来想过两天来北京见面和你说的,没想到事情发展的这么快,早上还想着订机票来着,下午你就删了我的联系方式。我今天早上难受到现在,决定还是给你写一封信说清楚。

我们第一次相识是去年秋天在SJ的电影院,你还记得吗?我记得很清楚,从星巴克那里碰面,到看电影,你都面无表情。那个电影是你主动选的,夏洛特的烦恼,影院里大家笑的前仰后翻,我偷偷看你几次,你似乎心事重重。那会你给我的印象就是冷漠,我心想你可能不喜欢我吧,也就没有刻意找话题和你聊,看完电影大家就散了。

但是你给我与众不同的印象很深刻,我也对你有好感,希望再和你交往的。后来我问你好几次出来吃饭,你都说好啊,但是就约不到时间,我就挺沮丧的。

另外一方面,我向你隐瞒了自己结过婚,还有小孩的事情,觉得对不起你。这个好像压在我心头的地雷,知道迟早要给知道,又希望你永远不知道。当然,那时我并没有打算和你怎么样,只是潜意识里是很喜欢你这样的女生的(上次说你俗,是开玩笑的)。

我之前比较颓废,和不少女孩交往过,但是都像蜻蜓点水,并没有很深刻的印象,即便有几个觉得不错,也更像ons,过后反而更空虚。那会儿的你,偶尔和我聊几句,似有似无,似断没断,隐约中倒像我的一个遥远的爱情对象,陌生却难忘。就像重庆森林里,快速变换的镜头下的那个染发的女子一样,面无表情却印象无比深刻,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们再次见面,已经是今年初了,约好见面后,你临时给我说,还有个小朋友也要去,我才知道,原来你也结过婚,也有一个小孩。这时我反而更释然,觉得心里的那个地雷不用引爆了,这下大家扯平了。

再后来我们有更多的沟通,我才了解到你的过去,你执意去日本造成的遗憾,抑郁症,和前夫分手,你的脾气和喜好,你妈妈给你的烦恼,你如何替T着想。。。你的好些经历我是感同身受的,我了解的越多,就期待了解更多。如果认识你是碰巧买到一本封面看上去不错的书的话,那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深入到书的故事情节里了。原来这本书不仅封面好看,也有内容。

不知道你是怎么样想的,反正我现在是越来越觉得,和一个陌生人从相识到相知,是一个无比耗神耗情的过程。一百个人里最后可以交往的,也就一两个。悲观的人认为以后再也不会遇到一样的了,乐观的人认为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大家却往往忽略了,不管怎么样,一眨眼最好的青春时光都要过去了,这个是一切以追求结果为目的的人的最大悲剧所在。你我从相识到相知,就好像种一棵树一样,好不容易长出个树苗,不管长的好还是不好,我都不要重新再载一次了。生命太短暂了,我想你肯定同意,种树的乐趣并不在于最后的结果,对吧?

过去的这一年时间里,我们从完全的陌生人到几乎无话不谈,你怎么样想我不知道,我反正是喜欢上了你。两个老人也聊得来,两个小孩玩的也挺开心,一切都很好。我庆幸能认识你,很欣慰两家渡过了一段挺美好的时光。

我也是这个时候,才开始考虑了我们以后在一起的可能性。说实话,我并没有对婚姻有多大渴望(想结婚的是我妈。。。),事实上我觉得那个其实并不重要。在我看来,只要两人能在一起,形式上的东西都无所谓的。但是毕竟大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考虑到他们,婚姻可以给小孩一个保障,给老人一个交代,所以我并不反对结婚。看得出来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对两个小孩也很好,作为朋友我也很喜欢你,所以上次吃饭的时候我就说,和你结婚,真假都可以,我都愿意。

上面我写这么多,都是我的真实想法,我想说的你都知道,就是我喜欢你,希望和你在一起。

至于我妈妈反对的事,我其实并没有往心里去。本质上我想说服的人,不是我妈妈,不是你妈妈,而是你。作为同龄人,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我并不想从你那里得到什么,我也不是那种一定要完全拥有对方的人,我两结不结婚也不重要,你可以找其它人结婚没问题,我也可以按照我妈妈的安排,和她喜欢的人结婚,这些随大家喜好,我都可以。

我们虽然见了很多次,你在我脑海里的印象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里,上次发给你的那首王菲的Eyes On Me不知道你有没有听,我真正想要的,是在这个纷扰的世界里,能有一份单纯的友谊。一份可以一直持续一辈子,稳定的赶不走,骂不走的友谊。相比起来,现在的一点点挫折真的不算什么,不是吗?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