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猫

昨天晚上和一个网友谈起了猫的话题,我就说我有一只北京土猫。每次想起来她我很伤心,因为我很怀念她。

抱猫:

还记得去抱她的那一天,我先去超市买了猫粮和沙子还顺便买了一个小毛球和一条猫绳,朋友告诉我小猫才出生2个月,那我估计她肯定是玩性很重的,那这个毛球可以给她做玩具。猫绳是朋友特意嘱咐我买的,因为她怕刚抱过去的时候小猫怕生跑掉,所以要用绳子拴起来。

我到了朋友家里已经是傍晚了,才走到她们家附近就听到猫咪的叫声,我换了鞋子进屋就看到一只大猫跑到柜子的顶上藏起来了,还有4,5只小猫,上不了柜子顶,就藏在被窝里和床底下。朋友家是很典型的广州民居的装修,古色古香。她的父母很和蔼,很客气。她父亲说猫妈妈在我老远进来的时候就知道我是来抱小猫的,呜呜的围着小猫叫个不停。只是猫爸爸从来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懒懒的卧在窗台上一动也不动。然后我和朋友一家人围着一个桌子吃饭,小猫躲了一小会看到没什么危险就又跑出来玩,一个追着一个咬,一起连滚带爬从叠好的被子上翻下来。后来老母猫也跳下来和小猫在一起,不过她还是不停的呜呜的叫。

我的朋友全家都信主,对人很温和,我因为离开家很多年了,很少有机会在这样的家庭氛围里一家人围着一个桌子吃饭,所以印象也很深。只记得吃到最后小猫眯就一点也不怕生的来回在桌子地下跑,有时候还跑到我的脚上乱抓一气。大家吃完饭又喝茶聊天坐了一会,我说差不多天黑了要回去了,朋友妈妈就说那就选一只小猫吧。朋友也过来给我说每个小猫的脾气,有的小猫眯比较迷恋老猫,性子慢很多,有的比较爱玩,总是到处疯跑,还有的喜欢欺负其他的伙伴。我就蹲下来和那些小猫眯玩,有一只白色的小猫看我蹲下来一点也不害怕,马上跑过来和我玩小毛球,朋友说这支小猫特别顽皮,很少怕生的,不如就抱她吧。我说好,就抱那只小猫在手里轻轻的拍一下她的背,小猫用爪子在我手背上抓了一条红色的痕迹,然后从我手里跳下去又跑回去和其他小猫玩了。后来朋友帮我抓猫的时候老猫在柜子顶上叫的特别凶,好像随时要跳下来攻击一样。朋友教我怎么样给绳子打结从小猫的脖子和一个前腿拴起来,因为这样拴起来不会勒到小猫的脖子。再后来我留下老猫那幽怨的眼神,抱了小猫眯打车回家。到家后我拿出来牛奶给猫咪喝,可是她喝了两口就不喝了,拴她的绳子早在半路上就给开了,我索性不再去拴她,因为这个房间是空的,连着的阳台也多有丝网,不怕她跑掉。我把她放在床上,那时候猫咪真的很小,很矮的床都不敢跳下去,所以我只好把水和牛奶还有猫粮一起放在床上。我给小猫起了个庸俗的名字叫咪咪,从此这只猫就陪伴我在广州工作的日子。

小猫初成长:

咪咪刚到新家的那几天她很不开心。每天吃的很少,还不停的喵喵的叫。才几天就明显的不如刚抱过来时精神了,有几次我差点忍不住要把她抱回她老窝里,幸亏我朋友在电话里给我打气,说过几天习惯了就没问题。差不多一个星期后小猫似乎终于习惯了她的新家,先开始在床上玩,后来胆子大了些居然从床上跳下来。不过每次跳下来就跳不回去,我只好在床边放一个凳子给她做跳板。小猫的饮食也明显好了起来,不过她对我培训她如厕根本置之不理,我只好到处清理她的遗迹,连床单都不能幸免。又过了一个星期后,小猫突然开窍了,一改往日的随地大小便的习惯,居然喜欢上了猫沙,虽然每次还是把猫沙刨的到处都是,但至少都在阳台上,我的清理范围也小了很多。

咪咪长的飞快,才几个月就可以在房间里上下左右来去自如了,她新近喜欢上了在阳台上走来走去的,中午的时候还去晒太阳。我朋友果然没有看走眼,咪咪很快就显示出了她调皮的本性。把房东的沙发皮子抓了一条一条的,窗帘也差不多给拽下来了。本来用来拴她的绳子早成了她的玩物,我也另外又给她买了新的玩具。咪咪喜欢疯狂的撕扯报纸,都是把报纸扯碎成一堆废纸,然后叼着到到处跑随地扔,最大限度的给我增加打扫起来的困难。后来我就买了一块蹭脚的脚垫给她抓,她也不客气,没几天脚垫就给抓的遍体鳞伤,咪咪抓到恼羞成怒的时候会把垫子咬在嘴里使劲的甩,或者坐在上面压住然后拼命的抓到脚垫弯起来把她自己也盖住。我叹息这猫怎么会有狗的脾气。

快乐时光:

咪咪抱回来半年的时候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她的活动领域也扩大到了客厅和厨房还有洗手间。整个房间里唯一的禁地是我的卧室,我都小心关上门不让她进来,因为她进来会弄到房间一团糟。我越是不让她进来,她偏偏越要进来,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门一关上她就用爪子抓我卧室的门,有几次我不小心给她溜进来藏在床底下,我拉她都拉不出去。因为我卧室没有电视机,晚上下班后我会跑到她的房间去看电视,她看到我坐在沙发上要看电视就跑到电脑桌上,靠着电视卧下来挡住屏幕。我实在给她气的没脾气的时候就拿一个塑料袋放在地上,把口子张开,她看到塑料袋就冲过来往里面钻,我等她钻进去就把塑料袋提起来,然后用绳子系好挂在椅子上。那时候她就翻个身子露出来头,似乎很享受给包在塑料袋里的感觉。

出逃事件: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照顾,小咪咪已经长成了大咪咪:),可是她逐渐长大,问题也随之而来了。没过多久,大咪咪就到了青春期。她整晚整晚的混和着和楼下的野猫一起哀嚎,我把门关住还是有那幽怨的声音进来,时间久了连我似乎都要给她熏陶的春心荡漾了。并且咪咪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乖,总是喜欢爬到阳台的窗户上去,有几次居然还顺着墙壁爬到隔壁住户的阳台里去。我住在6楼,看着她贴着窄窄墙壁爬到对面的楼上我实在是经心惊胆颤,也不敢惊吓她,只有等她爬过去以后再张扬舞爪的吓唬她爬回来。幸亏对面的住户都是很晚才回来,不然他们看到是咪咪把他们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弄掉地上肯定会把她给从6楼扔出去。

有一天我加班晚回来,开门的时候咪咪却没有像平常一样来在门口喵喵的叫,我推门进去找她也找不到,赶紧跑到阳台上去看,可是隔壁住户的阳台里什么也看不到,我对着对面的阳台叫咪咪很久也没动静,心里一慌,赶紧跑下六楼,然后再跑上隔壁楼的六楼,敲开门是一对母女俩。我问有无看到我的猫跑到她家里,她小女儿说她有看到,不过她妈妈说没有的事情。我就麻烦他们再进去房间和阳台四处看看有没有,一会她女儿跑出来说没有。这下我真的慌神了,又一气跑到楼下院子里,花园里到处找,逢人就问有没有看到一只白色的猫。脑海里不断想到前段时间看到的新闻说有人在小区里设夹子捕捉野猫卖给餐馆,又想到我的猫一点野外生存的经验也没有估计是给别人抓走了,突然间一股又懊悔又悲伤的感情涌上来,心头一热人都软的要没法走路了。我走到后院的一个十字路口,结果旁边有人看到我在叫咪咪,就说他看到一只白色的猫从一边过去了,我大喜,顺着他指的方向找过去,果然看到一只白色的猫躲在一辆车的下面。我赶紧伸手去拉她一边还叫咪咪,可是她似乎不认识我,只想惊恐的要逃走,我手够不着她,干脆就趴下来打算钻到车下面去抓她,突然见看到原来她不是咪咪,只不过是另外一只流浪猫,恰好是也是白色而已。天色已经很晚了,我没有地方去找,只好回家,把门留开一个缝,等她自己回来。回到屋子里,看到房间里给她弄的一团糟,地上有她玩过的小毛球还有抱她过来时候用过的绳子还有其他玩具给她弄的乱七八糟的扔的满地都是,但是房子里空荡荡的,静静的再也没有了喵呜的叫声。

我在床上呆呆的坐了一会,或者几分钟吧,突然听到隔壁女人在她家阳台叫我,我出去阳台一看,她哭丧着脸说有只猫藏在她家里,让我赶紧过来捉。 我赶紧陪不是,心里却高兴的要爆发出来了,飞奔过去她的家里,结果她女儿拿一根杆子站在床旁边说猫躲在下面她怎么赶也赶不出来。我说让我来,就接过那个晾衣杆趴下来狠狠的打咪咪的屁股,才打几下她就乖乖跑出来,我抓起来她又给邻居和她女儿再次道过歉才出来。因为她乱跑我很生气,抱她回家以后又把她抓到阳台上指着窗户痛打了一顿,要她记住以后不可以在跑到别人家去。咪咪给打了以后很乖,一晚上都没怎么叫,我睡下了听不到她叫声,又担心是不是打的太重,晚上起来上厕所顺便看去她房间看了一次,结果她安稳的睡在枕头上,肚子里还发出咕咕的声音。她看到我只喵呜的叫一声,连眼睛也懒的睁开了。

留在中国:

06年底我出国的签证就要过期了,最终决定还是在签证失效前离开这里。我提前2个星期给房东打过招呼,房间里东西也处理的差不多了,就开始为咪咪以后的日子做安排。群发了邮件给所有同事,结果副头说她很乐意替我养咪咪,不过她不符合我在邮件里说的必须每天都可以喂咪咪的条件。又过了2天,就是我要离职的最后几天,HR的头头David说他和女朋友商量过了可以领养咪咪。David人很好,我们一起踢足球我很信任他,所以我认为替咪咪找到了合适的新主人。

在我离开中国的前2天,我和David约好时间把咪咪抱过去,那天傍晚我给咪咪洗过澡,然后又梳了那些快掉的杂毛,收拾了她的一些还能用的玩具还有剩下的猫粮猫沙。然后拿了一年前抱她过来时用过的那个蓝色背包,咪咪似乎知道我们要分离了,乖乖的进来包包里,一声也不叫。我把包包往前面背着,看着她从包包里露出头来,她眼神很淡漠无光,明显和平常我带她去楼下吃草的兴奋神情不一样。那时候是广州盛夏的傍晚,我就住在花园酒店的后面,上了街人流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我拿着一堆东西,边走边拦出租车,一路上很担心她会从包包里跳出来,可是一直到到David家,咪咪都乖乖的,一路上也没有叫一声。

坐了快40分钟的出租车,终于到了David家里。他家比我想像的还要大一些,所以我很高兴咪咪可以住在这里。不过咪咪第一次离开熟悉的环境,一到David家就躲在阳台的杂物下面不敢出来。我坐了一会和David喝了杯茶,给他讲了咪咪的生活习惯,告诉他要怎么样培养咪咪上厕所之类以后就说时间差不多了要走了。我走到阳台上给咪咪说我要走了,咪咪发出呜呜的很害怕的声音,我又待了几分钟或者几秒钟吧,就辞别了David离开了他们家。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咪咪。虽然以后几年我又回去广州好几次,可是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后记:

自从咪咪以后我再没有养过猫。因为我总是到处走,没有固定住所,所以就决定不再养猫了。猫和人一样有感情,虽然不过是一个小动物,但是她有时候比人还乖巧,还机灵,却没有一点人的冷漠、倾轧、隔膜和心计。一个单纯的小动物给我的欢乐远远大于更多更复杂的人和事。有时候我会梦见她小时候顽皮的样子,还有那天离别的时候的淡漠的眼色,她也让我想起一个失散了多年的儿时的玩伴,他们给我生命的日记本上留下了一页开心回忆。

Picture 009 Picture 039 Image000 Picture 070

党和裆的关系

我爱党,可是党不爱我,我入不了党伤心失望了好久,最终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裆上来。后来一比较发现,裆和党还真的有很多缠绵互补的相似之处呢。

党,就是指我们敬爱的某党。60年来,它带领我们一路走来,它是人民幸福的保障。而“裆”一般笼统的指男女私处,具体可以用男士勃起时的阴茎作为半径画个圆,扫过的范围即可认为是档的面积。不过我要讨论的是裆的影射的含义,也就是“性”,它对于生命延续有重要的意义,是男女实现一生性福的保障。

可以佐证党和裆缘源的例子很多。 这里随便找了几个例子:

 

党性:中宣部整天都强调的“共产党员要讲党性”。“党性”- Google翻译成party sex,这个翻译我认为不是很准确,用party的近义词group来代替下就符合英语习惯了。这样党性就成了group sex,可见党性就是群交,。

党群关系:党群关系是鱼水共存,裆裙关系是鱼水之欢。

党中央和裆中央:党中央是毛主席,共产党的天下是枪杆子里打出来的。 裆中央也有毛,有的浓密有的稀疏,也有一根枪,精华也是从那里面打出来的。

三个代表的先进性教育:三个代表的主体是党。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有两部分:一、让党员先进去, 二、性教育要抓好

 

谈到党,我们不得不提到他的载体,也就是党员。说到党员,会想到官员,想到官员就想到玩女人。不过和商人喜欢包二奶不一样,官员比较喜欢养情妇,一般官员级别越大,他们情妇数量也越多,事实也证明,性欲越好,情妇越多,升官越快。可见裆(性欲)对党的成长起着关键作用。党对档的最高图腾是中央电视台的新址-大裤衩(开裆裤)。下图里,央视主楼为裸女跪地,附楼则是阳具冲天。央视一贯被认为是党的最关键的喉舌,因此这个图腾有两种含义,就是“后入式”和“深喉”,也就是常说的老汉推车和口交,都是现在比较流行的造爱姿势。2010年元宵节的火烧阳具事件其实对我党打击是非常大的。从风水上来说,裆部着火意味着性器官严重受损,一旦没了性欲那这个党怕是很危险了。

 

最后我们这个党,归根结底不过是一些人的利益组合体而已,就像裆是由阳具和阴毛等组成一样。这个党虽然号称有几千万的党员,可是实际上核心的、掌握了全国大部分资源的即得利益者不过就几百个人,几乎都是太子党和他们家族。这批人等于抓住了党中央的命根子,只要他们不松手,人民就没好日子过,这个国家就硬不起来,硬不起来时间久了就容易成了持续性阳痿,别看现在80、90后的愤青一批一批,他们离裆中央太远了,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顶多意淫而已。

征纽约都会区一夜情

没有ons好久了,本以为可以过上段平静的日子。可是最近春天到,给花粉弄的我心痒痒,加上这段时间比较空闲,就决定在nyc都会区征一个ons。双方不谈感情,不问名字背景,但是可以一起吃个饭,散会步,然后去咖啡厅坐坐,晚点再去酒吧喝上一杯burbon,聊聊天,不车震,要过夜,做完要允许我分床睡,但是你不开心的话我可以搂着你睡熟我再睡,我要睡到自然醒,你提前走不要留纸条在桌上,也不要留一半房费。

对你的要求:
女,长的普通就好,年龄也无所谓,要受过教育,会心灵感应。

我的情况如下:
男,近30,喜欢听the beatles。

就这样,纽约都会tri-state附近的符合条件并且有意的女孩子请和我联系。

一个骗子的自白

我需要耳刮子,我不敢把我的龌龊拿出来晒,因为我是猥琐男,请鄙视我,严重的鄙视我吧,我自己也好鄙视自己,今天坦白出来,请帮我个忙,让我一次无地自容个够。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只想痛骂党和档,因为它们才是一切问题和麻烦的根源。他们让我的心灵污染,它们逼我变坏,变龌龊,变猥琐,变下贱,变无赖,变无聊。

我恨党,我受不了它的气质它的气味它的习惯,它的一切的一切都要逼我疯掉,我没法做一个给阉割了的猫。我也搞不清楚是否应该要抱怨下档,不懂它怎么会有那么多精力或者精子,催促我每天都像堂吉诃德一样去干傻事。

最可笑的是,到现在我居然还在找外部原因,你肯定在骂我无药可救了。其实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是一个无聊的人,用无聊手段来调剂无聊的生活。因为我是一个骗子,标准的、典型的,精明的,隐藏好久好深刻的骗子,希望你可以谅解我的难处。

表面上我骗你一夜情,其实我还是骗了你的感情,如果你软弱一点的话也许两者就都给骗了,我承认这真的很卑鄙。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了我的骗子生涯,让我冷静一下细细数来。

我欺骗了亲友,表面上我是一个上进优秀的青年,可是实际上我既堕落又消极。我欺骗过老师,因为我的作业都是抄来的。我欺骗过同学,我请你们吃饭完不过是为了拉关系以方便考试的时候抄袭而已。我欺骗过老板,那些对工作的热情和兴趣完全装出来给人看的,装的还那么烂,还不如女优装高潮投入。我也欺骗过同事,表面上我在认真听你的发言,其实心里却认为你发言的内容连狗屎都不如。我还欺骗了好多qq群里的朋友,我虽然在群里高谈阔论,其实我引用的那些东西我自己根本不了解,都是信口雌黄,为了满足一点虚荣心而已。我骗的最多的还是网络上认识的女朋友。我的年龄都是改来改去,工作也是看你想听什么,连名字也是假的,有时候叫David,有时候叫Lee。为了找一夜情,我骗你们我还是单身,其实我早就结婚了,每次我发给你们的照片也都是假的,那些照片是我google “帅哥" 找到的,没有一张和我有关系。我长的又瘦有矮,一点也不帅。我吹嘘自己的性能力好像我可以一晚7次,可是实际上我每次做完都感到好累好想睡觉。我有时候也假装高尚,你问我在做什么的时候我都回答在做research project,其实那不过是我在爱城查找最新的A片而已。最可恨的是我假装affection,我琢磨你的心理,欺骗你的感情,我哪有什么affection,心得都没有,我只想着要你的身体罢了。

骗了这么多年,我现在感到好累好辛苦,骗别人的同时我也在骗自己,我骗自己这是我想要的生活,我骗自己这是最好的调剂,我骗自己感觉到开心快乐,其实都是假的,情非得已而已。现在我终于可以坦白一次,也许还不够坦白,还隐瞒了一点点恶心的东西,暂时想不起来了,或者是骗习惯了想再试着骗一次,不管怎么说,我没法奢求你的宽恕,写这么多,算作再多给你一次机会,让你痛快的再鄙视我一回。

写给约翰列侬

我要向你坦白,因为我才出生几天,你就被人枪杀了。

可是你的歌曲留下来了,那些歌词和它们所表达出来的内容更像毒品一样,伤害了我们80年代的青年的心。我出生那年,刚好赶上改革开放的好时光,举国上下的人没有一个不在讨论未来的光辉前景,大家都像吃了伟哥一样兴奋,虽然那时候还没有伟哥呢。那么一个好的时代,多么激动人心的气氛,都毁在了你的歌曲里。不知道你是否有考虑过给我们道个歉?

不管怎么说,我历经千辛万苦,追寻着你的脚印,总算是来到了你被枪杀的现场,这里原来就是纽约,世界的心脏。

我才来不久,就感觉到这里的民风和我们老家的很不一样,因为我看到疯子和艺术家都穿的像流浪汉却住在每月3000美元的公寓里,贪婪的犹太人一边手握着金钱和权力,一边哭着脸给人诉说当年大屠杀的悲惨遭遇,还有那些喜欢在楼下角落吸烟的不穿胸罩的亚裔女人以及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谢顶男人,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很新奇,原来你就住在这里。再后来我就试图去寻找你在格林威治村的住所,但是发现街道给清理过了好多次,我根本没法找到你的血迹,连弹壳也没有,所以我很怀疑你根本没有死,你只是藏在某个角落,来躲避承担你对我们这一代所应该负的责任吧?

不管你躲在哪里,我都要告诉你,生活不容易,要坚强一点,其实经过这么多年,我们早已经原谅了你。上次我和我一个女朋友去吃饭,餐厅居然还放了你的音乐,呵呵,是那个服务员不懂事,我就提醒她改放其他的歌,后来就就放了一首蔡依林的歌,我女朋友听了好开心,当晚就决定献身于我呢。

好了,希望你以后可以收敛一些,你如果没死的话也很老了,我希望你可以淡化出我们的生活,不要总是听到你的歌,还有你那些无聊的歌词,它们妨碍了我们一代人的事业和爱情,现在再也不需要这些毒品了,请你收拾一下,带上你的歌,离开这里吧。

此致,

一个80后的青年

关于ONS

最近发现一些关于ONS的规律,总体来说是从长期大量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一些规律,希望能和大家共享,以此共勉。

先说找ONS的方法吧。就现在来说,不外乎是网络,酒吧等场所。 网络里可以通过BBS发帖,可以通过qq聊天等。 光说成功率还是酒吧找的成功率高一些,主要是因为去那里的女孩子大多数都也有类似的或者相近的目的。但是酒吧找到的ONS良莠不齐,因为短时间内不太可能了解对方很多,加上往往有酒精的作用,容易被骗也容易染病。而通过聊天工具如qq找ONS的好处是会有一段时间的交流沟通期。这样易于过滤一些有问题的lead,最后找到的ONS往往质量比较高。我推荐用QQ找。

找ONS有一条大忌,那就是心急。古人云: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在找ONS上来说是非常贴切的。很多人一开始找ONS就搬出来QQ然后查找同城的女性,然后一个一个的添加,然后一个一个的问要不要ONS。我认为这种办法不可取。尤其是对常在各地跑的人士,往往是同城的lead刚刚聊到热身,就要去下一个城市了,造成一种滞后效应。例如你在上海发展的lead,等你去了广州后才成熟,而你在广州辛苦经营的lead,等你去了北京以后才成熟。

基于这个特点,找ONS一定要坚持一个“就远原则”。不聊同城的,只聊异地的。各中原因很显然,男人心急是出了名的,同城的聊友往往还没热身就给你吓跑了,但是当你知道你的聊友在异地的时候,你会收敛很多,用心去经营去发展去培养这个lead,最终等有一天你去到她所在的城市了,你开个酒店房间住也显得很自然,约她出来吃饭吃完饭,饭后回酒店喝茶什么的都很自然,最后ONS就是水到渠成了。像对于我来说,我常在A地和B地两头跑。每次都住几个月,这样我在A地的时候聊B地的网友,往往有所成,去B地的时候再聊A地的网友,常常也不空手。

还有一个是lead培养时间的问题。培养多少时间才算成熟,什么时候才可以采摘等等此类。我想每个人都是很独特的,因此不可以以一言蔽之。

有的女孩子很聪明,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想法,对于这些女孩子要花俏的诚实,要用时间来建立起信任,要用诚实来打消她的顾虑,对这些女孩子,ONS成为次要目的,往往先成为知己后ONS,毕竟一个知己难求,10次ONS也无法相提并论。如果有幸碰到这样的女孩子,那要好好珍惜,认识她的过程就像是一件精美的衣服,而上床就像是衣服上的花边,起的是锦上添花的作用。更多的女孩子,甚至大部分的女孩子都是很愚钝很庸俗的,对于她们一般几个星期个把个月的extensive聊天外加偶尔一点的电话联络是足够的火力了。这里要注意不要火力过猛,不然给她误解,缠上你就麻烦了。毕竟我们只是找ONS而已,没有哪个人想做一个恶棍,骗别人上床的时候还骗别人的感情。如果要谈感情的话也不会去找ONS了。最后有一类女孩子,涉世未深,单纯的很。这些女孩子一般年龄很小,往往让人不忍心下手,这种情况下能let go就let go吧,虽然我们不骗她,她迟早也会给其他人骗,社会坏境如此,就像一只路过的狼看到一只单纯的小绵羊,不忍心吃了她而已,但是至少只要你不吃她,你就不会有心理上的不安。记得我以前读书的时候就碰到过一个这样的女孩子,事实上我们认识挺就的,很多次机会她都躺在我的床上我都忍住了没有下手,后来离开学校了我们就断了联系,直到突然有一天晚上我看到她拉着一40多岁的老男人在KFC门口走过,我的心情很复杂很难过。

ONS这么多年,上过无数的女孩子,最后念念不忘的就是那么几个,有的成了好朋友,偶尔还聊聊天,有的只是匆匆过客再没见过第二次,他们在我的记忆里的同时,我也成为她们记忆里的一个点,我有时候忍不住想,在这些人的记忆里,还会不会想起我们那一夜。

梦想

我希望可以回到童年时代的中国,大概几十年前就不错,当然我指得是物理环境,而不是政治环境。

记得小时候河里的垃圾还不是很多,有一条环城河就在我家的附近,我还去捡过鹅卵石呢,喜欢沿着河岸边走边捡,偶尔是可以捡到很漂亮的石头的。那时候水也还算比较清,有时候还有几条鱼游来游去的,不过我一条也没抓到过。还有我儿时和童伴用泥土在河边上垒起“葛洲坝”,早已经给冲没了吧。

中国有片土地,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还有那些河流,那些柳树,和后院子里的野花,楼后面的通到学校的捷径,我每次做梦都回到那里。

去年终于回去一次,总体似乎变化不大,只是多了几个的“人造公园”,供市民去玩耍吧,可惜里面的树都是刚栽进去,都很小很矮的,好些还给拔掉了,留下一个空空的坑。

这些坑就好象每个中国人心里的坑,空荡荡的填不上。